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吞咽【1v1产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吞咽【1v1产奶】: 4.把他当成自慰道具

    “哥哥,嗯啊……你……哼,好点了……了吗?”裴柒依旧保持上下蹭弄鸡巴的姿势,全身被性欲占满,大脑混乱成一团浆糊,口齿不清。
    身体彻底化成一滩水,她在他的抚摸下摇动臀部,像在炫耀她淫乱的小逼如何多汁。
    他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在漫长的相处中自动形成兄妹。但又不完全,哪家妹妹会这样让哥哥吃奶摸逼。只要他一声令下,她就要脱光衣服站在他面前。
    他既是她的哥哥,也是她的主人。
    这具躯体的主人。
    徐浅昇吸干奶子里最后一滴乳汁,彻底恢复正常,面色在奶水的滋补下也变得红润。尝试伸缩指尖,已活动自如。
    “差不多好了。”他回答,放开攥紧的奶。
    胸前的束缚解开,裴柒如释重负,一下子向后倒去。
    双臂支在身体后方,他的大腿中间,两条腿用力分开,让他看清敞开的阴唇是如何亲吻鸡巴的。
    奶子上颜色纵横,被他肆虐过的痕迹,在他的注目下,裴柒上下摆动臀部,让逼缝用力在鸡巴侧面摩擦。
    “哦哦……嗯……”她爽得语无伦次,两只大奶像葫芦一样挂在她纤细的胸口,跟随晃动在空中乱飞,划出一道道不规则的乳浪。
    啪嗒啪嗒地甩,奶头又大又红,看得徐浅昇恨不得再抓住骚奶子塞进嘴里狠狠吸弄。
    娇嫩的臀瓣在这个姿势中一次次地拍到他的阴囊,硕大的圆球像是能嵌进去一样,双方击打,声音响彻。
    裴柒胳膊再弯,用手肘撑住上身躺平,让整个阴部露出得更加全面。鸡巴总是会东倒西歪,她举起一只手,握住龟头,让它直立在空中,任她用力蹭。
    在鸡巴主人的注视下,她把它当做自慰道具一样磨逼。
    “哥哥,好舒服。”裴柒感觉鸡巴越胀越大,嵌在缝里快把她完全压平压开了,细嫩的肥逼不得不更用力地顶上去,用两边蚌肉死死夹住它。
    徐浅昇喉咙沙哑,“喜欢哥哥的鸡巴吗?”
    “喜欢……”她不顾一切地回答,“最喜欢哥哥的大鸡巴。”
    “我们一直不分开,哥哥的鸡巴就永远给小骚逼用。”徐浅昇诱惑着。
    裴柒想当然地点头,加快蹭弄的频率,“嗯嗯,一直不分开。”
    他满意地笑了,伸手压在她的腿根,用力扯开一点穴瓣。猩红的嫩肉被他翻出来,淫水把他的阴茎涂的晶莹剔透。
    “要到了,要到了……”裴柒忽然感觉高潮在即,捧着胸口连忙说道。
    徐浅昇闻言连忙把她拉起,张口包住一边奶头。可他只有一张嘴,余光看见桌上喝完葡萄糖的水杯,抄过来扣在另一边奶。
    裴柒已经颤抖不已,呼吸急促,巨浪浇灌鸡巴的一瞬间,如柱的奶水飚入他的喉咙。透明玻璃杯里更能清楚地看见,奶头上凹陷的眼会呼吸一样猛地打开,乳色液体顷刻间射入杯底。
    她抽搐着,瘫在他身上,奶水继续喷,他喝了一边,杯子里攒下叁分之一。
    “嗯啊……”高潮后的裴柒无力地倒在一边,小腹上满是他射出的精液。
    奶头也挂着类似颜色的液体,敞开的逼口更是有淫水被她摩擦成白沫,哪里都是这样的景色。
    舌头舔走悬挂的最后一滴,徐浅昇把杯子里的乳汁也一饮而尽,咂咂嘴。
    裴柒气喘吁吁,“你还在生气吗?”
    她讲的是中午的事。
    奶水可以缓解徐浅昇的病症,一日摄入足量,也可以提前避免发病。一般情况下,裴柒每天固定叁次给徐浅昇喂奶。
    一次在早晨,徐浅昇不喝牛奶,把她的奶就当早餐一起喝掉。有时是裴柒溢乳后提前挤到瓶子里的,但他总是觉得放置以后的奶不新鲜,所以大多数时候裴柒都是起床先不穿衣服,坐在他的腿上喂早饭。他咀嚼两口食物,攥来她高高捧起的奶子,吮吸缓解口渴,如此反复。
    早上时间不多,还要赶早自习,他喝的很大口,嘴巴不会离开奶子多远,开口就能吃。她趁他吃东西时迅速把早餐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挺起胸喂他喝。
    学校午休趁大家不注意,再迅速偷偷地给他吸一次。虽然比较危险,但对裴柒也有好处。
    她的奶源源不断,最多憋四个小时,再忍会流的满胸都是。拿吸奶器去学校,用起来太疼,挤出来的奶被人看到无法解释不说,还浪费了,不如让徐浅昇吸出来,也能缓解他的疼痛。
    最后一次在午饭后,她先洗澡,徐浅昇要亲手把她的奶子洗得干干净净,乳晕和乳头的夹缝特意压倒清理,两团乳香喷喷的,吹干头发再喝奶,然后写作业。
    与徐浅昇睡觉,裴柒不敢穿衣服。
    他有几次夜里发病,她睡得太死,他疼得连撩开喝奶的力气都不够,还是最后挣扎得太剧烈,他摔到地上的声音才把裴柒吓醒,赶忙喂他。
    这件事他们都没敢和徐浅昇父母说,怕他们骂裴柒办事不力。
    后来裴柒就不穿衣服了,方便他随时享用。夜里最频繁发病的那段时间,他甚至直接含着她的奶头睡觉,一感觉疼就猛吸。她睡得舒坦,起床发现胸前满是口水和干涸的奶渍,徐浅昇蹙着眉躺在身边,嘴唇还包着一半奶头。
    昨天放学,朋友约裴柒出去玩。以前为了奶他,她从来不会晚归,放学就回家,更不会在外过夜。徐浅昇走到哪,她就要跟到哪。但裴柒也想有自己的生活,和朋友一起。
    她没给徐浅昇请假,一时玩得忘乎所以,到家时间有点晚了。徐浅昇父母加班不在家,保姆做完饭就离开,家里通常只有他们。
    她赶到时,他已经忍耐痛楚许久,倒在沙发上,额角是汗。
    “你怎么还知道回来?”徐浅昇疼成那样,听见身前的响动,撑开眼皮发现是她,虚弱地骂,“我以为你等着给我收尸。”
    裴柒又担心又愧疚,连忙扯开衣服。
    “滚。”他头一次对她说这么重的话,“反正我病死你就自由了,想和谁出去和谁出去,还省得烦。”
    裴柒双眼是泪,“不是的哥哥……不是的……”
    她赶紧地把奶头硬塞到他口中,他却赌气地不吸。裴柒焦急万分,不想看他这样自虐,“哥哥吸呀。”
    他直接吐出来,咬紧牙关也不遂她的意。
    裴柒没办法,取来吸奶器,忍住疼痛挤出乳汁。这样的痛比起他承受的不过万分之一,她一次性挤一小杯,强行灌入他口中。
    还好他发病身体虚弱,连裴柒的力气都抵不过,这样反复无数次,才逼他喝够足量,渐渐缓和。
    那晚是徐浅昇第一次背对裴柒睡觉,她没办法,从后抱住他,胸口压在他的后背。他虽有僵硬,沉默不语。
    中午徐浅昇依旧没有联系裴柒喝奶,她一直担心,下午就听到他打篮球发病,赶紧跑来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