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3章

    黑影向后一缩,却又像不甘心般前进了一步。
    李和强见状,心中不禁大为恼火,却也无可奈何,他虽有劝退鬼怪之力,却断然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
    好在棺材后天就能来了……
    李和强如此安慰着自己,将王翠丽安置在里屋,锁上门,转身又和黑影对峙起来。
    两天转眼间就过去了。
    顾言卿去租了一辆拖拉机,一条传送带,拉住那具巨大的棺材,与劳动市场的几个劳工一起将棺材拉入拖拉机上。
    “嘿呦!”
    众人齐心协力,喊着口号,一齐用力将棺材拉了上来。
    “多谢,多谢”顾言卿擦了擦头上的汗,拱手向那几位劳工道谢。
    “不用谢,太客气了”几位劳工受宠若惊,连连摆手。
    “对了,老板,这么大的棺材,你打算运哪去啊?”一个年轻些的劳工喝了口水,好奇的问。
    “去海致东门区”顾言卿笑了笑,“有一笔大单子呢”
    顾言卿本来就生得容貌昳丽,皮肤白嫩。如今一缕斜阳洒在如此佳人身上,便像位倾国倾城,祸国殃生的妖孽。
    几位劳工何时曾见到如此美景?纷纷愣在原地。
    只有一位年纪看起来很大的劳工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似的缓缓开口道:“老板,这个海致东门区……”
    话虽没说全,但从他凝重的神情来看,众人便知不是什么好地方。
    “没事,我知道海致东门区是座凶院”顾言卿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就是去送货而已,没啥大问题。”
    “可……”劳工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只是顾言卿笑呵呵的举手道:“走!我请大家吃饭!”
    “好!”大家兴奋的鼓掌,欢呼,那个年纪稍大的劳工被欢呼声一挡,忧心忡忡的望向大家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也跟着大伙吃饭去了。
    “李先生,你的货物——”
    吃过早饭,李和强走到街上溜达,没走几步,便听到一阵“吭哧吭哧”的拖机声,伴随着一阵高呼。
    他回头一望,看见一位青年正开着拖拉机,拉着一口被黑布包得严严实实的货品,“突突”的向他奔来!
    李和强见状,扭头就跑!
    “诶!你跑啥呀?”顾言卿远远的看见人扭头就跑,顿时有些不满的喊道。
    不知李和强听见了没,只见他跑的更快了。
    气得顾言卿猛踩油门,“突实”声变成了“哼哼”声。
    他又不是什么凶神恶煞来取他狗命的,更不是什么厉鬼来引他上路的,他跑那么快干啥?
    顾言卿无奈,虽说是人跑了,但这货还得送啊。
    于是,这一镇子的人都看到了,一位大美人开着一辆拖拉机,“吭哧吭哧”到了海致东门区的大门口的景象。
    “咣当!”一声巨响,棺材滑了下去,激起一片尘土。
    顾言卿满意的点点头,上前敲了敲门,
    嘴里喊道:“李先生,你的货到了!”
    “吱呀”
    门开了,探出一张苍白瘦削的脸颊,正是李和强。
    他先是鬼头鬼脑的看了看周围,确定四周的人没再注意他们后,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门缝,低声道:“先……先进来吧”
    顾言卿微微一笑,侧身挤进了院内。
    院内阴气森森,与外面烈阳高照的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顾言卿皱着眉,目不转睛的看着一缕正在屋内乱窜的黑气。
    “老板,坐”
    李和强拉开一把木椅,招呼着顾言卿就坐。
    顾言卿挑眉,坐在那把看起来摇摇欲碎的小木椅上。
    “老板,先喝茶,我去给你拿钱”
    李和强端了上来一杯漂着茶叶的白开水,上面的茶叶只有孤零零的一叶,颜色暗淡,像被泡过了许多次。
    顾言卿一脸苦逼的看这杯茶,怕自己喝完后,会当场殒命。
    索性趁着李和强去取钱的空档,站起身,仔细观察着这幢屋子。
    海致东门区的其他居民皆已搬离了这个鬼地方,唯独这个李和强,说什么他都不肯离开,像这屋子里有什么只有他才知道的宝藏似的。
    顾言卿轻叹一声,他打算趁李和强去取钱时,好好看看这块地的风水。
    说起来,这家大院门前好像有一条臭水沟.....
    “恶蛟困于浅滩,乃夺命之不祥;门前泔水,厌财之兆也。若院内多歪脖斜树,此家可日疾一人矣;若多斜树,又多污秽,此乃不洁之地也,久居可伤人……”顾言卿啫囔着《太乙风水赋》中的内容,一边观察着院内的景象。
    “嗯……泔水有了,歪脖子树也有了,就差那啥了……”顾言卿吓了一大跳,拦财,疾病都出现了,若再出个污秽,那这地不就成伤人的煞地了?
    他抬腿走向最后一个地方。
    这好像是间里屋,顾言卿心想,别人的隐私总不好探察,况且这门把手又锁着。
    他摇了摇头,想转身离开,却不想转身时,余光猛然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待在里屋里,好似人的东西!
    “靠!”顾言卿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个李和强难道是个变态?
    他顾不上什么隐私不隐私了,直接趴在门窗玻璃上看。
    屋内的确是个人,是个中年妇女,披头散发,无比安顺的坐在床沿,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