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吞咽【1v1产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吞咽【1v1产奶】: 59.饭桌之上各有美味

    “嗯……”徐浅昇这次射得有点多,裴柒保持着含住鸡巴的姿势,没有来得及全都吞下。
    把她的头发冲洗干净,徐浅昇才拔出来,一眼就看到嘴脸的精痕。
    一直保持张嘴的姿势,下巴都酸了。
    裴柒转过身,要他帮忙涂发膜。
    柔顺的头发涂抹上膏体以后凝结在一起,徐浅昇娴熟地绕几圈,帮她盘起来,露出后颈。
    从上到下,细窄的脊背,纤弱的腰肢,却有一副饱满的肥臀。鸡巴肏起来,会微微颤抖。
    徐浅昇抚摸着裴柒的屁股,她以为又要挨肏了,配合地撅起来。
    他却只是在逼口随便玩玩,“宝宝用奶子帮哥哥洗鸡巴好不好?”
    裴柒转身。
    再度硬挺的鸡巴就在面前,散发昂扬的嚣张姿势。裴柒双臂分开,被挤在一起的奶子也彻底暴露。
    她微微颔首,“嗯。”
    在乳沟里挤上沐浴露,徐浅昇坐在浴缸边缘,静待她的伺候。
    裴柒扶住丰满的奶子,又白又软,像两团蓬松的棉花糖。轻轻分开,整根鸡巴都被藏在里面。
    裴柒抬头看着徐浅昇的表情,脸颊在羞涩和浴室的热气下通红。
    他抬手抚摸她的脸蛋,“宝宝的奶子肏起来真舒服。”
    裴柒更是害羞,揉动胸口,把鸡巴夹在奶子里不停摩擦。
    她的乳沟里藏着敏感点,与他蹭动时,裴柒也忍不住呻吟。
    “嗯,呜……宝宝真棒……”硕大的两团奶在胯下来回,时而碰到他的大腿根,徐浅昇舒服地哈气,不忘夸奖。
    裴柒再接再厉,整个身子压到他胯下,用奶头撞他的皮肤。
    一个不留神,留下几滴奶在他身上,却又因为沐浴露的作用,不太显眼。
    过一会,徐浅昇却觉得节奏有些不对。
    奶子挤压的姿势和频率变得有些奇怪,他自己观察,忽然笑了。
    这淫娃小逼痒得受不了,又得不到舒缓,只能一边夹腿一边给他洗。
    他决定换个方式。
    把裴柒的肩膀推远了一点,扶住鸡巴底端。裴柒还不知道他准备做什么,龟头忽然肏进奶子顶端。
    把整团肥奶都肏凹进去,冠状沟刮着本就敏感肥圆的奶头,不一会,撑开奶眼。
    小小的一个口子,被龟头反复碾压折磨,再用力挺腰,一道奶飞出来。
    徐浅昇的声音和眼神瞬间低了一个度,“一不小心,把宝宝肏喷奶了。”
    “呜……”裴柒只觉得身体哪里都不够满足,加紧双腿,用蹙起的眉毛回应。
    徐浅昇继续,圆形的龟头在越发挺立的奶头上肆无忌惮地戳,伴随她阵阵呻吟。
    “啊……嗯啊……”
    越来越多的奶被肏出来,射到鸡巴上,落到他们身上。
    裴柒的身体发颤,无力支撑,倒到徐浅昇身上,任凭他处置。
    他再是一挺身,正好顶到奶眼中央。
    “呀!”裴柒不禁惊呼,奶水滋一下喷出来。
    浴缸里也湿淋淋的,一道清澈的液体与沐浴液划开界限,一同汇入出水口,是她高潮后的淫水。
    就此作罢,徐浅昇准备结束,裴柒却忽然抓住他。
    “还有,还有一边……”
    她不舍地捧起另一只奶子。
    刚才他弄了那么久,只肏了一边,还有一边没有经历过如此快感。
    徐浅昇先是一愣,再又笑,认命地用鸡巴抵上这边,大开大合地戳弄,“小浪娃。”
    回答他的却只有裴柒的呻吟,和宛如泉涌的奶水。
    放肆地玩过之后,裴柒被徐浅昇抱到楼下吃饭时,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
    父母不在,佣人又走了,完全是留给他们狂欢的绝妙机会。
    裴柒只穿了一件徐浅昇的外套,里面赤裸着,不仅如此,小逼里还插上一根频率调到最高的震动棒。
    向来吃饭循规蹈矩的她,竟被要求分开双腿,踩在椅子上。
    徐浅昇坐在对面。
    “哥哥,拿不起菜了……”裴柒可怜巴巴地。奶子虽然被衣服挡住一半,插着东西的小逼却暴露得很完整。
    里面的东西还在不断蠕动,向更深处钻。
    她当然没有力气夹菜。
    徐浅昇看她的样子确实很困难,“宝宝先等等,我吃完。”
    于是在裴柒委屈的注视下,他欣赏着对面的艳景,慢条斯理地吃起饭。
    裴柒连筷子都拿不住,放下后更是无法忍耐,双手扶住假鸡巴底端,自己肏起来。
    餐厅里除了偶尔碗筷碰撞的声音,充斥裴柒可怜的呻吟声。
    奶水把她胸口的衣服染湿了,留下两片不规则的奶渍不说,还往下拉出两道痕迹。
    湿润的衣服贴在胸上,映出奶头的粉和皮肤的白,吃着假鸡巴的小逼也隐隐约约露出里面的红色。
    徐浅昇宛若在欣赏另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他放下筷子,淫水已经把裴柒的整个屁股都淋湿了,昂贵的木椅也已打湿。
    他做到裴柒旁边,端起她的碗。
    “继续玩。”他说。
    裴柒继续把假鸡巴在身体里推动,徐浅昇加了点菜,送到她嘴边。
    她一边玩着,张口吃下他喂来的菜。
    偶尔等待咀嚼时,徐浅昇还会拨开她偷懒的手,握住震动棒把柄,旋转着把整根塞进细窄的逼里。
    裴柒饭还没吞下去,几番尖叫。
    后来衣服干脆也不遮了,他拉开领口,把奶子完整地露出来,反复把玩。
    “自己吃饭。”他又把碗筷还给裴柒,拔出假鸡巴。
    她以为结束了,刚夹一块肉,徐浅昇在她面前蹲下。
    小逼被舌头舔上,他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裴柒整个人都抖得不像话,还要支撑力气继续吃饭。徐浅昇的舌头在逼里进进出出,发出比她还要响的声音。
    好像这张桌子上,最美味的不是菜色,而是她。
    待她吃饱,已经不知道被徐浅昇舔喷了几回。
    放下碗,他的下巴整个打湿,挂的全是她的水,“吃够了?”
    “嗯……”裴柒拿他递过来的纸擦擦嘴。
    “那该我吃了。”
    “嗯?哥哥不是刚吃完……”不等说完,她被他整个抱到沙发上,奶头含到嘴里,滚烫的鸡巴贯穿小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