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潮沙(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潮沙(1v1): 番外2if线校园故事3

    周末的图书馆人满为患。
    陈淮序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敲着键盘,听见身旁传来懒慢的脚步声,抬眼,一抹粉色的衣角撞入眼帘。
    他抬腕看了眼时间,早上十点半。
    昨晚言蓁问他周末计划,他诚实回答要泡图书馆,她便吵着也要来,千求万求拜托他替她占个座。
    座位是占了,但人却姗姗来迟。
    言蓁在他对面坐下,轻轻打了个哈欠,显然是刚刚才起床没多久,漂亮的眉眼充斥着倦懒。
    陈淮序伸手将给她占座的书收回去,言蓁看了他一眼,低头发了条微信给他:
    “哥哥今天穿得好帅!好喜欢!”
    她只是喜欢自己这张脸罢了。
    陈淮序面无表情地想。
    午饭时间,图书馆陆陆续续有人离开去吃午饭,平静凝重的氛围出现些许松动。言蓁早上起来还没吃,此时也感觉到了饥饿,在微信里对陈淮序狂轰滥炸,终于磨得他认命,关了电脑陪她去吃饭。
    两个人走出图书馆,阳光正好,门口聚集了一堆人,乌泱泱地围着几张桌子。遮阳伞旁立着宣传用的易拉宝,他们走近去看,原来是有学生在举办公益义卖活动,卖一些猫猫狗狗的简易周边,所得的金额全部用来救助校园内的流浪小动物。
    言蓁好奇地停下来看,陈淮序便也停住。
    “我们都买一个吧,支持一下。”她说。
    反正是做公益,陈淮序没什么意见,目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不自觉地落在了一个粉色的猫咪发夹上。
    摆摊的学生注意到他的视线,笑着将那个发夹拿起:“帅哥很会挑啊,这个发夹的颜色和你女朋友的裙子一模一样。”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脑子里想的,居然真的是言蓁。
    爱撒娇,性格里带了点傲气和娇纵,很黏人,生气起来就像炸毛的小猫一样。
    尤其是她今天还穿了一条粉色裙子。
    “是吗?”言蓁看了看自己的裙子,大方道,“你们库存还有多少个,我全要了。”
    陈淮序本来想澄清,可注意力全被她的大小姐发言带跑,说:“就算是要多买做公益,也可以买点别的种类,没必要就买这一种,又不是做批发。”
    “不,我就要这个,全部。”言蓁声音轻快,“既然是你挑的,那就是你送我的礼物。”
    陈淮序:……
    售卖的学生看向陈淮序的眼神变了变,好像在说他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连送礼物都抠抠搜搜,还要女方自己掏钱。
    他认命,拿出手机:“麻烦打包一下,我买单。”
    吃完饭,陈淮序想回图书馆,言蓁却不愿意,以“消食”为由,拉着他到图书馆旁的人工湖边散步。
    午后的秋风吹得很是舒适,陈淮序看着她飘扬的发丝,停下了脚步。
    “言蓁,我有话和你说。”
    “嗯?”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对自己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着计划,一个目标一个目标地去实现,从不会为谁停留,也不会为谁轻易更改。”他顿了一下,“而谈恋爱,花精力去维持一段随时有可能结束的感情关系,一开始并不在我的规划范围之内。”
    言蓁“哦”了一声。
    但如果是你,也许我可以试试。
    可话要出口,又被他咽了回去。
    承诺不能轻易地、不负责任地给出,否则是对她的不尊重,也是对他自己原则的违背。
    这段时间和她相处以来,他发现自己确实一点点地被她拉低了底线,整天被她缠着也没觉得烦躁,甚至她故作可怜撒娇说自己穿高跟鞋脚疼走不动,他也会妥协地骑自行车载她,任由她从后面抱着自己的腰,也没赶她下车。
    以往任何一个女生追他,他从来都是礼貌冰冷地拒绝,始终保持距离,从没有这样纵容过。
    陈淮序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思考,然后给她一个肯定的、郑重的、负责任的答案。
    “但其实……”
    “我知道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陈淮序有些惊讶看着她,言蓁说:“其实,今天我也是来认输的。”
    陈淮序:?
    她叹了口气:“那天我哥找我聊了聊,我觉得他说得真的很有道理。我虽然对你一见钟情,很喜欢你的脸,但仔细一想,我们俩性格真的天差地别,就算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她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这段时间打扰你了,这个,就当是纪念品,我会好好珍藏的。”
    追人实在太累了,而她向来三分钟热度,热情和耐心一旦耗尽,就毫不留恋地放弃。
    反正男生那么多,总能遇到下一个她动心的人的。
    当天晚上,陈淮序一夜没睡。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始终没想明白,打开手机,盯着屏幕出神,不知不觉间手指已经点击搜索:
    “轻易放弃一段感情,是什么心理?”
    高赞回答:说明也没那么喜欢。
    被这几个字戳痛到,陈淮序冷着脸按灭屏幕,压抑着情绪翻身下床,走到寝室另一边,掀了言昭的被子。
    身上一凉,沉睡中的言昭被吓了一跳,朦胧地睁眼,看清床头站着的人时差点没气晕,大少爷脾气发作:“陈淮序,大半夜不睡觉你梦游?!”
    陈淮序揪着他的领子将他从床上拽了下来:“你和言蓁都说了什么?”
    对上那张冷脸,言昭莫名其妙:“你发什么疯?”
    “要么陪我喝酒,要么揍你一顿,你自己选。”
    言昭踹他一脚:“滚。”
    “好,那我现在给沉辞音发消息,告诉她你很多次去找她,都是翘课去的。”
    言昭唯一的弱点就是沉辞音,怎么也没想到好兄弟会背叛他,从他手上立刻抢下手机:“拿酒去。”
    自那以后,言蓁真的就再没出现。
    本科和研究生院不仅教学楼不在一块,就连宿舍都离得很远,常用食堂也不是同一个。
    她就像是彻底从他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他已经很久没见她了。
    明明故事的最开始,这是他期望的结果,可是她真的不来了之后,他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上课的时候没有人在他笔记本的角落里无聊画画;没有人用那种又娇又懒的语调拖长了和他撒娇,叫他的名字;没有人费尽心机去牵他的手,偷亲他,被他发现了也毫无悔改,反而用比他还凶的气势看着他,仿佛做错的是他一样。
    说好了一个月把他追到手,结果现在才二十天,她就丧失热情,放弃不干了。
    她来去自如,喜欢得热烈,抽离得也干脆,反倒将他留在这段关系中,怎么都走不出来。
    那些甜言蜜语,果然都是骗他的。
    陈淮序面无表情地想着,直到思绪被同学的声音拉回:
    “说起来,最近没见到言蓁啊?她一直不都是跟着你?怎么?不追你了?”
    嘈杂的食堂,周围人潮汹涌。
    “人家那是及时止损,那么漂亮一妹妹,根本不缺人追,天天对着这冰块脸谁受得了,要我我也放弃。”
    “也是。”同学幽幽叹息,“哎,陈淮序少女心屠杀名单上又多了一个无辜的名字。”
    陈淮序一声不吭,又听见一声惊叹:“说曹操曹操到,那是不是言蓁啊?”
    众人转头过去,看见一个纤细靓丽的身影,和一个男生并肩走进了食堂。
    言蓁长得实在是漂亮,人群中一眼就能注意到,此刻她正笑着和身边男生说着什么,看起来关系很是和谐。
    “那男的我知道,也是大一的好像,还是个混血,体育贼六,社团里见过几次。”
    男生和言蓁共同停在了一个窗口前,他说了些什么,言蓁被逗得直笑,眉眼弯弯,漂亮的眼里闪着点点碎光。
    “你别说,俊男美女,还挺配的啊。”
    “啪!”清脆的声音传来。
    讨论止住,对面的同学目光扫过来,陈淮序面无表情地放下筷子,端着餐盘起身。
    “哎哎哎,你去哪?”
    “吃饱了,走了。”
    “饱了?”同学难以置信看着他几乎粒米没动的餐盘,“你一口没吃你告诉我饱了?”
    陈淮序没再说话,冷着脸转身,明显是心情很差。
    只留下同学几个面面相觑。
    ——
    下章结束这个平行世界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