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12笨蛋

    言蓁站在镜子前,第一百次在心里痛骂陈淮序。
    昨晚回来洗澡的时候她就发现身上全是他留下的痕迹,没想到一夜过去了还没完全消褪干净,淡淡的红痕斑驳地点缀在白皙的肌肤上,格外地显眼。
    她又背过身去,扭头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腰。昨天他写的字迹已经被洗掉了,但一想起来她又开始后悔。
    他居然写的是他自己的名字!这么简单的答案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昨晚在她准备离开陈淮序房间时,被他拦住,抵在门后面又亲了下来。她不情愿地抱怨喘息:“别亲了……我要回去了……你怎么这么磨人……”
    他伸手摸着她后腰,低声:“我们身上,有彼此的名字。”
    “嗯?”她不明所以。
    “小笨蛋。”他语气亲昵愉悦,吻了吻她的额头,“回去吧,晚安。”
    言蓁飘飘忽忽地在走廊上走了一截,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气急败坏:“陈淮序你才是笨蛋!你居然敢骂我!你给我等着!”
    想到这里,她拿起湿毛巾,在昨晚他写名字的地方又用力地擦了几下,白皙的肌肤很快被蹂躏出鲜红的痕迹。
    但是越擦那个字迹好像在心里烙印得越深,昨晚那些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反复地在脑海里回放,让她连耳后都滚烫起来。
    她用力地将毛巾扔在一边:“陈淮序!你讨厌死了!”
    吃完午饭,众人收拾收拾准备启程回去。言蓁一早上都躲着陈淮序,却也不得不在告别的时候和他打上照面。
    言昭和他寒暄了几句,提起言蓁的小行李箱往车后走去,言蓁不想和他单独相处,一言不发,绕过他就去拉副驾驶的门。
    陈淮序转身,先她一步将手按在了车门上,阻止了她开门的动作。从后面看去,就像把她圈在了怀里一样。
    言蓁慌张地往车后看了一眼,生怕言昭发现,掰他的手,小声道:“你干嘛呀!让我上车!”
    他低头看着她:“你有东西落在我那里了。”
    “什么东西?”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外套口袋,才想起昨晚去他房间里的时候她根本没穿这件。
    陈淮序答非所问:“你明天是不是回学校?晚上等我,下班去接你。”
    她伸出手:“你现在给我就好了呀?”
    “现在给不了。”
    后备箱合上的声音重重地传来。
    陈淮序“嗯?”了一声催她回答,言蓁急忙推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走。”
    他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言昭恰巧从车后绕过来,言蓁飞快地逃上车,扣好安全带,捂着脸平复了一会气息,看向窗外,发现陈淮序还站在那里。
    她将车窗摇下一条缝,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探究又疑惑地用眼神质疑他:你怎么还不走?
    他仿佛就是在等她摇下车窗,黑眸瞬间捕获了她的视线,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对她轻轻挥了挥,像是在告别。
    他轻且清晰地吐字,言蓁虽然没听见,但也能从口型看得出来。
    他说的是:明天见。
    “谁要和你明天见!”言蓁关上车窗,嘀咕着,却不自觉地被他刚刚的视线看红了耳根,“我刚刚就该说那东西我不要了。”
    “什么不要了?”言昭侧头问她。
    “没事。”她咳了两声,“你快开吧,我下午还和应抒约好了去逛街呢。”
    所有的烦闷,都可以通过购物解决。
    这是言蓁的闺蜜应抒的人生哲学。
    此刻她正拽着言蓁在一家家奢侈品店里左逛右逛,看到喜欢的就刷卡,没一会就买了一堆东西,就连言蓁也忍不住惊讶:“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开心,发泄一下。”应抒撩了一下头发,吐苦水似的向她抱怨,“我爸真的气死我了,他昨天和我说,觉得我太败家了,以后肯定嫁不出去。他不可能养我一辈子,要我勤俭持家一点。还说已经在给我物色对象了,让我约着和人家见一面。他就这么急吗?我才25好不好!”
    应抒的爸爸是穷苦人家出身,早年在工厂被迫下岗,后来抓住时机,赶上发展的浪潮,做生意发了家,以至于应抒经常开玩笑地吐槽自己和言蓁不一样,是“暴发户二代”。
    “他就是年轻的时候吃苦惯了,才总是用老一辈的思想来束缚我。”应抒絮絮叨叨地吐槽,“你有时候和他真的没法交流。”
    两人聊着聊着走进一家珠宝店,训练有素的导购立刻迎了上来,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两位小姐下午好。”
    柜台橱窗里是琳琅满目的钻石珠宝,两个人漫无目的地看了一圈,目光很快被正中央的玻璃柜里,模特人偶所佩戴的钻石项链所吸引住。
    “两位很有眼光,这是我们今春的设计师新款。”导购引着他们走近,“这条满钻项链采用了全新的切割工艺,设计理念来源于古希腊的爱情女神阿芙洛狄忒,是爱情的象征。”
    “这条好看。”应抒赞叹道,“寓意也很浪漫。”
    “是的,而且这条是全球限量款,门店没有现货,两位想要的话需要先预定。”导购笑,“这款非常热门,和夏的陈总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听说过,他两周前刚在这里定了一条。”
    陈淮序?
    言蓁一怔,想到中午临别前他站在车外的身影。
    应抒看了眼导购递过来的报价,“啧”了声:“他也太舍得了吧。”
    言蓁不由得好奇起来。
    陈淮序买来肯定不会是自己戴,那就只能送人,他想送给谁?
    他难道有喜欢的人了?
    谁会是他的爱情女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