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71办公室校服play2(h)

    言蓁伸手下去,按住他作乱的手:“我们这么久都不出去,要被人怀疑的!”
    他掌心贴着她手感极好的饱满臀肉,揉捏着不放,指尖在内裤边缘浅浅拨弄:“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而且就算有人加班,也根本顾不上这些。”
    八卦是真的,但注意力也就被分散那么一瞬,千挑万选脱颖而出的精英们很快会回归到自己的工作中去,没人会始终盯着老板的办公室。
    言蓁拽着他的领带玩,不安地问:“隔音吗?”
    他笑,反问道:“你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吗?”
    确实什么都听不见。
    门一关,外面办公区域嘈杂的声响便被隔离开来,室内很是安静,不说话时,连两个人迭在椅子上的吱呀轻响都清晰可闻。
    她手指抚着他的唇,轻轻描摹着薄淡的唇线,在他的目光里,轻轻动腰,腿心下压,密实地嵌在紧绷勃起的性器上,不安分地重重磨蹭。
    陈淮序喉头滚动,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衣服可以弄坏吗?”
    “当然不行!”她立刻拒绝,“我就这一件,弄坏了就没有了。”
    “好。”陈淮序拽着绳结,轻轻抽开她领口的蝴蝶结,像是拆礼物一样,妥协道,“那我轻点。”
    他没完全解开她衬衫的扣子,只将衣襟松到肋骨下方,半遮半掩地露出胸口白皙的肌肤。
    内衣半裹,盛着饱满的嫩乳,雪白一片,软得晃人眼睛。几缕黑发微垂,发尾落在沟壑深深的双乳间,他轻轻用手拨开,指尖滑过肌肤,激起言蓁一阵酥麻。
    他倾身,贴唇吻了上去。
    她忍不住喘息出声。
    陈淮序极有耐心地埋在她的胸口,吮着裸露出来的乳肉,轻轻吸咬,发出湿重的口水声。
    他并不急着将内衣解开,始终用唇舌照顾着上半边,脸颊蹭着布料,高挺的鼻梁埋进乳沟,双唇细密地在嫩乳上滑吻,呼吸深深浅浅地扑洒,挠得她心慌意乱,越来越觉得不够满足。
    言蓁抱着他的头,指尖陷进他后脑勺的发里,唇边溢出混乱的呻吟:“嗯…好痒…”
    他将她的发丝撩到耳后,手指从衬衫下摆探进去,顺着脊背肌肤向上,解开了内衣搭扣。
    胸前一松,肩带滑落,裹不住的奶肉满涨着跳了出来。因为衬衫还好好地穿着,因此肩带滑到臂弯处便无法再也动弹,内衣半挂着卡在肋骨处,勾勒出乳肉下缘的弧度,又被微敞的校服衬衫隐约遮露,清纯和色情糅杂,在这种场景下,甚至比赤裸还要有视觉刺激,简直撩人得要命。
    言蓁觉得他好像更硬了。
    陈淮序伸手捏着乳尖,拨弄着挺翘变硬,再含上去,舌尖卷着用力吸舔。
    他吃着一只,也没冷落另一只。手覆上去,五指张开,握住,将奶肉裹进掌心里,白嫩盈满指缝,牛奶一样滑腻,满得他都握不太住,伸手轻轻扇了一下,乳肉跟着颤颤地晃动,再重新握上去,用了点力气,变着力度和角度揉弄,挤压出淫靡的形状,奶尖那一点红被磨得更加艳丽。
    言蓁胸很敏感,被这么一玩,呼吸急促着哼,腿心不受控制地湿得厉害,潺潺水液洇湿内裤,甚至将他的西裤都压出一片湿意。
    陈淮序吃够了,将两只奶乳都亲咬得一片红痕,才从她胸前抬起头,拍了拍她的腰示意她下去。言蓁迷茫地照做,从他腿上爬了下去,他紧接着也从椅子上站起,转身将她按在了椅子上。
    位置突然调换。
    言蓁脸颊潮红,缩在他的办公椅上不住喘息,胸前春光一片,校服裙摆凌乱,遮不住腿根,湿透了的内裤紧紧吸附,映出饱满阴阜的形状。
    让人难以移开眼睛。
    他握住她的小腿,将它们分开,一左一右地架在办公椅的扶手上,露出腿心。言蓁有点腰软,撑不住,他便将她的腿折起,改为抵着扶手:“踩住。”
    她于是被掰成一个“m”的姿势,双腿分开弓起,屁股压着座椅,腿心完全地向他敞开。
    陈淮序伸手拽掉她的内裤,扣着她的腰拉近自己,半跪在地毯上,俯身,低头,张嘴含了上去。
    言蓁忍不住咬住手指,难耐地呜咽出声。
    口腔温热湿润,包裹着敏感的阴部,唇舌沿着细腻的软肉寸寸地舔舐,像是要将她舔开舔化一样。紧闭柔软的阴唇被舌尖顶开,藏着的肉珠在拨弄下慢慢鼓涨,轻微的碰触都能生起刺激的快感,从腿心蔓延到全身,让她浑身酸软,发出小猫一样的哼声。
    轻柔慢吮过后,他将她的腰又扣紧了些,脸部下压,唇舌突然用力,往生涩紧闭的穴口细缝处用力狠吸,舌尖抵开,往里探入着搅,吮出一片水声。
    强烈的快感如潮水般袭来,言蓁瘫在椅子上,完全克制不住嘴里的呻吟,双腿几乎要踩不住,纤细的腰肢剧烈地颤抖,手指掐着扶手,指节都用力到隐隐发白。
    “呜…嗯…”她不住地吟喘,嘴里含糊不清地叫,“别…呜呜…哥哥…”
    陈淮序埋头继续舔,舌尖重重滑过阴蒂,含住吮吸,齿尖轻磨。随后再次含住穴口,同时腾出一只手去揉蒂尖,快速捻动,用力揉捏。
    言蓁叫得更厉害,全身都泛起情欲的粉色,屁股在椅面上不断地扭动,将椅子折腾出不安的声响。而陈淮序却仍旧稳当地跪着,头埋在她的双腿间,手卡着她,不让她挣扎开来,被迫承受所有汹涌的快感。
    没一会,高潮来临,言蓁被瞬间推入云端,意识断片了一瞬,全身被强烈的快感所裹挟,淅淅沥沥的水液从穴口猛然涌出,将腿根都打湿一片,被他尽数卷进嘴里,细致地舔弄。
    挨过眼前那一阵白光,她彻底软了身体,失神地喘息,被他从椅子上抱起,再度骑在他身上,跌入他的怀里。
    陈淮序解了腰带,将勃起的性器释放出来,掌心在她穴口抹了一下,满手的水液,用她的湿润慢慢撸着硬挺的茎身,再握住,龟头抵在湿滑一片的翕张穴口。
    他空出一只手,从她衬衫口袋里拿出一片套。
    言蓁没想到他居然连这都发现了,耳朵有点烫,虎口掐着他的后颈:“…你快点。”
    “宝宝。”他戴好套,亲她的脸颊,轻轻喘息,“今天能不能做凶一点?”
    穴口浅浅吞入龟头,敏感细嫩的穴肉勾着圆润硬硕下方的冠状沟,随着他挺腰磨动的动作浅浅刮蹭,勾得发麻。
    言蓁被撑得有些涨,又被磨得有些痒,抵着他的肩膀呜咽喘息:
    “你…你哪次不凶…”
    他笑,吮她的唇,伸手探到她的裙底,握着两瓣臀肉下压,同时挺腰往上顶。茎身撑开紧绞的穴,一点点挤平褶皱,借着重力和湿滑,很快插到了底,同时响起两道沉重的喘。
    他将她搂紧,按着她开始狠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