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聊斋]兰若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聊斋]兰若寺: [聊斋]兰若寺_第19章

    天色逐渐透亮,暖洋洋的阳光从东方钻出来。
    张梨棠从床上爬起来,迷糊了一阵子,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每日醒得早,读书练剑,一日不曾懈怠,今日已经算是少有得起得迟了。
    张梨棠会一把子剑术,却也只是舞术而不是武术,除了强身健体,也没什么其他用。
    温香察觉到房内的动静,轻声问候一声,就伺候他洗涑,带他去用饭。
    饭桌上没见到槐序,张梨棠有些茶不思饭不想,只觉得一桌子好菜,却没有什么滋味。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槐序才姗姗来迟。
    他今日穿的是一件素色浮碧的外袍,把头发束在玉冠中,剑眉星目,格外的英姿飒爽。
    “梨棠用过了?”
    槐序温款地笑了一声,叫张梨棠回神。
    张梨棠被他惊醒,有些羞怯,道:“用过了,多谢却庸兄款待。”
    槐序点了点头,道:“既是用过了,便早些下山吧。”
    张梨棠僵了一下,他才和槐序相识,正是恨不得日日相处的时候,哪里愿意离开。
    只是他终究是个读书人,并不是仅仅执迷于色相,稍一定神,把心里朦胧的思绪压下,道:“那……梨棠就告辞了,多谢却庸兄照料。”
    张梨棠定下心思,狠心往外走。等回到厢房拿了书袋,跟着温香走到兰若居外,却发现槐序正好整以暇的等着他。
    三个穿着黄衣黄帽、长相相似的小厮背着行礼跟在槐序身边。
    除了这三个,还有两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灰衣武仆相随。只是这两个武仆面容僵硬,看起来十分古板。
    张梨棠一愣,“却庸兄这是……”
    槐序眨了眨眼睛:“怎么,我没有告诉梨棠,我正好有事也需要下山一趟吗?”
    “没有。”但是,万幸。
    张梨棠心道。
    “走吧,再耽误下去,可就很难在中午之前到金华了。”
    “是,诶……却庸兄等等我。”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昨天更新,但是没写完,今天要回家赶车,所以没敢熬夜?_gt;`果咩_(:з)∠)_
    下一更周一。
    第9章 第九章、书童
    槐序和张梨棠走到山脚,泉上人已经备着马车静候多时。
    泉上人安抚着躁动不安的马,事实上这并不是马。
    两辆马车,四匹马,其实是四头狼。
    给狼的头上扣上马的头骨,施以幻术,很容易就使它们改形易体。
    唯一麻烦的是这是狼鬼,尚且不能在烈日下行走,因此泉上人在马的头骨刻下了许多法咒,把阳气隔绝在外。
    虽然如此,狼鬼仍旧有些不安。
    直到槐序来了,不安的狼鬼立刻安安分分的如同大狗。
    张梨棠自然瞧不出什么,只是觉得这两辆马车边上似乎格外阴凉。
    槐序坐到车架上,道:“梨棠稍等,我送你一件礼物。”
    张梨棠一个愣神的功夫,就瞧着槐序对着两个灰衣武仆点了点头,道:“山宝、木贵,去把树上吊着的几个家伙拿来。”
    两个灰衣武仆转身就朝山林里奔去,行走跳跃,速度极快。
    张梨棠问道:“却庸兄这两个武仆可是本领不凡,他们这是……”
    槐序轻笑道:“梨棠稍待片刻便是。”
    走脱了视线的山宝和木贵身形变得越来越庞大,最后化作两只巨大的妖怪,山宝乃是山魈,木贵乃是木魈,两只妖怪头上顶着人的头盖骨,身上披着人皮,扮作人的模样。
    一离开张梨棠的视线,两个精怪就忍不住变回原形。
    须臾间,两只精怪就借着土木遁形,行走如风,把昨夜里被一群姑娘挂在树上的山匪摘了下来,带回山下。
    快走到近前时,山宝和木贵再把人皮穿上,化作灰衣武仆,把几个山匪扔到张梨棠面前。
    张梨棠脸色一变,顿时露出愤恨和悲戚。
    他转头对槐序郑重拜道:“多谢却庸兄!”
    槐序摆了摆手,道:“无需言谢,你既然叫我一声兄长,我便不能不为你考虑。”
    张梨棠心中感动,也不拿捏着,有话直说,道:“却庸兄,梨棠还有个书童,他为了救我,被这几个贼人所害,梨棠想去帮他收敛了尸骨,带回族中好生安葬。”
    槐序这道对他高看一眼,时下虽有主人宽待仆人,却少有说能把仆人安葬在族中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不合规矩。但在槐序眼里,规矩,是用来束缚庸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