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23骗子

    机场的VIP休息室。
    候机的清晨,应抒打着哈欠昏昏欲睡,转头看见言蓁居然精神得很,聚精会神地看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凑过去,言蓁慌张地将手机收起来:“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你这两天好奇怪哦。”应抒抱怨,“你平时那么爱睡懒觉,今天居然起那么早出去吃早餐,还不叫我。”
    “叫你你又起不来,而且我不是给你打包回来了嘛。”言蓁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
    她当然是起不了那么早。
    昨晚陈淮序说今早带她去吃早餐,她以为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早上他到酒店楼下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睡得正香,迷蒙着闹起床气说不去,差点要被他亲自上楼从被窝里揪起来。
    两人出去吃完,陈淮序送她回酒店房间,冠冕堂皇地说什么分别要有仪式感,抱着她在门边黏黏糊糊地亲了好久,险些擦枪走火。
    明明再过两天他也要回宁川了。
    想到临别前那个吻,言蓁又有点脸红。应抒在此时注意到她脖子上戴着的东西,叫了起来:“言蓁你脖子上这是什么?!绳子?我没看错吧?”
    言蓁捂住:“怎么了嘛!别人送的礼物,我忘记摘下来了。”
    “你没事吧?”应抒摸她的额头,“堂堂言家大小姐,居然戴这种不知道几毛钱的编织绳,传出去别人以为你家破产了!谁给你送这种东西?你的脖子,怎么也该戴上次我们看中的爱神项链那种级别的吧?”
    “言蓁。”应抒表情严肃,“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被软饭男缠上了?”
    言蓁:……
    应抒看她的表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开口劝道:“我知道你很有钱,所以不在乎钱,但怎么也不能找条件比你差太多的。差距到了一定程度,他图的就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的钱,你知道吗?你小心被骗心骗身骗财。”
    “没有。”言蓁小声,“他也有钱的。”
    言蓁不知道陈淮序到底有多少身家,但周围那些圈子里的熟人长辈都对他评价很高,好像和夏在风投行业内也越来越有名,想来应该是赚得盆满钵满。
    应抒一愣,被这句话背后巨大的信息量震惊,绕到她身侧坐下:“不是吧,你真谈恋爱了?”
    言蓁这才意识到,她刚刚居然默认了陈淮序是她找的对象。
    “也没有吧……”她有些犹豫,“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呢。”
    应抒不可思议:“言蓁,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关系都没确定?他不会是玩你吧?”
    她有些心乱如麻:“我不知道……他从来没说过这种事。”
    她和陈淮序,好像就莫名其妙地亲密起来,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应抒抓住了她的手,完全是一副要把小姐妹从男人的欺骗陷阱里拉出来的架势:“那个男人我认识吗?”
    言蓁支支吾吾地不想回答。
    “我以前觉得你哥不让你20岁之前谈恋爱是有点过分,现在觉得他的决定一点没错。你太单纯了,感情上的事根本就不开窍,周围对你有想法的人那么多,不够成熟的话真的很容易被骗。”应抒叹了口气,“下次把那个男人约出来,我来帮你会会他,看看到底是什么货色。”
    又稀里糊涂地过了几天,言蓁去CBD乱逛,无意中走到了一栋办公楼下。她抬头看了一眼,大楼高耸入云,光滑玻璃外墙折射着锋利的光,穿着西装的人进进出出,俨然是高端的商务办公场所。
    陈淮序的公司就在这栋楼里。
    她看了眼时间,准备去一旁的咖啡厅喝点东西,再思考要不要告诉陈淮序她来了。
    会不会打扰到他工作呢?
    她有些百无聊赖地想。
    工作日下午,周围又都是公司,咖啡厅人不多。言蓁一路往里走,打算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居然是陈淮序。
    他半靠在沙发上,对面坐着一个年轻女孩,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低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哭。
    这是在面试实习生吗?陈淮序那张气死人的嘴,不会是把人家小女生训哭了吧?
    言蓁有点好奇,但她也不想探听别人隐私,于是打算换个远一点的位置坐下。没想到腿还没迈出去,就听见女孩低低地啜泣,哽咽着喊了一句:“哥哥……”
    言蓁一愣。
    陈淮序是独生子,而且认识他这么多年也从没听说过他有个这么大的亲戚妹妹。
    可能是她听错了吧。
    女孩哭声不歇,断断续续地抽泣,在安静的咖啡馆里听起来格外可怜,惹人心疼:“哥哥……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我真的好怕……”
    言蓁觉得好像有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了下来,从里到外让她冷了个彻底。
    陈淮序沉默听着,并没有反驳女孩的称呼,从桌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轻轻叹气:“别哭了,这事交给我处理,你别担心。”
    原来他不止是对她这样,对待其他的年轻女孩,他也可以从容地接受别人亲密地叫“哥哥”,甚至低声安慰,展露出和平时的冷淡完全不一样的体贴。
    那他们也会接吻,也会做那种亲密的事吗?
    陈淮序也会叫她“宝宝”吗?
    言蓁不敢再想了。
    应抒的话一句句在脑海里不断地回响,仿佛钉子一般扎得她心脏酸痛。
    “言蓁,你不会真的动心了吧?”
    清脆的瓷器摔裂声响起。
    桌上的两人一齐转头看过来,陈淮序看见她,显然有些意外:“蓁蓁?”
    “陈淮序!”言蓁觉得自己的声音好像梗在了喉咙里,酸涩得发不出来,委屈得几乎是带了哭腔,指尖抖得连包都抓不住,“你这个大骗子!我讨厌你!”
    ——
    陈淮序男德班班长,所以这必然是个误会
    其实蓁蓁就是吃醋了(
    do章也开始倒计时了
    ps.今天一看居然已经2000珠了,真的太感谢大家了TT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快就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会继续努力写的
    再次谢谢大家的喜欢
    加更大概是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