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08捉弄

    酒又喝了一轮,言蓁吃饱喝足,满意地扫了一圈,这才发现陈淮序不在了。
    她伸手推了推言昭:“陈淮序呢?”
    “不知道。”言昭散漫地甩出一张牌,“喝多回房了吧。”
    言蓁有些坐立不安,联想到他今天突如其来的奇怪情绪,心底莫名生出了一点担忧。等她反应过来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她怎么会担心陈淮序?
    一定是今晚,陈淮序替她喝了那瓶酒,而她毕竟是个有良心的人,想要关心他一下也无可厚非。
    这样想着,她很快说服了自己,起身去找路敬宣,让他再给一张陈淮序房间的房卡。
    “你等我一下啊,我给经理打个电话。”路敬宣醉醺醺的,手指摸索半天才翻到了经理电话,拨通,递给了言蓁。
    她简单地交流了一下,把手机还给路敬宣,去经理那里拿了房卡。
    去看看他好了,确认一下没喝死就行。
    言蓁找到房间,先试着敲了两下,没有人应,这才刷卡进了门。
    她手上端着一杯蜂蜜水,是刚刚顺便找经理要的,就算陈淮序质问她为什么突然闯入,她也有理由说是为了关心他,怕他喝多了猝死在房间内。
    完美无缺的借口,还能体现她的人美心善,言蓁对这个主意很是满意。
    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声音也没有,走廊的灯光从她身后涌进去,将玄关处照得透亮。
    她看见了上面摆着的手机,想来应该是陈淮序回房后随手放的。
    言蓁按亮了灯,关上房门,从柜子里换了双拖鞋,脚步极轻地往里走去。
    路敬宣给众人安排的酒店都是豪华套房,从一室一厅到三室一厅不等,言蓁住的是一室一厅,陈淮序这间应该是两室。房间的构造都差不多,因此她熟门熟路地走到了客厅,果然看见陈淮序正靠在沙发上,微仰着头,抬起胳膊,手背横在眼睛上,似乎是睡着了。
    言蓁把蜂蜜水放下,走过去拍了拍他:“死了没有?”
    他一动不动,只有胸膛轻轻起伏,呼吸温缓绵长。
    她在他身旁坐下,空气里难得漂浮着令人安心的宁静氛围。好像自从两人认识以来,这种时刻少之又少。
    言蓁突然想起来什么,凑过去,低头看他的嘴唇。
    伤口早已愈合,连一丝疤痕也看不见,但她仍旧记得那个位置,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将那句时隔一周的关怀轻轻说出了口:“疼不疼?”
    随后立马哼道:“疼也活该,下次还咬。”
    他没有反应。
    言蓁觉得这样任人摆布的陈淮序很难得一见,于是捏了捏他的脸颊,又去挠他的腰,然后玩他的手指。折腾了一会,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去房间里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上抓着一支水笔。
    她重新在他身旁坐下,将他遮着眼睛的手拿下。
    客厅暖色调的灯光笼罩,淡淡地映着他的脸颊。阖上的眼皮遮住了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昏黄的光线滑过高挺的鼻梁,投下一小片阴影。
    言蓁端详了一会,觉得就算以后陈淮序破产了,大概也可以靠出卖色相过得很滋润。
    她摘下笔盖,笔尖凑近他的脸颊,在空气中比划了一下,似乎思考着要从哪里下笔。
    面对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言蓁决定在他脸上进行一下“艺术创作”,之后用手机拍下来,成为拿捏他的把柄。
    陈淮序应该是很看重面子的,有丑照在她手上,还不得乖乖向她服软?
    她越想越兴奋,动作也大胆了起来,嫌待在他右侧动手不方便,干脆伸腿跨了过去,双腿跪在他腿的两侧,直起腰,面对面地从上而下俯视着他。
    “看在你今晚替我喝酒的份上,我可以勉强把你画得不那么丑。”
    说着,她低头凑近他,一手扶着他的脸颊,另一只手握着笔,随时就要落到他眼角下方那颗蛊惑人心的痣上去。
    两人挨得极近,安静的空间里甚至能清晰地听见交错的呼吸声。柔软的发丝垂落下来,有几缕落在了他的脸颊上,随着她的动作轻轻地扫动,仿佛是在挠痒。
    言蓁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手腕一低,眼看就要落笔,却猝不及防发现他眼睫扇动了一下。
    她手一抖,差点吓得把笔甩出去,被男人及时地扣住了手腕。
    她对上了一道深邃的目光。
    陈淮序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