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聊斋]兰若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聊斋]兰若寺: [聊斋]兰若寺_第8章

    槐序的眼神太过平静,气机又太过凌厉,带着草木的旺盛和阴柔,一丝一缕如同蛇一样纠缠着盘旋在小孩儿的附近。
    在那个孩子的眼里,周围生发的气机几乎要将他裹起来,就像猎食的蛇一样,将猎物紧紧缠绕,慢慢收紧。
    “大胆!”小孩儿情急之下,口不择言道:“你敢伤我!你可知我是谁?”
    他一嘴鬼话,换作旁人定然听不清楚,但是槐序不同。
    槐,木鬼也。
    槐序修炼出来的阴神,像鬼多过像妖,鬼话是他天生就会的东西。
    眼前这孩子实在蹊跷,黑山周围没有人烟,最近的郭北镇也在三里开外,哪来一个满身灵气汇聚的孩子?
    听着他张嘴说鬼话,槐序就更觉得古怪。
    这里是人间,哪怕是鬼物,也很少有说鬼话的。
    若非他张嘴,槐序恐怕都不会记得上次听到鬼话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哦?你是何人?我倒要听听看。”
    小孩儿愣了一下,他没有料想槐序能听懂他说的是什么,却不想槐序不但听懂了,还能以鬼话对上来。
    他肚子里藏了一肚子的坏水,此刻却全都用不上。这个丑八怪虽然弱鸡一般,但对付现在的他,也不比杀一只鸡更难。
    小孩儿眼珠子转了一转,道:“我乃黑山山神,你不过区区妖物,怎敢冒犯神威?”
    槐序的目光一转不转的盯着小孩儿,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个遍,心里却是半分也不信的。
    “你是山神?可有凭证?”
    小孩儿张嘴吐出一块发光的玉符,玉符在虚空中飞舞,刻画着蝌蚪一样的神文。
    槐序虽然不同神文,但神文的独特之处让他在看到的一瞬间,就明白了上面写得是“阴敕黑山七品山神之位”。
    这块符篆飞起来的时候,就和黑山有了联系,符篆的跃动和黑山的律动一起一伏,相互呼应。
    槐序是生长在黑山上的树,再没有比他更能感应到黑山的动态的了。
    山神土地都是阴神,受地府管辖,所以才有阴敕一说。
    七品黑山山神,代表着黑山神位的等级。能得七品符授,黑山也算得上灵杰之地。
    槐序看了一眼符篆,在看了一眼那瞪着眼睛的小孩儿,按捺了心思,道:“阴敕符授黑山山神,你一个孩子,从哪里得来的黑山神位?”
    小孩儿抿着嘴道:“这是我生就带来的神符,我是黑山中孕育的生灵,天生就怀有此物。”
    他睁着人畜无害的大眼睛,有些灰头土脸,也格外的惹人心疼。
    槐序瞧着很像捏一把,生得好的东西谁都喜欢,槐序也不例外,他甚至更关注这一点。
    他伸出枯柴一样的手,抓起小孩儿的肚兜,把他拎到自己面前,清清楚楚得看到小孩儿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凶残。
    “黑山由本座掌管,哪怕你有阴敕在身,这一点,你记明白了。我也不管你说得是真是假,但从此以后,你待在我的麾下。我把你养大,你守我的规矩。”
    “凭什么!”
    “凭你弱。”
    小孩张牙舞爪,十分的不忿。
    看到阴敕符授的时候,槐序心里就已经有了主意。树妖姥姥是个野妖,黑山鬼市也是野妖控制下的魔窟,但面前这张符篆如果用得好,就可以把黑山鬼域洗白。
    黑山不可能永远只深藏在黑暗里,尤其是槐序打着把鬼市建成天下第一销金窟的主意,给兰若鬼市拉个光明正大的牌坊,就很有必要了。
    “小东西,你有名字吗?”槐序青碧的眼睛里透露着高深莫测的诡谲,淡漠和兴味相互纠缠。
    “我……我没有名字。”
    小孩儿张嘴想说什么,又忽然转了转眼珠子,仿佛有所顾忌,又改了口。
    槐序知道他在骗人。
    这种感应很玄妙,不仅仅是鬼物通常能感应到人的想法,还有一种更深层次的感应。
    不过也无所谓,骗人也无妨,槐序有足够的自信把这小孩儿一只压在身下,让他无法翻身超越。
    “没有名字,也好。你既然是白猿送过来的,就叫白献之好了。”槐序撇了一眼小孩儿,轻易把署名权捏在手里。
    力气大的有理,也不管小孩儿愿不愿意,他都得接受。
    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显然并不是很满意这个名字。
    白献之当然不满意,谁愿意叫白现。
    何况献之,这分明就是把他当做一件器物,一个仆婢,分明就是羞辱。
    臭着一张脸,白献之对此颇有微词,但比比胳膊大腿,也只能引而不发。
    总有一天,也要这丑妖怪尝尝被压制的滋味。
    白献之腹诽,脸上却露出一个惨兮兮的笑容。
    槐序点了点头,把白献之放到地上。
    转身朝兰若寺深处走去,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还愣在原地的白献之,伸出枯槁一样的手,道:“还不快跟上。”
    白献之顿了一下,应了一声,步履蹒跚的跑上前去,抓住了槐序略显狰狞的手。
    枯树皮很坚硬,露出来的利爪也很锋利,但是手心里的温度去出乎意料的温暖。
    不像个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