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姜茶(骨科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姜茶(骨科1v1): 无声的交欢

    姜然抽出湿漉漉的手指,伸到姜栩面前给她看沾满她淫水的指尖。还在低低喘息的姜栩看到后瞪了姜然一眼,用口型无声的骂了他一句变态。
    姜然也不恼,笑着把指尖的液体抹在姜栩唇上,随后又一次吻了上去,姜栩的味道随着缠绵的吻在二人唇齿间扩散。
    此时恐惧与紧张都不敌小腹处升腾起的让人羞耻而躁动的欲火。想要被填满……这个想法取代了担心被姐姐发现的紧张感在她脑子里盘旋。
    已经蓄势待发的肉棒抵在高潮后微微抽搐的穴口,吐出温热的淫水打在柱头上。迎着这份润滑,姜然慢慢的把整根阴茎全插了进去,在紧致湿软的穴里慢吞吞的进出。
    喟叹与呻吟被还在继续的吻堵在了嘴里,姜栩怕自己忍不住声音,卷着姜然的舌努力的回应他。同时挺腰抬臀,好让二人的性器贴的更近一些以减轻抽插时肉体拍打发出的声音。
    她的这些小动作姜然都感觉得到,又馋鸡巴又怕被发现的小模样极大的取悦到了姜然的恶趣味。他停下了亲吻,双唇移动到了姜栩耳廓流连。吐息产生的热气喷洒在敏感的耳垂上引得酥痒不已,传进耳中的呼吸声仿佛举着苹果的毒蛇在诱人堕落。
    只有自己被玩弄的躁动难耐,姜栩心里不甘。贝齿轻咬上男人的肩头,舌尖一下一下轻舔着咬在口腔里的那块皮肉。揽着姜然脖颈的手也随之松开,转而抚摸他线条分明的腰腹和胸膛上硬挺的乳头。
    掌下的肉体健壮且紧实,姜栩满意的眯起了眼,练的这么好不就是为了给她摸的嘛。她学着姜然平时撩逗她的动作,按着姜然的乳头。指尖在旁边画圈圈。
    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黏缠情色,撑的圆圆的小穴把炙热的巨物一次次吞咽进最深处。两个人的性器是那么和契,形状似乎都是一样的吻合,好像天生就该是结合到一起。
    肉棒还在不停的向内猛撞直捣花心,酸慰的饱胀感不停增加。贪婪的小穴还没有完全满足,一吸一合的想从肉棒里吸出精液的灌注。姜栩忍不住轻轻摇摆腰肢,让鸡巴插出更加舒服的酸爽酥麻。
    大鸡巴几乎要把自己贯穿,内壁的肉褶甚至能感受到柱身上经络的搏动。在一下下并不快速的夯实撞击中,姜栩居然也又一次被操到了高潮。
    颅内产生的晕眩感让姜栩下意识咬紧了嘴里姜然的肩膀,已经被咬习惯了的姜然也不理会,胀硬到发痛的鸡巴被高潮中剧烈紧缩的小穴紧紧的吸住,不放他走。
    淫靡的水声渐渐变大,姜栩听在耳朵里有些紧张,小穴随即绞紧。姜然被她突如其来的收紧弄得差点交代在她身体里面。猛插了几下之后他赶紧把鸡巴抽出,射在了穴口附近。
    室内重新回到安静的状态,姜栩竖耳细听,规律沉稳的呼吸声隐隐从房间另一侧传来。她心里松了一口气,抬手一巴掌软绵绵的招呼在姜然正脸上。给她擦拭完下体的姜然刚一抬头,就被一只软哒哒的爪子拍上了脸,姜栩小声的娇嗔也随即响起。
    “你个疯子,就知道胡闹!被发现了怎么办!”
    “明明刚才爽的泄了两次,自己舒服过了就提上裤子数落我。”
    姜然故作委屈巴巴的声音从掌下传来。姜栩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确实刚才也很享受,好像没什么资格说姜然。
    吻了吻姜栩的手心,姜然抓过扣在脸上的小手,把它盖在自己眼睛上面躺在一旁。因为睡觉畏光,姜然以前睡觉戴眼罩,现在改成了抱着姜栩睡,用她挡光。今天突然不搂着姜栩,只是用手挡眼,姜栩一下子还有点不习惯。
    “你怎么不抱着我了啊姜然,分手吧!你不爱我了!”刚做完也不太困,干躺着无聊。回忆了一下偶像剧里情侣们吵架的台词,戏精姜栩故意小声找茬。
    以往她戏精上身的时候姜然都很嫌弃,今天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兴致,出声回了她一句:“分就分。”
    姜栩没想到姜然能接她的话,她佯装生气接着演:“男人不自爱就像烂叶菜,离了我你可就变二手了,看谁还要你。”
    听了这话姜然一下没忍住,低低的笑了两声后,开口道:“我记得隔壁班的那个谁还给我写过信。”
    姜然的脸和身材很难不招女孩喜欢,在学校姜栩一度担心过她哥被哪个女生拐走。听了这话她一愣,“什么信?谁写的?以前给你写的信现在还惦记着呢?”
    “都分手了你还管谁写的。”
    “别打岔!户口本上你第叁页我第四页咱俩这辈子也分不成手!快点招!”
    姜然笑着安抚她:“小醋坛子你别把姐吵醒了。我连她名字都不记得,信当时就退回去了。”
    “哼~那你离我那么远干嘛。”
    “明天姐起来了看见我们抱在一起你怎么解释。”
    “我说你强X我!”姜栩转转眼珠,后果是被姜然狠狠捏了把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