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75惊喜

    然而那一瞬的笑意仿佛只是错觉,言蓁再定睛去看,陈淮序已经转回头,表情平静地继续被人群簇拥着往前走,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仿佛只是路人的萍水相逢。
    交完文件,言蓁往礼堂赶去。果然如蒋宜所说,明明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黑压压的人群早已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过道上都挤满了人。她去班长处签了个到,又费了半天劲找到蒋宜,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可刚坐下没多久,班长就找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李教授让你过去一趟,后台休息室。”
    “我?”言蓁不解,“找我干什么?”
    “我也不清楚,你赶紧去吧。”
    她没法,只能起身,逆着人流的方向往后台走去。
    言蓁在休息室门口敲了敲门,站着等了几秒,门被从里面打开,室内的光线瞬间涌出来,她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是上次见过的,陈淮序的助理。
    莫程看见言蓁显然也很意外,看了看她,又转头看了看陈淮序,似乎是完全不明白言蓁为什么在这里。
    两人无声发愣期间,还是李教授先开了口:“是不是言蓁来了?”
    言蓁叫了一声“李教授”,向莫程点头示意,从他身侧进了门。
    休息室内摆着两张沙发,此刻正一左一右地坐着陈淮序和李教授,两个人手边都摆着茶,想来应该是在聊些什么。
    一进门,言蓁就感觉到了陈淮序的视线投到了自己身上,她装作没看见他,往李教授身侧挪了挪:“您叫我?”
    “是啊。”李教授向她招招手,乐呵呵的,“我刚刚和陈总聊天,提到你们言氏。陈总说他和你哥哥是校友,还是很好的朋友,我想着那不是巧了么,言总的妹妹正好就在我们经管学院,今天也来听讲座,就把你叫过来聊一聊。你们应该比较熟悉,对吧?”
    室内静了一静。
    “不好意思,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陈总。”言蓁露出一个微笑,终于看向陈淮序,“以前只听我哥哥提起过,还没有见过。”
    李教授愣住了,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他有些尴尬地打着圆场:“哈哈哈,那看来是我想得太多了,好心办了错事。”
    “没关系,既然是第一次见,认识一下也无妨。”陈淮序从沙发上从容地站起身,向她伸出了手,礼貌道,“言小姐你好,我叫陈淮序,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言蓁没想到陈淮序居然这么快就演了起来,只能也装模作样地伸手,敷衍地握了握:“你好。”
    温热的掌心相触,瞬间激起酥麻的电流。言蓁虚虚碰了一下就想收回手,陈淮序也很快松开,只是在抽离时,用指尖刻意地轻轻挠了挠她的掌心。
    细微的动作被掩在她的手背后,李教授并未发现异样。
    言蓁只觉得被挠过的地方像着火一样烧了起来。她慌忙收回手,贴在衣角用力蹭了蹭手心,抬头却看见陈淮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地坐了回去,转头和李教授继续说着什么。
    敲门声再次响起,莫程走过去开了门,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李教授,台下那边需要你过去一下。”
    “好,来了。”向门外应了一声,李教授顺势站起身,和陈淮序握了握手,“那我就先走一步,不打扰陈总休息了,预祝待会的讲座圆满成功。”
    陈淮序颔首:“您慢走。”
    莫程开门,礼貌地送李教授出去,言蓁也跟在他身后一并向门外走去,眼看就快到门口,却有一只手比她更快,将休息室的门“啪”地推上,彻底隔绝了门外的一切。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怀抱就从身后拥了上来,贴着她的脊背将她压在了门边。
    刚刚在人前还装作陌生不相识,结果门一关,两个人就缠在了一起。
    “宝宝,还要等多久?”他低头,贴着她的耳朵问。
    “什么?”
    陈淮序沉吟:“如果你只是担心你妈妈,其实可以相信我——”
    “不行。”言蓁打断他,“我还没给你名分呢,你就想着去见我妈了?”
    “后悔了。”他贴着她的脸颊,轻轻叹气,“当初定游戏时间,我应该定得再短一点的。”
    言蓁心里甜蜜,但没表现出来,问:“你今天来讲座,怎么不告诉我?”
    明明昨晚两个人才视频,陈淮序居然只字未提。
    “给你个惊喜。”
    他欲低头吻她,言蓁偏过头:“讲座马上就要开始了…”
    “就因为快开始了,所以才要抓紧时间,宝宝。”
    他将她转过来,面对面压在墙上,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了下去。
    言蓁起初不从,但架不住他实在是有耐心,贴着她的唇轻柔反复地吮,仿佛只是浅尝辄止一般。她挣扎了一会就卸了力,被他捕捉到了这个瞬间,用舌尖顶开了牙关,强硬地探了进来。
    舌头被缠住用力吮舔,言蓁呼吸都乱了,手指无意识地揪住他的衣角,被他掰开,抓着她的手绕到他背后去抱着他。
    许多天没见,陈淮序亲得格外用力,变着角度吞吃吮舔,像是要掠夺她口腔内的全部空气。言蓁舌根都被吸得发麻,有些受不住地推他,却被他更紧地压在墙上,两个人的身体线条毫无间隙地贴在一起,烧得人身体发热,理智渐失。
    “嗯……”她喉咙间不由自主地溢出浅浅的低吟,不知道是喘不过气难受,还是被亲得太过舒服。
    他指尖抚着她的后脑勺,陷进她柔软的发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摸,两个人随着呼吸而起伏的胸膛也不断地碰撞摩擦,隔着衣料擦出暧昧的火花。
    安静的休息室内,一时之间只能听见交错纷乱的呼吸声,和亲吻吮吸时的黏腻水声,晃晃荡荡,深深浅浅,勾得人魂不守舍,情欲都要一并燃起。
    投入沉迷的亲吻持续地进行,直到身后门板被敲出一阵震动。
    “老板,讲座要开始了。”
    陈淮序这才慢慢地放开了她,但也不急着彻底抽离,而是用舌尖贴着她的舌下,缓慢地轻舔退出,在完全抽离时轻轻勾了勾她的舌尖,言蓁被他这一弄差点又要腿软,水雾迷离的眼睛狠狠瞪着他。
    他意犹未尽地亲了亲她水润的唇,低声道:“讲座结束以后等我。”
    言蓁被亲得腿都发软,努力平复着喘息:“不行,晚上我要回家的。”
    “一起吃个饭都不行?”
    “…再说吧。”她推了推他的肩膀,“你快去吧,别迟了。”
    他没再说话,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整理了下衣服仪容,随后拉开门出去了。
    言蓁在休息室里缓了好一会,才起身离开。因为害怕引人注目,她从后门悄悄溜出礼堂,绕了一个大弯,又去了趟厕所,耗了不少时间,这才从观众席的侧门走了进来。
    明亮的灯光下,舞台上身形挺拔、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游刃有余地演讲着,场下时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她弯着腰挤进自己位置所在的那排,迅速地回到了座位,蒋宜好奇地问:“怎么去了这么久?你错过了前面真的很可惜!”
    言蓁坐定,抬头,恰巧看见陈淮序目光从这里不着痕迹地扫过。
    “没事,去上了个厕所,耽误了一会。”
    还顺便补了个妆,亲得那么激烈,口红都被吃没了。
    言蓁又看向台上一丝不苟,严肃正经的人。
    真是斯文败类。
    ——
    李教授:我也是你们play中的一环吗?
    对不起这个梗真的太好笑了所以这里联想到了,大家可以无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