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聊斋]兰若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聊斋]兰若寺: [聊斋]兰若寺_第7章

    不似人声,一丝一缕细细密密的声音从缝隙里传出去,在空荡荡的白龙崖上盘旋。
    一声高过一声,迟迟没有任何动静,孩子的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又急又气,气得脸都红了。
    许久,才从远处的山崖上荡来一只猿猴。
    这只猿猴年纪极大,一身皮毛都化作雪白,也因为活得久,曾经误服一株灵药,点开了一点灵智,有些浑浑噩噩,却远比一般的猿猴要聪明得多。
    也不知怎么的,这只猿猴就好像着了魔一样被白龙崖上徘徊不去的声音吸引,荡着青藤跑了过来,从山崖缝隙里钻进去,看到了这个孩子。
    瞧见有一只猿猴顺着藤萝爬下来,小孩的眼里露出喜意,随后他的眼睛里浮现了一卷黑黝黝的符文。
    白猿看到符文之后,脑袋一昏,就着了魔似的把小孩从石穴里抱出来放到怀里,又抓着藤萝爬了上去。
    爬到了白龙崖上,白猿把小孩放下来。
    见到阳光的小孩高兴地又蹦又跳,仿佛实现了积年夙愿一般,眼睛里泪水直流,也顾不上擦一擦。
    这孩子闹够了,瞧见在一边乖乖不动的白猿,张嘴说了一句话,却是叽里咕噜谁也听不懂的东西。
    张嘴之后,这孩子就意识到了,因此立刻闭口。
    此刻若是有懂得鬼话的人,必然能听懂他说的是:“你既然救我出来,我必定不会亏待你。”
    只是这白猿连人话也听不懂几句,又怎么听得懂鬼话?
    小孩儿又闷闷不乐,转头瞧见白龙崖下一条鳄鱼在水中来回游荡,不肯离去。
    小孩儿这才知道原来不是自己的招邪魔音不管用,而是这白龙崖开了灵智的妖怪只有潭底一只鳄鱼,有这条鳄鱼在,哪里还有其他妖怪?
    这鳄鱼同样被他的声音诱惑,却苦于是水中生物,无法爬上悬崖,只能徘徊不去。
    “要你何用!”
    小孩儿用鬼话骂了一句,张口吐出一声魔音,落到潭底,只见那鳄鱼挣扎两下,就浑身鳞甲爆裂,鲜血流了满满一潭。
    瞧见这副血腥,这小孩儿脸上却露出笑容,暴戾爬满了他黑色的眼珠。他的脸上浮起密密麻麻的魔纹,随后这些魔纹又被一点金光从眉心晕染开,把魔纹全部镇压下去。
    小孩儿愤怒的叫了两声,气得跺脚。
    白猿瞧着他头是哭又是笑,十分看不懂他。
    不过看不懂也没什么,整座黑山都只是那一个人的后院,所以即使白猿不了解,也总有人会了解。
    白猿叫了两声,一把把小孩儿扛到肩上,单手抓着崖上的藤条,矫健如同闪电,钻进下方的树林里消失不见。
    黑山上所有的精灵都知道一个道理,这座山是属于姥姥的,但凡出了什么好东西,都要献给姥姥。
    倘若违背了姥姥,私自藏下,绝逃不过这漫山遍野姥姥的眼线。
    毫无疑问,这个从石穴里发现的孩子,在白猿眼里,也是一个“宝贝”。
    既然是宝贝,就得先献给姥姥过目,姥姥不要了,才能赐还给他。
    姥姥的狠毒无忌,何人敢违背?
    小孩儿在白猿肩上趴着,感受着风从脸颊上呼啸而活,白猿在树林里自由穿梭,沉醉在这自由的气息里。
    自由。
    再没有这个,更让囚徒魂牵梦绕了。
    然而他并不知道,这只白猿不是要带他去巢穴,他贪恋着沿途的风景,倏忽间,白猿已经翻过几重山岭,到了黑山主峰。
    从阴气深重的树林里走出来,白猿扛着小孩儿到了兰若寺的废墟外。
    小孩儿已经发现了不对,但看到兰若寺已经化作废墟时,脸上却露出了扭曲的表情,带着六分欢喜,三分憎恶和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
    兰若寺的的废墟外门扉虚掩,满地的荒草纵横交错,一片苍凉。
    有一个脚步声从废墟里传来。
    随着脚步声走到门前,地上爬满的荒草悠悠的退出一条路,匍匐在一双云履之下。
    兰若寺的门扉打开,半边脸隐藏在黑暗槐序走到门前。
    白猿朝槐序拜了两拜,指了指小孩儿,又指了指自己,吱吱一通叫唤。
    槐序点了点头,道:“把他留下,你也留下吧。”
    白猿脸上露出喜意,退到山林之中,留着小孩儿和槐序四目相对。
    “说,你是何人?”
    槐序的眼睛里一片清澈澄碧,冰冷得如同幽深的湖泊。
    深不见底。
    仿佛咯啦咯啦的冰碴子在台阶上蔓延,一股危险而诡谲的气息无孔不入,侵入小孩儿的身体。
    小孩儿脸上露出些许不甘来,他好不容易从那个地方爬出来,怎么能折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周日,希望可以码出来_(:_∠)_
    抓虫(1)
    第4章 第四章、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