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10章

    他又转眼间就掏出一块玉佩,愈发憨厚的说:““道长想去哪尽管和我说,这玉佩可是鬼王特地塞给我的寻路玉佩!”
    顾言卿闻言,半信半疑道:“此物管用?”
    夏侯惇自豪道:“当然管用!”
    顾言卿沉默,这鬼差怕不是和他家主人一样,是个傻的。
    许久,像是遭受不住夏候惇那“渴求”的眼神,也或许是看不惯一个魁梧大汉用星星眼看他,顾言卿叹了口气:“去地藏庙”
    “好咧!”夏侯淳立即用手指在玉佩上虚写下了地藏二字,然后发力将其捏碎。
    “唰!”
    随着一道青光闪光,两个人就这么去了地藏庙。
    独留那只插队的鬼在鬼群中凌乱。
    我是谁?我在哪?刚才那两鬼呢?
    ————
    神佛从不以真身示人。
    顾言卿一脚跨入地藏庙,看着前方偌大的地藏金像,张了张嘴,他没想到就算在地府里,地藏菩萨也不现真身。
    “你别看这只是座金身,就以为它和凡间的一样”夏候惇又一次解释道“地藏菩萨的神识可是常住这座金身,一住就是上万年,只为超渡地狱里的每一个厉鬼。”
    顾言卿看看他,翻了个白眼。
    废话!地藏菩萨不把神识降在这里,还能降在哪里?
    西方天堂吗?
    顾言卿没有继续理会鬼差,在地藏像前站好,表情庄严,开口肃穆道:“地藏菩萨在上,我乃道家子弟,因有急事而访地府,特将肉身于菩萨这安放,如今事已办妥,还请菩萨还我肉身,并助我还阳”
    末了,还添上一句“南无地藏菩萨”
    话音刚落,刹时,金像手中托着的宝珠竟开始大绽佛光。
    与此同时,正觉寺地藏殿中的地藏宝珠也开始微微放光。
    “嗯?”正在禅思的释心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香炉中的檀香正在噼哩啪啦的燃烧,便起身拔掉香,对着放光的宝珠拜了拜,走到殿外,开口便喊道:“言卿归来!言卿归来!言卿归来!”
    如此重复了三遍。
    “咚!”一声类似钟声的声音从地藏殿里传来,释心立即回到殿中,重新将线香插了回去,这次线香恢复了正常,不再发出异响,只是青烟袅袅上开,在地藏像前越开越多,释心则定定的看着那团由青烟组成的青雾。
    突然,竟有一道佛光从宝珠中映耀了出来,直直打向青烟雾。
    地府地藏庙中,夏侯惇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那束从宝珠里射出来的佛光是咋回事?
    竟然还打在了道长身上?
    “回家和你们主子说,说我顾言卿不稀罕和他说话,让他爱和谁说就和谁说去。”顾言卿嚣张的说完这句话,魂魄便如散向天空中的雾似的缓缓消失,与那卷泛黄的卷轴一并消失了。
    “肉身归来!”释心暴喝一声,手中的佛珠一抛,抛向青烟雾。并在空中缓缓旋转。
    这时,离地藏殿不远的菩提殿里发出了响动,慢慢走出了一个人。
    赫然是顾言卿的肉身。此时他紧闭着双眼。
    顾言卿的肉身手中还拿着一盏油灯,正是之前送顾言卿去幽冥地府的佛灯。
    如今,它又帮助顾言卿重返人间。
    不过这也正是应了一句话:佛陀慈悲,佛灯有灵。
    它指引着肉身去了地藏殿,站在了青烟雾下方。
    “咚!”
    奇异的钟声再次响起,一束耀眼的佛光竟被青烟雾一个折射,直接照在了肉身上面。
    而顾言卿肉身仰起头,像是在享受佛光的照耀。
    “南无地藏菩萨”
    一句佛颂后面,还隐隐带有阵阵梵唱,伴随着木鱼声,在佛殿内回荡。
    “魂归来”
    释心的最后一句低颂,最终落下!
    “嗯”
    肉身动了动,缓缓睁开双眼,眸子中似有大千世界,陆离变化,疏影其中,一个小小的黑白图案从额头中浮现,又慢慢消失。
    这是道家子弟三魂归位的标志。
    “还有七魄……”释心松了口气,三魂归来,七魄往往也就离肉身不远了。
    释心一指指向在空中旋转的佛珠,“邦!”的一声,空中的佛珠竟挣断了线,从空中落在顾言卿身上!
    “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释心喃喃道,七颗佛珠则随释心的话语逐一击向肉身!
    每击一次,必有一魄归位
    随着最后一颗佛珠击下,顾言卿晃了晃身子,眼神彻底恢复了清明,一如既往的活泼与神采奕奕。
    释心立在旁边,低眉双手合什,低声念了句佛号。
    “恭喜顾施主成功回阳”释心道。
    “别恭喜了,我快被气死了”刚回人间的顾言卿想起在地府的经历就气不打一处来。
    先是被看门鬼差拦下,后被当武器用,好不容易找到鬼王了,又发现这鬼王对人爱搭不理的,去返阳吧,找地藏庙,还被一小鬼插了队……
    顾言卿当场就决定:这辈子打死他也不去地府了,死了也不去!
    释心点点头,看那样是不打算详细问了。
    出家人嘛,清心寡欲,不该问的不问。
    “方……方……方丈!”这时一个小和尚跌跌撞撞的跑来,神色急切“我找其他师兄,他们不知道您在哪,我就从前院找到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