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吞咽【1v1产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吞咽【1v1产奶】: 50.欲求不满倒打一耙

    裴柒的体检从六点半一直做到了中午十二点过,早上要空腹抽血,她没吃东西,徐浅昇也就忍住没有喝奶,怕她身体里抽空太多,体力不支。
    抽完血以后,她却游荡到徐浅昇身边,扯他的袖子,意思是奶水要兜不住了,他拉着裴柒到无人造访的角落,让她掀起衣服。
    其实那时候他的身体也已经撑到极限,等她抽血的时间,徐浅昇坐在沙发上,感觉到两阵耳鸣,还有晕眩感,身体肌肉也浮现出轻微的酸疼。
    所以奶头刚露出来,他看到尖端诱人的乳白色,闻到细腻的香味,饿虎扑食一样叼住奶头,大口大口地喝了个饱。
    那差不多是七八点钟,等他们到家,第二顿的间隔也有点长了。
    发现那些溢出来的奶水,他像是被掠夺了食物一样,狠狠咬到奶头。
    鸡巴肏开水津津的逼,徐浅昇把裴柒的腿折迭起来,整个人被他肏得前后摇晃,奶子又被压住,防止飚出的奶水进不到嘴里。
    徐浅昇张口悬在奶子上方的一段距离,利用肏她的力量和手指的捏弄,促使奶水直射出来,正好落到舌头上。徐浅昇一抿唇,就全部喝下去。
    这样射给他奶喝的次数不多,更从没有过躺着射的。裴柒的害臊坏了,双手捂住脸,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一个奶瓶变成了奶水喷泉。
    只要鸡巴一肏进来,她就爽得浑身颤抖,胸口抑制不住的喷涌感。
    徐浅昇还在挺臀,持续不断地夯入这个水逼,被固定的巨乳趴在略有纤细的身板上,载不住完整的两团,多余的肉从侧面落了下去,正跟随肏逼的频率抖动。
    裴柒已经忘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相机记录,爽得语无伦次,哀求徐浅昇再多肏肏。
    “还要,嗯……”她依旧低喊着,被清晰地录入相机的储存卡中。
    徐浅昇见裴柒如此状态,便也不再提醒她了,只是特意把二人交合的地方送到镜头底下,认真拍摄鸡巴破开逼口的样子。
    爱液已经被全部捣成白沫,冒着泡地从里面流出来。见到此情此景,徐浅昇忽然松一口气。
    身体抖动,射出精液,糊在了她的逼口。
    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鸡巴完全未曾呈现出疲软的架势,徐浅昇继续挺腰,小逼表面遍布白色污浊痕迹,红色和乳白色混合在一起,鸡巴肏着打开的口。
    这样用力,破开紧致的肉径,挂在逼瓣上的精液就被龟头捣了进去。
    一下又一下,把本来没吞下的白色都塞入逼里。
    “嗯……嗯啊……”裴柒挂着徐浅昇的脖子,失去了理智判断,臀肉和奶肉一样在他的肏弄下乱晃,浮现诱人的光泽。
    徐浅昇忍不住,屡次在屁股上落掌,把两瓣顶端拍得红红的,手指印混乱,成了一片。
    被拍打时带有略微的疼痛感,却加深裴柒的欲望,她甚至喜欢被他打屁股的感觉,小逼更加迎合鸡巴,恨不得把他的卵囊都塞进来。
    奶水越射越空,渐渐的没有那么丰富了。徐浅昇想到她都出现结节,也许是那几日压榨太多的缘故,以后还是不能无休止地索取,除却保证一日叁餐的量,其余时间只在她溢乳时解决就好。
    他俯首亲一亲奶子,脸庞埋入其中。丰满的奶瞬间包围,几乎能把他的鼻子堵住。
    他沉浸在这片奶香,左右不停吮吸亲吻,“宝贝的奶子真软。”
    “嗯……哥哥喜欢就好。”裴柒被肏得美滋滋的,小逼还在兴致勃勃地咬着鸡巴吃,腰不停扭动扶住吞吐,对他的夸奖也是照单全收。
    “耽误半天,该起来了。”徐浅昇想起很多作业,还有学生会的事没处理,从她身上撑起来。
    裴柒明显还没肏够,失望的表情写在脸上。
    “啊?”
    他反而是态度坚决,捏她的脸蛋,“啊什么啊,这周就是期末考试,动员大会都结束这么久,你不会告诉我完全忘了吧?”
    又是生病又是挨肏的,每天过在云里雾里的世界,是有几个瞬间容易忘掉。可是课堂上每天都在复习,裴柒不至于彻底抛到脑后。
    她只是失望,还没吃够。
    徐浅昇看她可怜劲的,没办法,“好好好,哥哥继续肏你,你好好写题,怎么样?”
    裴柒立即两眼放光,“好!”
    他恨铁不成钢地扇两下她的奶子,“做错题了可有惩罚。”
    “唔……好吧。”虽然不知道徐浅昇说的惩罚是什么,猜测大概也就那么点事,裴柒还是答应了。
    她趴到桌子上,沉甸甸的奶压在桌面。
    徐浅昇在后面,两人的下面依旧紧紧连接,裴柒刚刚写两笔,屁股上就挨下一记。
    “公式都能用错。”
    裴柒赶紧检查,发现把sin和cos写反了位置。她委屈地哼着,摇摇屁股让他继续插,把刚才的划掉。
    “错五道的话,可有严厉惩罚的。”徐浅昇忽然在她耳边说。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威胁反而让她有所期待,淫水噗噗地喷出来。
    他感觉到鸡巴外面的湿度,无奈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裴柒当然不会为了所谓的惩罚故意写错题,依旧认真地思考着。可是硕大的鸡巴反复抽插,她的双腿都快站不直了,打着颤要跪到地上,徐浅昇反而很遵守诺言,依旧顶弄着。
    “嗯……好酸。”小腹被搅得一阵阵发软,裴柒快握不住笔,眼睛里泪水汪汪。
    奶子压在桌上快被挤爆了,好像又有奶水要流出来。
    徐浅昇忽然想起那个依旧没有关闭的假鸡巴,它还在床上震动着。他临时拔出,走过去。
    “嗯……”裴柒不知足地催促。
    徐浅昇回头便看到合不上的逼口敞开,她的左手失魂落魄地扒开,喊他再进来,“里面痒。”
    徐浅昇被她勾引得再也沉不住气,抬手用假鸡巴捅入她的菊穴里,直接插到深处,在相隔薄肉的震动中深插至底,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
    裴柒连叫床都颤抖,双手死死抓住桌面,迎接两个洞里并驾齐驱的刺激。
    她不小心抬起胸口,奶水直喷,两道痕迹落到习题册上。
    “啊,我的作业!”裴柒惊慌地喊起来,完了完了,要被老师知道了,“呜呜……哥哥坏。”
    “我坏?”徐浅昇的气不打一处来,把她拎到桌上,不再管什么作业,双腿推高成M字,发泄地肏入其中,“是谁刚才求着我要,现在又怪我,嗯?”
    裴柒呜呜咽咽的,因为害怕留下眼泪,双手擦去满脸潮湿,全身都成了水汪汪额的样子。
    尾巴甩到抽屉的门上,在他的撞击中,噼里啪啦地击打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