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26章

    夏泽君瞬间爆红了全脸。
    顾言卿的脸皮又抽了几抽。
    “……”夏泽君将头往下低了低,突然感觉好尴尬怎么办???
    “走吧”最终还是脸皮较厚的顾阁主抗下了一切,领着两人走在前面。
    “凌烟阁始建于始皇帝时期,彼时因秦连年征战六国造成冤魂有万数之多,始皇恐其冤魂影响大秦国运,便下令让当时所有的术士前往咸阳,在阿房宫对面建一座镇压邪祟的神物,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凌烟阁。”
    顾言卿穿过大大小小的棺材,往凌烟阁深处走去,边走还边说着凌烟阁由来的历史。
    “后来,因项羽大肆进攻咸阳,烧掉了阿房宫,还要烧掉凌烟阁,多亏了他麾下奇人,有名叫范增的人,他阻止了西楚霸王大胆的想法,直言道他若此时烧毁凌烟阁,此后必遭天谴……”顾言卿喋喋不休,“项王虽然紧急下令不准烧到凌烟,但阿房宫的火已经波及到了凌烟,烧毁了凌烟的一座阁楼,放出了代表犹疑的幽魂。”
    “所以后来的鸿门宴才没有杀掉汉高祖刘邦?”打小历史就好的夏泽君若有所思道。
    “……”
    顾言卿看向旁边的霍去病,见他没什么反应,才开口慢慢道来:“没错,西楚项羽虽,贵为霸王,最后也马江自刎,就连那位乌人范增,也因池露太多天机,最后暴病而亡。”
    夏泽君点点头,似乎认同顾言卿的话。
    “到了lt;a href=<a href="https:///tags_nan/tangchao.html" target="_blank">https:///tags_nan/tangchao.html</a> target=_blankgt;唐朝,唐太宗下令让道士袁天罡与李淳风、修缮凌烟阁,并风袁天罡为凌烟第七任阁王,与龙虎山共掌天主道考天,共为道教祖庭教又将开国二十四功臣群像列入凌烟,以二十四贤臣的功德之力和大唐国运共同镇守凌烟邪物,以求天降福德,护佑唐朝。”
    “可大唐不是只存在了三百多年吗?”
    顾言卿点点头,示意夏泽君扶好白夜,继续道:“袁天罡在修缮好凌烟后,又擒拿了出逃在外的幽魂,重新将它们封印,才让大唐兴盛了几百年,前后相继出现了贞观之治,开元盛世的局面,但在安乱中,安禄山和史思明不知从哪里听说了凌烟是镇守妖物的宝贝,只要放出妖崇,便可一统天下的祟闻,”顾言卿把人领到凌
    烟阁内的客厅,又打开二楼的客卧,要.夏泽君将白夜放在上,用符纸贴在床的四周,才与夏泽君悄悄离开了房间。
    霍去病没有跟着上来,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默的喝着顾言卿倒好的茶水。
    “于是安禄山和史思明两人便打算挖地道偷渡凌烟,没想到在挖的途中,不小心挖断了凌烟阁的一座阁楼的地基,放出了代表反叛的幽魂”
    “两人本以为可以一统天下了,没想到却被自己反叛的部下给杀了。”
    “然后天下纷争拉开序幕,五代十六国将中原四分五裂,就连后来一统天下的赵匡胤,也是反叛了后周皇帝,才一统天下,成为九五至尊的帝王”
    “赵匡胤是靠幽魂得的天下,自然要为它们做些事来回报,于是又放出了犹疑幽魂。当然,换句话说,反叛起源于犹疑。”
    夏泽君听得连连点头,连手中的温茶水冷下去了都不知道。
    “后来,反叛幽魂越来越猖狂,甚至试图影响皇位的传承,天下佛道两派人士终于忍无可忍,联合将幽魂重新封印,并加固了凌烟阁原本的封印阵法,使任何人不能用蛮力撼动它。”
    顾言卿淡淡的说道,手指在不自觉的轻扣着茶杯盖。“lt;a href=<a href="https:///tags_nan/songchao.html" target="_blank">https:///tags_nan/songchao.html</a> target=_blankgt;宋朝时佛道两家本以为从此便可以高枕无忧,可没想到,当蒙古族铁木真攻打过来的时候,他身上属于草原的杀戮之气直接影响到了凌烟阁的封印,那座属于杀戮幽魂的阁楼上的杀戮之气愈发浓厚,当侵略者打到汴京时,封印就完全破了”
    “所以当时元朝即使统治了中原,也还在向外扩张,甚至扩张到了欧洲,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夏泽君恍然大悟。
    “没错,不过当时有位道士,很厉害,他曾经徒步到达草原,找到了当时的草原统治者一一忽必烈,劝说他放弃了一度想实行的屠城计划。”
    “因为这个屠城计划只会增强幽魂实力,并削弱凌烟封印使天下亡魂数量愈多,就愈会激发幽魂及人们心中的欲望……”
    正说着,众人忽然听见安放白夜的客卧里发出一声低哼。
    “”顾言卿突然像察觉了什么似的,忽的站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客卧。
    “又出事了”他冷冷道。
    【作者有话说】:本文是架空文,千万不要当真!!!!!
    第16章
    另外两人齐齐脸色一变、相互对视了一眼,拔腿就往楼上跑去!
    “白夜!”当他们打开门,看见本应在床上安静休息的白夜竟悬浮在了半空,周身还闪烁着诡异的血光。
    夏泽君不由担惊受怕的喊了一声。
    “没用的,他被人捆住了”旁边的顾言卿劝道,他开了阴阳眼,很清楚的看到缠绕在白夜身上的黑血色红线在不停的收缩,收缩,勒得白夜身上肌肉皮肤开始变的青紫。
    “阴邪之气昌盛,生之气无生发之力,恐为大难。”瞿去病握了握拳,细细用眼看后,才有些不确定道。
    “那....那怎么办?”夏泽君不自觉得带上许些哭腔,他又怎能想到,白夜回家后竟有如此邪事,早知道会发生这些,他打死也不会让白夜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