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兄长(骨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兄长(骨科): 别扔下我【微H】

    柳文宜靠着躺椅,怀里捧着面具。第一次在这四四方方的小院里看天,倒有些新奇。
    余光能看到些小院白墙的黑影,天上是月朗星疏。华光柔和的撒下,浅浅的一层打霜似的贴着青石板,贴着人。柳文玦倚在门边看着,觉得这整个场面都透着点仙气儿。
    “没想到赤丹峰的丹修奇才荀桉,竟然是荀姑娘的兄长。”
    柳文玦踏路无声,静静披上层霜华,走到了柳文宜的身边。
    “嗯?阿薏是荀师弟的妹妹?”柳文宜立马起身转过头,“不是吧,你们就聊了一顿饭的时间,你就把这给套出来了?”
    柳文宜想起了下山前,那时她远远看到的那抹身影。荀桉穿着深黑的赤丹峰道服,不管远近都能感得到的冷漠。
    “不是套。是荀姑娘正好问起她的兄长在哪儿,荀姑娘的母亲才想起来说的。”
    “哈哈,也是。”柳文宜乐呵呵躺了回去,“离家十二载的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了,这半个月回一次的儿子也就不吃香了。”
    “啊呀!可惜了。因为父亲母亲常年闭关,这半个月的假我竟一次也没想起来用。”柳文宜懊恼的锤了锤掌心。
    “嘁,说得你好像想起来就会出去一样。”柳文玦淡然伸手,用力揉了揉她的头。清净峰谁人不知他柳文玦家的拼命叁娘。
    柳文玦感受到手底下的僵硬,揉弄的手顿了顿,终究是把手收了回来。
    “文宜,你是在排斥我吧。”那次抽开手去安慰荀薏,客栈的那么一两丝认真是真的,让他别揉她的头,就连今早不留痕迹的离他远些,好像都是……
    “兄长?”柳文宜微微侧头,一脸疑惑,“你哪来的诡异想法?”
    柳文玦定定的看着她,不说话。
    柳文宜一脸坦然,却忍不住掐住了藏在衣袖的指尖。
    柳文玦笑了笑,转身进屋,手在耳侧挥了挥。
    “嗤,你还真信了。”
    柳文宜拿起了怀里的面具戴上,扭头不再看他。
    “……有病。”柳文宜躺着低骂了一声,也不知是在骂谁。
    自上次噩梦开始,柳文宜完全不敢睡觉不敢打坐,整整叁日不眠不休。她太害怕了,她怕又看见那抹月白色的布料远去,怕那布料的主人又一次将她抛下,怕又是她一个人的挣扎……
    她不停的吸纳灵气,妄图以修炼代替休息。可身体渐渐无力,心脏颤动着。耳边沸反盈天,胡乱的嗡嗡作响。声音渐渐平息,代之而来是点点滚烫。这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急忙下床,骤然触地却无力的摔了一跤。她双眼刺痛,匆匆从地上爬起,几乎是连跑带摔地摔进柳文玦的房间。
    悉悉索索,是衣料摩擦的声音。
    她趴在地上,颤抖着。她无力合上门,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她咬紧了下唇,血珠滋滋得往外滚。她立马起身合上门,卸力般掉在了地上。
    柳文玦的双手伸在半空,看着她的动作一气呵成。他只好心疼的将她抱起,待坐在床上后,又轻轻放进了怀里。
    他取下她的面具,血色沾染了她的唇。一道蜿蜒而下的鲜红,经过了那几处浅淡的红痕,愈发刺眼。
    “你怎么就这么犟呢?”
    他轻轻捧起她的脸咕囔,怎么就这么不服输?连合门这种小事也要犟,要他这个兄长干嘛的?
    柳文宜泪眼婆娑,很难过。她看到了那抹衣角的主人,把她抛下的人。这一时间梦境和现实揉面团似的揉在了一起,她记得要远离他,她记得他扔下她,她还记得不久前,他在小院里说的话——你是在排斥我吧。
    “兄长。”
    “怎么了。”
    “我没有。”
    柳文玦有些疑惑。
    “兄长,我没有排斥你。”柳文宜伸手,掌心的软肉轻轻贴住了他的脸,“别扔下我。”
    她将额头抵住他的蹭了蹭,慢慢搂上了他的腰。
    “别扔下我。”
    柳文玦回想起小院里柳文宜的坦然,舌根泛起了涩意。
    他将她揽紧,锁着她的肩背。他似孤注一掷的赌徒,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为什么揉不进心里,为什么?
    那里明明有一个窟窿啊——
    “你别扔下我,我也不扔下你。”
    柳文玦咬破了彼此的舌尖,唇齿相依。他细细尝着,有些惩罚的意味。齿贝浅浅磨过唇瓣的伤口,引来了“嘶”的一声。听见,他又心疼的舔了舔。唇微微退开,为她朝伤口上吹了吹。
    “还疼吗?”
    柳文玦盯着她唇瓣上的伤,呼出的气打在了伤口上。伤口热乎乎的,泛着酥麻的痒,疼倒是不疼了。
    “不疼。”
    柳文玦盯着她的唇,她的眼睛也不自觉得盯着他的。肉粉色的,薄薄的泛着水光,像清晨挂着露珠的茱萸。
    “兄长,像茱萸。”
    她看向他的眼睛,食指封住了他的唇,指尖浅薄的透露出她身体的温度。
    “像挂着露珠的。”她继续补充。
    柳文玦握住了她的手腕,当着她的面,慢慢的含了进去。
    手指被软肉包裹了,温暖湿润。牙齿轻轻摩挲指根,指缝的两侧皮肉似多出了两根肉筋,又麻又痒地弹跳,勾得整只胳膊也酸软得很。
    舌腹重重舔压指腹,粗砺的舌苔刮出了难言爽快。柳文玦另只手也动作不停,现在,所有的衣服都挂在了舔弄的这只手上。
    舌苔又是重重的擦过指腹,柳文宜一下子抽出了手。
    “唔——”声音轻得很,跟小猫叫的一样。
    柳文玦低低笑了两声,将她手上的衣服都卸了下来。
    他将她放平在床上,抓了她另只手来欺负。他用舌头逗弄着她,一只手揉捏着她的左乳。乳肉白腻柔软,满盈在手,味道怎么样?
    柳文玦跃跃欲试,不管面上怎样的通红,眼底都透着兴奋。他放过了她的手,唇自她的耳根慢慢往下,忍不住在颈肩留下点点红痕。他拱了拱头,不停的吮吻着锁骨。发丝搔着下颌,带出了痒。锁骨那软软的,湿漉漉的舌舔弄着。
    她紧绷着身体,浑身都有股飘忽劲儿卸她的力。柳文玦不舍的拿牙齿磨了磨,将头挪到了她的怀里。
    他的脸滚烫,贴着的软肉好像还是他更烫些。他先拿舌舔了舔乳尖,淡褐色软软的陷在中央。他双手游走在她的腰腹,纤细软滑,爱不释手。
    舌尖顶弄着首乳的凹陷,微微的刺痛感如瘾不能戒,感受着渐渐挺立的乳珠,与舌尖相刺的痛快。
    柳文宜忍不住伸手推他,全身的筋骨都发着颤,酥软的不像样子。
    柳文玦觉得有手在摸他。掌心揉弄着耳垂,虎口的剑茧擦过耳廓,毛毛躁躁得将指尖插进了发间挤压头皮。
    他眼睛发热,心里的火翻涌着。他起身将她翻了个面,不能像上次一样光她泄了。
    屋里没点灯,他能看清她的身形,却看不清她身体的颜色,她的眼神。他燃了灯,看着屋内不同于客栈的陈设。这时他才恍惚记起——这是荀薏的祖宅。
    柳文玦回过神,急急忙忙为她裹上衣服。
    柳文宜见他往自己身上裹衣服,心下一惊就要逃。
    柳文玦无奈的把她往回抓,拖进怀里继续穿,嘴里还轻声哄着。
    “乖,文宜把衣服穿上吧。”
    柳文宜动不了,心里越来越委屈了。
    “兄长骗人。”
    “……嗯?为兄骗你了?”
    柳文玦心里正疑惑,手却感到了湿润。柳文宜点点清泪滴在了他的手背上,随着她的话打湿了他的心,却有些想笑。
    “兄长要扔下我。”
    她似觉得说的不明显,又补充,声音听着是无比难过。
    “兄长替我穿衣,不愿救我了……”她擦着泪,将头埋进了臂弯,“你要扔下我了。”
    柳文玦低低笑出了声,清醒时不要跟他接触,不清醒了,反倒粘人得很。
    “……怎么可以在外做客的时候,在主人家的客房里做这种事。”
    他自背后搂紧了她,头贴着她耳侧。潮湿的气浸润着她的耳窝,声音里透着无处躲藏的羞赧。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