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73是女朋友

    两个人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大半。
    办公桌空了很多,只剩零零散散的人还坚守在工位上,保洁阿姨提着拖把和垃圾袋来回穿梭,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楼层里,有种曲终散场的冷清感。
    言蓁跟着陈淮序走进电梯,眼见门要合上,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奔跑声:“等一下!”
    陈淮序及时伸手按下按钮,阻止了快要并拢的电梯门。
    一个男人赶到,臂弯里夹着文件包,上气不接下气地喘:“谢谢谢谢,多谢了——”
    话音未落,他抬头看见电梯里的人,怔愣了一下。
    言蓁能明显感觉到,他整个人立刻紧张了起来,脊背绷直,拘谨地踏进了电梯。
    在公司的电梯里突然遇见老板,大概就类似于言蓁遇见导师的心情,她很能理解。
    “…陈总好。”
    陈淮序礼貌回应:“晚上好。”
    男人挡着电梯门,面露难色:“抱歉陈总,能不能等一下,后面还有几个同事,大家刚开完会,急着赶班车。”
    陈淮序“嗯”了一声:“没关系,我们不赶时间。”
    我们。
    男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目光不自觉地移到一旁的言蓁身上,尽管两个人离得很远,看起来像是不认识,但这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很难不让人怀疑。
    接收到他的目光,言蓁装作若无其事地撇开视线,男人也察觉到自己的不礼貌,尴尬地转回身去,咳了两声。
    电梯门外很快涌来更多急匆匆的脚步声,嘴里是热闹嘈杂的讨论,但在看见陈淮序之后,无一例外地都被按下了静音键。
    大家态度大转弯,礼貌问好,收起那副松散的态度,规规矩矩地踏进了电梯里。
    人越来越多,言蓁不断后退,被逼着往角落里挤去,就在这时,陈淮序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向自己的方向,趁人还没挤满之时,将她护在了身后。
    周围,瞬间,更静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显示屏亮起满员的信号,小小的厢体里,无法动弹半分。
    电梯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悄悄竖起耳朵,有的人明面上握着手机,其实早已分心,目光有意无意地往角落里瞥。
    35楼的电梯,她从没觉得如此漫长过。
    一片寂静中,不知道是谁突然点开了微信语音外放,带着惊讶的女声响起:
    “我靠?陈淮序带女人来公司了?怪不得我今天还在听35楼的人说——”
    话语戛然而止,语音被急忙按停。
    显然是有人悄悄打字和同事八卦,结果对方回复了语音,被错手点开。
    完完全全的社死现场。
    言蓁一时间不知道,是对方更尴尬一点,还是她这个当事人更尴尬一点。
    “是女朋友。”陈淮序适时出声,拯救了尴尬的氛围。
    言蓁一愣。
    他探下去握住她的手指,毫不避违地在众同事面前和她有肢体动作,难得有了点笑意:“追了很久才追到,大家多担待我,她脸皮薄,别把她吓跑了。”
    一直陪他走到停车场,言蓁才稍微冷静了点。
    “谁是你女朋友。”她别过脸去,嘀咕,“我还没答应你呢。”
    刚刚陈淮序说完那番话以后,她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看向她的眼神都变了。
    羡慕、惊讶、敬佩…
    不出意外,明早这个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和夏。
    “你不用这么早公开啊。”言蓁说,“这样万一我们没成,或者你后悔了,你这棵名草也可以有别的主人。”
    陈淮序贴着她的掌心,和她十指紧扣:“不会有别人,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只会是你的。”
    窗外夜色斑斓,轿车汇入车流之中,将路边的灯影甩在身后。
    言昭的电话在这时打了过来:“在家吗?我去接你。”
    言蓁看了眼正在开车的陈淮序,回道:“怎么了?”
    “爸妈今晚的飞机到宁川,上次我提醒过你,你不会忘了吧。”
    “今晚?”言蓁大惊,手忙脚乱地开了免提,查看日历,懊恼道,“完了,我记岔了!”
    “没事,现在也来得及。”言昭声音仍旧是漫不经心的,“我刚下班,待会回家接你。”
    免提开着,陈淮序自然而然也能听到声音。他掌着方向盘,一边开车一边开口:“我现在带蓁蓁去吃饭,地址待会发你,你直接来饭店吧,或者我直接送她去机场也行。”
    听见陈淮序的声音,电话那头顿了一下,随后笑:“这才几天?”
    言蓁瞬间明白了言昭的意思。
    几天前还不肯在他面前承认关系,结果转头就又搞在了一起。
    她侧头看向窗外,欲盖弥彰地捂住了发热的脸。
    车子停住,陈淮序看了眼手表:“我们速度要快点,陪你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言蓁拉住他的袖子,不让他下车,倾身过去要抱。
    陈淮序有点惊讶,但还是自然地伸手去揽她的腰,将她搂进怀里,侧头亲着她的唇,指尖摸着她耳后的肌肤,语气亲昵,低笑:“怎么这么黏人?”
    “这就叫黏?”她蹙起眉,不满,“那你还是赶紧放弃,以后你会被我缠死的。”
    “求之不得。”他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又忍不住亲了亲她,“越黏我越好。”
    言蓁靠在他的肩膀上,终于说出了心底里的担忧:“我妈回来了,在我搞定她之前,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避一避风头。”
    陈淮序:……?
    言蓁忧愁地补充道:“我妈她…不喜欢你这样的,过早暴露我们都得完蛋。”
    说完,她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安抚道:“听话,不许生气。”
    晚上九点半,兄妹俩在宁川机场等来了言母和言父。
    言惠女士虽已年过半百,但保养极为得当,仍能看出年轻时的不俗美貌,身段优雅,步伐不急不缓,俨然一副上位者的气场。
    言父段征跟在她身后,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脸上挂着温和的笑。
    “爸,妈!”言蓁冲过去亲昵地抱住了言惠的手臂,“我好想你们!”
    “想我?”言惠点她的眉心,唇角含笑,“我看你朋友圈天天游山玩水,早就忘了我这个妈长什么样了。”
    她说完,目光扫到一旁的言昭,表情不悦起来。
    言昭笑着:“爸,妈。”
    “哦,我还当你忘了我这个妈。”言惠冷笑,“我是退休不是死了,收购IH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愚蠢决定你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在埃及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给你气得一起和木乃伊躺进棺材里。”
    言昭懒散地插着口袋,毫不在意:“妈您不懂,这叫以小博大。”
    “博什么?”
    “给您博个儿媳妇回来。”
    言惠气笑:“又拿这套来糊弄我,这么多年我早看透你了,年年骗我说很快就找,结果呢?你今年27了,我连个女人的影子都见不到。这次你别想转移话题,收购行为必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段征急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母子俩好久没见了,不要上来就讨论公司的事。”
    言蓁也跟着应和:“对了,妈,你们这次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呀?不是说要等到夏天?”
    言惠眼刀扫过儿子,将手提包扔给他,回答道:“梁家爷爷马上七十大寿,毕竟是你爷爷故交,交情摆在这里,我不管怎么说都得去参加。”
    “哦。”言蓁拖长尾调应了一声。
    “这次我估计,梁家会想和我提,你和梁家儿子的事。我听说他也回国了?”言惠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去。
    言蓁停下脚步,言昭在身后扶了她一把,拍了拍她的肩膀。
    “怎么了?”言惠看着她笑,“小时候不是天天听你说,你以后要嫁给你的白马王子?”
    “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随口乱说的,妈你怎么还真信啊!而且我年纪还小,我才不——”
    “好了好了。”言惠温声安抚,“和你开玩笑的,你的终身大事这么重要,当然得是你自己决定。”
    言蓁试探着问:“真的能我自己决定?”
    言昭拉开车后座,段征和言惠陆续钻了进去:“你尽管挑,妈妈给你把关。过不了我这关,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