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聊斋]兰若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聊斋]兰若寺: [聊斋]兰若寺_第13章

    这些年死在姥姥手上的人,人皮并没有浪费。
    但是槐序对这些灯笼,也没什么喜爱之情。毕竟上面染着无辜的血液,但若因此弃之不用,也未免太过矫情。
    只待日后法力高深了,再把这些东西淘汰下去便是了。
    小蝶带着十二个婴灵在鬼市上悬榜。
    十二个婴儿短手短脚,或男或女,穿着红肚兜和红裤衩,扎着童子髻,把一张巨大的榜单抻开,浮在空中。
    小蝶伸手把榜单钉在兰若居的黑色石墙上。
    就带着婴灵去鬼市巡视。
    婴灵悬浮在空中,或抓着泥人,或抓着灯笼面具,有微微的灵光从他们的衣服上发出来。
    婴灵大概是世上最难缠的鬼怪之一。
    他们多是死在心智未开的时候,没有善恶观,没有是非观,不知道好与坏。这就意味着,很难用说理之类的法子化解他们的怨气。
    因为不管说什么,他们也没有概念。
    一般道行不够精深的僧道,超度婴灵都无从下手,更多时候只有暴力收服镇压这一条路。
    兰若寺的婴灵也多。
    近一个甲子,天下多事,生不起孩子,养不起孩子的家庭多得是。
    溺死婴儿,抛弃婴儿的,也数不胜数。
    死在方圆百里内的婴儿,若没有僧道前去超度,就会被姥姥接回兰若寺,在兰若寺里生根。
    瞧着黑色石墙上红纸白字迎风招展,一群妖鬼聚拢在红榜前。
    “这写得是什么?”
    大多妖鬼并不认得字,只是有些茫然无措。
    也有认得字的鬼。
    一个抽着烟袋锅的精瘦的老头抬了抬面具,敲了敲烟袋锅,道:“别挤别挤,挤什么,也不怕把肠子挤出来。”
    他手指的一个鬼披散着上衣,肚子上有一个巨大的裂口,依稀可以瞧见里面的脏器。
    那鬼不太好意思的拢了拢衣服,道:“老刘头,你识字,你来说说这写得是什么。”
    老刘头把烟袋锅子别在腰上,看着榜单。
    榜单写得是槐序的招工令,兰若居需要招聘一应人手。
    “姥姥这是要招有一技之长的人手充实酒楼,你们要是有会做饭、酿酒、做糕点、养蜜蜂的,都可以去试试。”
    老刘头嘬了一口烟枪,吐出一口白气,道:“姥姥看来是要把酒楼做大,你们要是有些本事的,倒可以试试。”
    围在榜下的妖鬼面面相觑,一群妖怪哗啦一下散开了。
    开玩笑,妖怪茹毛饮血长大的,哪有会做饭的。倒是人死后化成的鬼物,倒还有可能保留了生前的能力。
    “要说做饭,宴娘子你不是会吗?”
    几个鬼物说这话,其中一个鬼道。
    宴娘子啊了一声,有些犹豫不定。
    “我倒是会做糕点,我奶奶原来是京城有名的糕点铺子里的厨娘,只是就不知道合不合姥姥的心意。”
    宴娘子身材瘦弱,穿着一身水绿,鬓角戴着一朵红色的月季花,手上戴着翠色极好的镯子,看起来像是哪家的新妇。
    老刘头指了指红榜,道:“去试试。”
    老刘头在鬼物中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他家底殷实,也是这群鬼物中唯一一个能每天在兰若居里吃饭的鬼。
    只不过老刘头脾气倔,不爱高梁大柱,就喜欢和一群泥腿子混在一起,身上这身衣裳,也是典型的泥腿子。
    “跟老刘头进去试试,我们也瞧瞧热闹。”
    “正是,姥姥向来说一不二,若是聘上了,说不得会有些好处。”
    “没准,说不定会帮你完成遗愿呢,嘿嘿。”
    “得了吧,我有什么遗愿。”
    几个鬼物相互挖苦,拥蹴着宴娘子往兰若居跑去。
    容娘坐在柜台边上做针线活,针脚细密,已经做了半片的小孩子的衣裳。瞧着,是为白献之准备的。
    后院里,黄十九郎在教白猿说话。
    这头白猿,就是“进献”白献之的那头,被槐序留下了,转头又送给白献之做仆役。
    “容娘。”老刘头拱了拱手,神色恭谨。
    容娘放下手中的针线,道:“这是?”
    老刘头指了指有些紧张的宴娘子,道:“宴娘子会做点心,她奶奶以前是京里有名的糕点铺子里的厨娘。”
    “哦?”容娘起身端详了宴娘子一眼,瞧着她一身的打扮,心里就有数了,道:“那便试试吧。”
    宴娘子定了定神,吸了一口气,跟着一个叫嫚儿的侍女进了后厨。
    “你们也别干站着了,都坐吧。彩云,霞儿,看茶。”
    一群被容娘看的有些畏缩的鬼挨着板凳边耷拉了半边屁股,瞧见容娘又去绣她的衣裳,酒楼里小妖怪跑来跑去,这才热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