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18章

    “要....要债的找来了”
    他瞪大眼睛,哆哆嗦嗦的自言问道。
    “不是”
    顾言卿摇了摇头,仔细观察着大门碎裂的状态。
    “如果是人为暴力破开的话,应该会有许多碎屑飞溅在周围,但从这扇门被打破的情形来....”顾言卿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更像是被人从门外用指用硬生生划破的.....”
    顾言卿盯着散落一地的细小木刺,凉凉的说道。
    刹那间,外面的微照和风仿佛变成了刺骨寒风,像条毒蛇般吸附在两人的骨头上,吹得人心惶惶,内心拔凉。
    “走,进去看看”
    顾言卿招呼夏泽君一起走进屋内,看着里面的家具都被砸了个稀烂,客厅中间挂着液晶大电视也被人粗暴的抠下,只露出根根还在“喇啦”冒电的线头,墙壁上布满了鲜红的血手印
    有的甚至还在滴血,渗人无比。
    顾言卿生怕会有小鬼作乱,所以就自己打头阵,让夏泽君紧跟着,然后根据复泽君提供的方向,带着他走遍各个房间。
    直到来到最后一个房间。
    ……
    夏译君看着熟悉的房门,有些局促:“这是我和白夜的房间……”
    顾言卿则看着从门缝冒出来的煞气,瞬间了然于胸。
    “你家有小国旗吗?就是有塑料杆的那种”
    顾言卿扭头问向夏泽君,夏泽君一愣,回过神来,急忙道:“有,有!一共六面,都在客厅小橱里放得好好的。”
    “拿来”
    顾言卿闻言,立即嘱咐夏泽君。
    夏泽君一听,急忙跑回去,闪匆拉开橱门,小心地取出六面摆放端正的小红旗,庄重的举着,一路小跑,回到卧室门前,敬重的递给顾言卿。
    顾言卿接过,在心里默默行了个礼,随后便拿着塑料杆将旗立在了地上!
    第二面亦是如此。
    顾言卿将旗交还给在一旁严肃的夏泽君,然后对着两面旗帜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拿好这一面,剩下的两面给我”顾言卿道。
    随之便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但出乎意料的是,房内东西不同于其他房间,这个房间里的东西井然有序,摆放的整整齐齐。
    顾言卿领着夏泽君,握紧国旗,一点也不松懈。
    他们走到窗户边,猛然拉开窗帘,正午高阳直而下,屋内一下子亮堂堂的。
    顾言卿又在屋内逛了一圈,见啥异常,便要掩门而去。
    刚走到门口,异变忽起!
    只听“砰”的一声,窗帘自动合上,门也“吧嗒quot;一声关上了。
    一阵阴风平地而起,吹得屋内轻盈的物体飞扬。
    “小心!”顾言卿护住夏泽君,盯着一团上下飞动的黑雾。
    黑雾中涌动出一双通红的鬼眼,厉啸着扑来!
    “敕令!”顾言卿及时的举起手中红旗,“在烈士英魂下,魑魅魍魉焉敢反抗”
    语毕,在他手中的红旗微微看翻动,透出一层红光,打在黑雾身上,刹那间,黑雾竟不能动弹分毫!
    “这……这是什么”夏泽君有些恍惚,原来国旗也能驱赶不祥?
    “正神的力量”顾卿慢慢踱至黑雾边,蹲下仔细地观察着它。
    “正神只会生有道之国,赋予一国之伟力”顾言卿又道,他好奇的碰了碰黑雾“一个国家越是幸福,越是伟大,越是民主,它所诞生的正神也就越强,最后强到只凭一面旗帜便可制服厉鬼等脏东西。”
    quot;知道为什么寻常鬼怪怕警察和军人吗甚至还不敢进入警局”
    顾言卿站了一起,笑着看向夏泽君。
    “因为有警徽和军徽”夏泽君猜测道。
    “没错,正神同样会赐予自己的力量分予有功于自己国家人民的国家机关,使他们妖邪不侵,正气浩然”
    谈话间,黑雾不停的挣扎,它的身躯碰到红光后就会立即消失一块,像一块冰团碰上沸水那样,“哧”一下子,溶于水中。
    “奉正神之令,行国之威严万千妖邪,怎敢造次”
    顾言卿嫌弃的踢了踢了不断挣扎的黑雾。
    “啊……”黑露仿佛受到巨大的侮辱,一发力,竟挣断了红光的束缚。
    它趁顾言卿还没反应过来时,快速飞到夏泽君头顶上,伸出一条条乌漆麻黑的伪足,将夏泽君层层包裹,一眨眼,夏泽君连同黑雾一起消失不见。
    “woc!”顾言卿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早就料到黑雾会逃,本以为会从门口逃脱,于是提前布好拦截措施,没想到这黑露竟和他玩凭空消失顺便还拐走了他的顾客!
    绝对不能忍!
    “奉法旨之令,行天道之命,道家弟子顾言卿在此特请幽冥鬼王霍去病!急急如律令!”
    顾言卿额头浮现出一个小小的双鱼图,慢慢旋转,一团鬼火也慢悠悠的出现。
    “唤我何事?”
    欠揍的声音再次出现。
    顾言卿磨了磨牙,面无表情道:“帮我找……卧槽,你摸我屁……臀部干嘛”
    他瞪圆眼睛,仿佛受到惊吓般,看向不知何时从身后冒出的男人。
    “找什么”霍去病笑眯眯道,把手从那里拿开,仔细回味了一下。
    ……触感挺不错的。
    “找人……”顾言卿想发火,想痛斥一下这个老流氓,告他唯老不尊,可转念一想,还要让他帮忙找人,只能咽下这气,皮笑肉不笑道,“感受一下这屋里的煞气,告诉我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