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41后入,高潮,失禁(h)

    快感来袭,大脑好像都空白了一瞬。
    地板的冰凉触感唤回言蓁游离的意识,她喘息着动了动脚腕,紧接着整个身体才从令人震颤的酥麻感中解脱出来。
    陈淮序戴好套,将她从地上抱起,从背后覆上去,压在镜子面前,抬起一条腿插了进去。
    高潮过两次的穴肉又湿又热,阴茎进入得很是顺利。言蓁没什么力气反抗,乖乖地被掰着腿干到了底,硬硕的龟头猛地撞上最深处的湿热软肉,尖锐的快感瞬间袭来。
    她唇间溢出甜腻的呻吟声,手指无力地撑着镜子,身体开始不自觉地轻颤,连带着腰腹紧缩,不断地紧紧吞吃着撑满穴道的阴茎。
    “好涨…”她下意识地呜咽,喘息混乱,“呜…顶到最里面了…”
    被深插的酸慰感让她不自觉地扭动身体,不知道是想迎合还是逃离,白软圆润的臀肉压着他的腹肌来回地磨,湿淋淋地晕开一片水液。
    陈淮序按着她的腰,往里重顶了一下,凿出响亮的水声:“舒服吗?”
    言蓁咬唇呜呜地哼,不肯回答。
    他从拉开她的裙子的拉链,套头脱掉,镜子里映出她雪白的肩颈,饱满滑嫩的乳被蕾丝内衣包裹着,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起伏轻颤,晃晃荡荡,像是被化开的奶油。
    勾开搭扣,肩带滑落,掌心覆上顶端艳红的乳尖,“啪”地拍了一下,随后收紧五指,捏着奶肉用力揉弄,很快把她逼出短促的哼叫。
    言蓁坐在他的怀里,背靠着他的胸膛,被撞得不住地向上颠颤,双腿下意识地想要并拢,却被他用膝盖顶开,将腿心结合的淫靡画面更清晰地暴露在面前的镜子里。
    “宝宝。”陈淮序抬腰缓慢顶弄,轻轻地咬她的颈侧,“看看镜子,看看我们在做什么。”
    言蓁失神地看向眼前,两人身体交合处,粗硬的阴茎撑着窄小的湿红穴口拉扯进出,经络盘结的柱身随着他的动作一下又一下,隐没在她腿心里。
    极其色情的场景,看得她身体好像更热了一点。
    他突然用力顶了一下,言蓁腰一软地往前倾去,失力地趴在镜子上。红润唇瓣里呵出的热气扑在光滑的镜面,氤氲出一片朦胧的水雾,将她沉迷情欲的表情也遮得雾里看花,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勾人。
    “好冰…”她娇哼,肌肤被凉得瑟缩,很快被他拉住重新搂进怀里,脊背贴上他温热硬实的胸膛,心脏震颤着猛烈跳动。
    后入,又是女上,阴茎直插着宫口,尽管陈淮序没怎么发力,但也顶得言蓁有点受不了,双手撑着他的腿试图爬起来。然而她浑身酸软无力,刚刚抬腰吐出一小截阴茎,腰部就因为支撑不住而打颤,手一滑,整个人又重重地跌坐下去,将性器再次整根吞吃到底,被深凿出一声哭咽。
    他圈着她,就着这个姿势抬腰不断地往上顶,眼神始终落在镜子里,捕捉到她每一个动情的神态细节。抽插水声清亮地响,言蓁很快被送上了高潮,水液喷出,飞溅着落在镜面上。
    她失神地倚在他怀里喘息,陈淮序亲了她的脸颊几下,抽出阴茎,粗长的一根仍旧湿淋淋地挺翘着,丝毫没有瘫软的迹象。
    他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摆成跪趴的姿势,从后面又插了进去。
    相比较刚刚,这个姿势更方便他发力,也因此,陈淮序抽插的力度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几乎是将她完全压实在身下,快速又深重地猛干。
    “好重啊…呜嗯…轻点…”言蓁咬着被角不住地呻吟,纤细的身体浮上一层薄汗,腿软得都要跪不住,
    “轻不了。”他语气无情,手指在她漂亮的脊背上反复摩挲,挺腰一下下地狠顶,将穴内捣得湿软一片,缠吮着阴茎往里吸,激起蚀骨的酥麻快意。
    陈淮序沉沉喘息,忍不住干得更重,激烈的拍打声回响在寂静的室内,伴随着她断断续续的哭喘,听得人欲火上涌。
    没几下言蓁就挨不住了,朦胧着泪眼骂他,被他威胁性地狠顶两下之后,屈辱地喊哥哥求饶。
    可怜又可爱。
    被持续深插重顶,腿心的酸慰感持续膨胀,像是气球里不断地被灌入水,沉甸甸地压坠着,随时都在破裂的边缘。
    言蓁慌张极了,努力地想要将那股冲动憋回去,却因为这个动作猛然收紧小腹,夹得他轻轻“嘶”了一声,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不要了…”她断断续续地哭喘,“不做了…我…呜…”
    “宝宝想尿了?”陈淮序伸手摸到花唇里藏着的那颗小肉珠,语气温柔地哄着她,“没关系,别忍,就在这里尿出来。”
    言蓁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拼命地摇头,手脚并用地往前爬,但很快就被他捉了回去,阴茎再一次嵌入湿软的穴,狠厉地顶弄起来。
    抽插的激烈水声再度响起,陈淮序按着她的腰往穴里狠干,次次撞上穴肉深处那一处敏感的褶皱,用力地用龟头顶磨。
    同时,他指尖捻着阴蒂扯弄,又弹又捏地重重刺激,折腾得言蓁几乎丢盔弃甲,脸颊埋在臂弯里不住地哭,完全丢弃尊严和面子,语无伦次地喊着他爱听的,只要能让他手下留情就好。
    “…不…太重了…哥哥…淮序哥哥…好麻呜呜…要插坏了…”
    “轻点…轻点…求求哥哥…真的受不了了…别顶那里…别、别!”
    呻吟声戛然而止。
    就在那一点。
    “啪!”
    撑到极限的气球被戳破,脑海里某根弦猛然断裂,言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叫着高潮,穴肉夹着阴茎开始喷水,与此同时,小小的尿孔也被顶撞开了阀门,她收都收不住,颤着腰全尿了出来。
    一股股水液淅淅沥沥地划出弧线,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持续地往外喷溅。
    像是憋狠了的爆发,完全不受她控制地倾泻出来。
    “宝宝好棒。”陈淮序持续地刺激着那颗鼓涨的阴蒂,奖励似的吻她的耳朵,“舒服吗?舒服就再尿一点好不好?”
    言蓁双腿发颤,仰头呜咽着哭,本来快停下喷尿的小孔里,被他这么又哄又掐,居然哆哆嗦嗦地又往外喷出一小股温热液体。
    彻彻底底的失禁。
    她瘫在他怀里,眼尾挂着泪痕,喘息着眼神都涣散,一摸身体就条件反射地颤抖,以为他还要逼她尿,呜咽着哼:“别碰…呜…没有了…”
    陈淮序掰过她的脸和她接吻,低笑着夸道:“好乖。”
    他拂开她额前被汗濡湿的发,挺腰继续动作。
    高潮后的嫩穴绞得最紧,更别提她还爽成那样,他被紧夹得连抽插都有点困难,顶着层层吸绞的穴肉深顶几下,绷紧腰腹,喘息着全射了出来。
    室内渐渐归于寂静,只有两个人混乱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共同沉浸在性爱高潮的极乐余韵里。
    起码过了五六分钟,言蓁才从云端缓缓坠落,意识回笼,找回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高潮后的酥软席卷全身,一时间让她有点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简直太淫乱了。
    “爽了?”陈淮序看她眼神渐渐清明,捏了捏她的脸颊。
    从激烈的高潮中回归平静,言蓁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难以置信,眼泪几乎是立刻蓄满了眼眶,完全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居然真的被操到失禁。
    而且刚刚,还被他哄着,爽得尿成那样。
    “…陈淮序!”她抓起一旁的枕头,没什么力气地朝他扔了过去,声音带着难堪又羞涩的哭腔,“你这个变态!你去死!我不想再看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