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吞咽【1v1产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吞咽【1v1产奶】: 2.一边磨逼一边喂奶

    舌尖舔过的路径比奶水打湿的更加粘稠,一股热感顺着身体的欺负袭来,直到奶头上停住,接着被包裹,继续吮吸。
    徐浅昇一手握住一只奶,拇指和食指捏在乳晕边缘,时不时缩紧挤压,又一道乳汁受到压力,喷入喉咙中。
    带着少女的香甜和乳汁的腥气,被他吞入腹中。
    裴柒被吸得也有些舒服了,轻轻地揉他的头发,想在奶一个与她同样岁数的孩子,“不着急,都是你的……”
    摄入乳汁后,徐浅昇的意识逐渐恢复,虽然身体还发软,已经能说出话。
    他的嗓子在疼痛后沙哑着,用力揉手心这两团巨乳,宣誓所有权一样,“是我的。”
    接着埋首继续吸。
    刚刚急于缓解他的症状,裴柒只扯开了胸口的扣子,硕大的乳团禁锢在衣襟之间,被勒得呼吸不畅。姿势也很奇怪,他侧躺在床上,她就着嘴唇的角度直接塞入口中。
    现在徐浅昇渐渐变好,开始解她的扣子,让全部奶子释放出来。
    “上来。”上半身彻底赤裸,衣服被他随意扔到地上,徐浅昇吐出奶头,要求着。
    裴柒不敢忤逆他,捧着被口水打湿的大奶,脱掉皮鞋,爬到床上,开始解裙子的扣子。
    从最开始,徐浅昇吸她的奶,不仅要她露出奶子,还要她全身赤裸。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给他检查过,他才肯吃。
    理由是不想喝脏奶。
    如果她的身体都不对了,产出的乳汁也不会多健康,他喝完更容易出问题。所以他每回都要检查,看看是不是哪里都干净。
    他只把她当一个乳娘,一个吸奶的工具,裴柒心里想。
    内裤也脱到一边,在徐浅昇眼底下,她露出光洁干净的嫩逼。
    下半身的毛被剪过,徐浅昇的杰作。他有那么多课业,还是能每周抽出时间给她修毛。
    他喜欢这里光秃秃的样子,能让他看到完整的阴唇,小逼一条缝藏在肥厚的唇中,只有用力分开,才能见到浅浅的粉眼。
    “给我检查。”每次都会这么做。
    徐浅昇平躺在床上,裴柒的膝盖放在两侧,在他身上跨坐。
    向前挪动,直到屁股对准他的眼睛,小逼在这样的距离下一览无遗。他的鼻子嗅了嗅,闻到一股吸奶以后的骚味。
    “自己分开。”他说。
    裴柒只能尽量保持平衡,两手伸到双腿中央,在他的注目下掰开大阴唇,把完整的穴口展示在他眼前。
    他的目光仿佛有温度,几秒钟的注视,裴柒忍不住猛缩小逼,挤出几滴水。
    骚死了,早晚有一天要把这里也像吸奶子一样吸干。徐浅昇的这些想法,裴柒一无所知,安静地保持掰逼的姿势。
    他看到满意为止,屈指一挖她的洞口,受到抚摸的小臀不禁颤抖,裴柒夹紧的双臂把奶子捧得更高,却无人照拂。
    空虚和被抚摸的满足感同时占据,他把那几滴淫水沾入唇中喝掉,眼底更红,“好了。”
    晃晃悠悠的嫩逼从眼前移走。
    裴柒松一口气,向下爬到他的腰间,捧起还在分泌乳汁的奶子。刚刚被他吸开了口,就一直没停下流淌。
    这一会看逼的功夫,奶子上已经溢满乳白色的液体,朱红的奶头藏在中间,显得糜烂不堪。
    “还要喝奶吗……”裴柒小心翼翼地问他。
    “嗯。”他的四肢依旧有些无力,肌肉也酸疼,尚未彻底痊愈。
    裴柒便一手捧着奶子,防止重心的垂落让它们直接压到徐浅昇脸上,一面身体慢慢前倾。
    调整角度,对准他的嘴唇,“要喝哪边?”
    他常常对她的奶子有指定选择,尽管裴柒不懂有什么区别。徐浅昇抬起右手,捏住她的左乳把玩,垂在手机软蓬蓬的,像棉花,裴柒自动领悟,把右边的奶头放到他的唇边。
    发硬的圆点在唇缝间摩挲几下,抵到他的牙齿,徐浅昇嘴唇微张,把它包进去含住,用力吸。
    裴柒又舒服地叫出来,声音柔媚。
    倾斜挺起的上身与臀部形成完美的夹角,无所遮挡的腿心需要支撑,压在他的身上,正好落于胯部的撑起。
    他的阴茎勃起成清晰的柱形,困在裤裆里,像一道竖直的山脊。裴柒坐在上面,逼瓣恰好被它分开,夹在两边。
    肥嫩的唇被撑到敞开,穴口暴露在空气中,一丝丝凉意窜入。她单收撑住床头,虽然他的手掌把控着,仍辅助奶子喂到他的唇里。
    鸡巴把阴唇彻底撑开了,他吮吸奶子的同时,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和摇晃,带动蜜臀。
    轻微的弧度,让小逼隔着校服在他的鸡巴上摩擦。
    奶水依旧,他“咕噜咕噜”地吞进喉咙里,一股暖意顺着血液向四周扩散,逐渐驱散身体的不适,他有了更多力气。
    抓紧奶团向下,索求无度地喝着,奶头在他的吮吸下变成红色,乳汁不停。
    不知道他这回要喝多久,听见情况感觉不算严重。裴柒一面给他喂着奶,一面时刻注意医务室外有没有脚步声。
    裴柒是农村姑娘,刚断奶后没多久,父母就发现她这么点大的孩子竟然会产乳,一下把她当成了妖怪。
    最开始时她控制不住,一整天下来胸口的衣服都被奶水打湿,让人笑话,父母脸上也无光。他们带她看了几个当地的老中医,都说这不是病,就是体质特殊。
    这不是病是什么?父母不信,决定再要一个孩子,一个正常的孩子。
    裴柒的体质在村里出了名,坏心眼的孩子都叫她“大奶牛”,她连出门都怕,躲在家里哭了好几天。后来哪怕乳汁渐渐能受一点控制,憋得住了,父母嫌丢人,还是把她锁在家里。
    恰好听说城里有个有钱人家在找长期奶娘,他们把裴柒送去试试。她脸蛋长得也还不错,年纪各方面都符合要求,被留了下来。
    虽然没有办手续,从那以后裴柒等于彻底成为了徐家的孩子,每月固定给裴柒的父母打一笔钱,让他们别来干涉她。父母丢掉这个烂摊子还有钱拿,求之不得。
    她后来才知道,她竟然是要给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生当奶娘。他们说他得了怪病,不喝人奶浑身发疼,最严重一次直接休克。
    这病不知何时能好,可是他毕竟会慢慢长大,哪家奶妈都不愿意喂一个临近成年的孩子,裴柒的出现恰到好处。
    她小时候营养不良,骨架子长的小,细胳膊细腿,身板也窄,底围仅有34。到徐家以后,为了给她补身子,吃了很多营养的东西,特别针对胸部,她才高二,罩杯已有H,在学校里很是显眼,奶水也更加充足。
    为了方便随时给他喂奶,裴柒与徐浅昇同吃同住,晚上也睡在一起,谨防万一。最频繁的时候徐浅昇一天发病了叁次,她都把他喂得饱饱的,徐浅昇父母对她逐渐放下心。
    裴柒告诉自己,一定要当好这个奶娘,不要再被锁在小黑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