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星际】摆烂症漫记(np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星际】摆烂症漫记(nph): 第四十六记重重难关

    身后原本押住她的男人看见自己的朋友们被杀了个片甲不留,失了智一般嘶吼着丢开她,对着前方提着他首领脑袋的男人疯了一样开枪。
    新兵蛋子被愤怒烧毁的描边枪法并没有伤到面前人分毫,瞬间就被他的同伙击倒了,前额被激光枪打了个对穿,只来得及溅出一两滴血到奥菲利亚洁白的侧脸上就失去了生命。
    好了,谁来告诉她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接任务来追杀她的赏金猎人被另一波人全歼。
    所以这些人到底又是来干嘛的。
    来救她的?一路过来见到的无差别攻击已经让她排除这个想法了。
    但她来不及多想,“谢谢你们救我一命,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不管这一伙人到底想不想杀了她,先把救她一命的帽子扣上去再说。
    为首的男人有着棕色的卷发,及肩的长度,被一根小皮筋绑在脑后。
    穿着随便,不如说是奥菲利亚见过穿得在交战现场穿得最随便的人,一件v领白色棉麻长袖露出大半个古铜色的精壮胸膛,下面穿着黑色休闲裤和马丁靴。
    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正在阳光肆意的戈壁滩度假。
    他将手中的人头随意扔在一旁,头骨滚在地上发出咕噜噜的闷响。
    “哦?你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奥菲利亚几乎要被吓出眼泪来:“不是,他们是来寻仇的”,顿了顿又觉得说服力不够,又补充道:“我母亲是个生意人,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过节就想来绑架我威胁我母亲。”
    情急之下她也没注意到自己说的话前后矛盾,歹徒一会儿要杀她一会儿又要绑架她。
    奥菲利亚此时穿着下摆被血污弄脏的白色睡裙,湛蓝的双眼泪意盈盈的伶仃模样确实像是被绑架的富家千金。
    “老大,这妞正啊,要不咱们?”
    已经有人露出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开口。
    “刚子,这种货色的女人你也敢随便睡?”男人嗤笑一声。
    不像是想放过她的样子。
    软骨头的奥菲利亚就差跪下来求情了,眸子里的泪珠夺眶而出,大颗大颗不要钱似的沿着脸蛋坠在精巧的下巴上。
    “你们要钱吗?我可以给你们,不够的话我妈妈有很多很多钱,求求你们别杀了我。”
    她没想到的是这群人动作这么快,飞船早就被他们搜刮了个遍,就连爱丽丝都被搬出来准备拆了带走。
    飞船有定位装置,他们不知道其实已经被破坏了,打算抢了财物就马上走。
    当然,肯定不会留下活口,这万一成为日后的威胁了呢。
    “小妹妹抱歉哦,我们老大不让带女人。”又是一个枪口对准她。
    短短十几分钟,她已经第叁次被枪口抵住脑袋了。
    人生真的太苦了,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她这个笨蛋,她完全不能像小说里写的女主一样妙语连珠,随便动动脑筋就能化险为夷。
    就像现在,她觉得自己除了下跪求饶没有一点办法,可是女儿膝下有黄金,她的自尊当然不允许她就这么跪下来。
    不!要是这房间只有这位老大一个人说不定她就真的下跪了。
    嗓子被封印了一样说不出一句话,只知道站在原地无声流眼泪。
    “呜呜…我…你们可以把我抓走…妈妈有很多钱…真的真的…”
    她怕得语无伦次,这些在宇宙里作恶多端的星际海盗想杀一个人实在太轻而易举了,反正这艘船上的大把钱财已经搞到手了。
    拿枪打算杀她的小喽啰明显心动了,对她的话和楚楚可怜的人都动了恻隐之心。
    当了快十年的海盗什么女人没见过,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水灵灵又娇嫩的女孩子,像是锦绣堆里长出来的栀子花。
    将清纯和精致贵气杂糅的浑然天成。
    “老大,她说的对啊,要不咱们把她带走,这么多赏金猎人的目标肯定值钱。”
    虽然他鼓起勇气这么说了,但他根本不期盼伊莱会答应,自己在他手下干事这么多年,他一向说一不二,打架最不要命行事却又最谨慎惜命。
    这种可能留下后顾之忧的事情,不管对方是女人还是老弱病残,他一向照杀不误。
    “带上船,你来负责这麻烦玩意儿。”不耐烦的声音。
    “老大!你同意了!好好好,我一定悉心照顾她。”小喽啰库伯看起来比奥菲利亚还开心,用脚趾想都知道他想怎样“悉心”照顾她。
    ...
    奥菲利亚又一次捡回一条小命,却根本没有力气觉得开心。
    她穿着破破烂烂的小白裙,手伸进兜里死死捏住那把迷你激光枪,坐在一个角落,空气里全是男人的汗味和说不上来的味道,夹杂着血和发酵食物混在一起的腥臭。
    一旁几个男人上衣都不穿,一边咕嘟咕嘟灌着酒一边朝她这个方向斜睨。
    猥琐的目光像是湿淋淋的野兽舌头,将她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舔了个遍。
    奥菲利亚蹲起来,将自己缩得更紧,双臂环抱着不可遏制地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