首页

其他类型

[聊斋]兰若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聊斋]兰若寺: [聊斋]兰若寺_第4章

    和尚笑道:“善哉善哉,五百年前和尚把此卷遗留,五百年后当有人打开此卷,继承和尚的衣钵。”
    和尚大笑,身形化作一蓬光雨,飘飘洒洒,落满了槐序的识海,把他的识海染得一片金黄。
    槐序迷蒙之间,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脑子里讲经说法,等到那声音停住了,他才渐渐醒过来。
    槐序揉了揉眉心,已经知道了这佛经里的秘密。
    五百年前奢摩大师在黑山镇压了黑山老妖,修建了兰若寺,他圆寂之前,留下的就是这卷佛经。
    也难怪“姥姥”一心要把这本经书挖出来,原来是曾经听说过这本经书的来头,直到现在,槐序才想起来这事。
    槐序脑海里的镜盘是六道轮回盘,当年奢摩大师所练就的佛宝,只是这件佛宝的功用十分怪异,不仅强占了他的识海,叫他不得不修行十二因缘转轮经,还要强迫他去把这件佛宝激活。
    此刻的六道轮回盘黯淡无光,等他把这个镜盘上的格子全部点亮,就可以到达仙佛之境,来往三界,遨游周天都只是小菜一碟。
    只是等他把这个盘子点亮,差不多就已经把十二因缘转轮经修行到极致了。
    若是不能把这盘子点亮,他就要生生世世也离不开这个盘子,不管轮回多少次,直到把他点亮为止。
    “这等强买强卖的事情,怎么听也不像是佛门高人能够做出来的。”
    槐序腹诽,却也不得不依着指示去修行十二因缘转轮经,起码奢摩大师留下这等灵念,为他讲经说法,不会是为了害他。
    佛讲因果。
    他继承了“姥姥”的身子,就是新的姥姥,那一大摊子的烂事都要算在他的身上。
    只管拿好处,却不担因果,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奢摩大师的衣钵果然不同寻常,他的心念随着经文游走,就已经把一身的妖气全部洗干净。
    姥姥是修炼邪法成魔的,一身的法力除了少数是吞食太阴精华得来的,大部分都是用人心头热血得来的,妖气不仅驳杂,还始终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被佛经当头一下,姥姥的元神被震散,法力也被打散了大半,这会儿转修十二因缘转轮经,立刻就把他所剩不多的法力全部化为乌有。
    然后就像老树开新花一样,从他的体内流淌出清净温和的法力。
    妖气还是妖气,妖还是妖,但是一个转变,就与以往再不相同。
    十二因缘转轮经并不是让他自己借来佛法,而是要把他自己变成佛,那么他的法力,就是佛的法力。
    槐序感受着体内温润的法力,就好比重回娘胎一样令人安心。修行本事就是人进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使人更加的趋于完善。
    人把修行说做炼假成真,因为人世颠倒迷离,真与假、本与末在其中混为一炉,早已分不清好坏。
    修行,换句话说说,又何尝不是做最真实的自我。
    只有真实才能让人充满底气,只有不断进步完善,才有支撑着人坚强不屈的力量。
    修行的过程,就是追求真的过程,就是自我完善的过程。
    槐序轻轻笑了笑,老树开新花,等他把十二因缘转轮经第一层入门,一身的枯树皮就可以退下来,真正的退去妖形,练就人身。
    忽然,槐序的耳朵动了动,不远处有一个脚步声缓缓靠近,脚步放得很轻,有些虚浮,代表着来人心中的畏惧和软弱。
    槐序已经知道来的是谁了。
    “姥姥,子时当正,鬼市要开了。”
    说话的是一个清清冷冷的女声,声音好似泉水叮咚,但起了畏惧心,立刻就显得底气不足。
    这养气的功夫,可还比不得小倩。
    槐序转了转眼眸,道:“小蝶,备车。”
    槐序放松了语气,改修佛法之后,他的声音自然就有了一种安定人心的作用。
    小蝶松了一口气,伸手取出怀中的一个铃铛,铃铛叮铃铃摇动,声音传开来,到了林中。
    一双又一双碧绿的眼眸在树林里亮起,小蝶心中一寒,摸了摸手中的铃铛,又有了底气。
    从树上跳下来十三只眼睛青碧的高大鬼物,个个身上都如同覆盖这树皮一般。
    这些是木魅,算起来,都是姥姥的同族。
    老树得成精灵,被姥姥以妖法驱使,算是他的轿夫,也是他的属下。
    十三只木魅从林中驱赶出七匹凶恶的狼,六灰一白,白色的头狼站在前面,指挥着众狼拉出一辆鬼车,车轮隐隐约约浮现着人的面孔。
    车上是做工精细,雕刻着地狱图的红色轿子。
    姥姥在这方圆百里之内凶威如焰,不仅仅是因为法力高深,更因为手段狠毒。
    鬼车鬼轿上的红色,都是仇敌的鲜血在流淌。
    姥姥穿着黑袍,把自己裹在一身漆黑中上了狼车。
    小蝶驾着狼车,十三只木魅护卫左右,狼车前挂着一盏昏黄的灯笼,小蝶把铃铛挂在车辕上。
    叮叮当当。
    漆黑的夜色里,听不着车轱辘转动的声音,只有一个铃铛叮叮作响。
    鬼市。
    兰若寺的牌子被挂在门楼上。
    青石浇筑而成的石楼上覆盖着赤红的琉璃瓦,房梁上缠绕着红色的缎布,显得喜庆异常。
    一群童男童女模样的小鬼在吹着唢呐庆贺,鬼市中的妖鬼聚在楼前,仰头看着辉煌的鬼楼。
    直到狼车叮铃铃的响声回荡在鬼市上,所有的妖和鬼都低下头颅,不敢多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