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30章

    夏元安是夏泽君的父亲,也是夏氏ai集团的老总。
    “不是”顾言卿遗憾的摇了摇头,“夏元安怎么会找我们呢,是他儿子夏泽君找的我们。”
    “夏泽君?”陈士德一脸惊讶,“他不是失踪了吗?”
    难不成……是找地方躲起来了?所以他派出去的杀手才没有找到夏家那小子?
    陈士德表情越来越阴沉,藏在桌子底下的手不知从什么地方悄悄摸出了一个漆黑的小麻袋,紧紧的攥在手里。
    如果这两人是来找事的……他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陈士德内心十分烦躁,妈的,大师说的果真不错,这几天居然真有人找事。
    顾言卿挑眉,继续道:“谁告诉你的?不会是你专门培养的所谓的杀手吧?”
    他轻笑一声,心里却在鄙夷,看着相貌堂堂,正气凛然,没想到竟会为了一己私欲去害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家庭。
    陈士德勉强笑了一声:“你们还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就请回去吧。”
    说罢,眼看他就要叫人把他们撵出去了,顾言卿终于将话挑明:“陈总,我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您能放过白夜,不要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毁坏一个家庭。”
    “一个家庭?”陈士德歪着头,笑了,笑得眼内似乎有水光产生,他站了起来,一米七几的身高在这时竟有些佝偻,他红着眼睛,轻轻道:“如果两个男人在一起也可以被称作一个家庭的话,那我和我的妻子,我的女儿在一起又算什么呢?”
    他笑着:“差点忘了,你们是不是不知道我女儿是谁?那我告诉你们,她叫陈紫涵,就是那个被上流社会暗中嘲笑的少儿癫痫患者!”
    他歇斯底里的喊出这句话,全身大汗淋漓,全然没有了刚才优越的气质。
    他冷冷道:“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做我女儿的花童吧”
    他将攥在手里,早已被汗浸湿的小麻袋扔出,刹那间,整个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沉的,乌云翻滚着,仿佛在酝酿的一轮骇人听闻的灾难。
    顾言卿没有在意,反而扭头冲站在他身后的霍去病遗憾道:“看来还得去一趟陈家老宅了。”
    正说着,他一把抓住了从麻袋中钻出的小鬼。
    “什么东西,这么丑”顾言卿看着自己手中正在不断挣扎,长的青面獠牙的小鬼,嫌弃道。
    “你……”陈士德见他一把拿捏住了大师给他的宝贝,不由地大吃一惊。
    “你到底是谁?”男人终于感到害怕了,他哆哆嗦嗦的指着顾言卿,厉声问道。
    “我?你猜”顾言卿不想跟他废话,体内真气鼓动,直接震碎了手中的小鬼。
    “……”霍去病站在旁边,见顾言卿如此干脆的捏死小鬼,脸皮抽了抽。
    “其实……你可以给我的,我会把它直接送到地府”霍去病一脸的不同意,这一手下去,直接一个月的功德没了。
    “……没事,那小鬼跟着那邪术师作恶多端,身上邪气浓郁,死不足惜。”顾言卿撇了撇嘴道。
    陈士德却在一旁紧张的全身发抖,大师的法宝没了,咋办?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来着,迅速跑到麻袋前,咬破手指,将血滴到袋子上。
    陈士德不亏是个做生意的,得亏脑子记事。
    顾言卿冷眼旁观。
    随着鲜血一滴一滴的落入袋子上,令人作呕的铁锈味越来越浓,麻袋又一次开始震动,隐约感觉,有大恐怖或将从里面出现。
    与此同时,陈家家里供奉的那尊邪神像开始微微震动,一位端坐在沙发上的黑袍人猛然站了起来。
    “天下厉鬼听我令,食吾血,知吾意,招十方厉鬼邪神,速来助我!”
    “唰”一道黑影迅速的从邪神像中钻出,奔向远处的陈氏大厦。
    “没想到这些正派人士这么快就找来了……”黑袍人喃喃道,“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顾言卿饶有兴趣的看着陈士德跟疯了似的拿血喂这个破麻袋。
    “不要轻敌”霍去病提醒他。
    “知道”道士点了点头,说实在的,他这也是第一次见那些东南邪术,心里不觉有些好奇,就想凑近些,在凑近些看看。
    “唰!”一道夹杂着大量怨气的黑影从顾言卿眼前飞过,进入了麻袋里。
    紧接着,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陈士德滴在上面的血竟然很快消失不见了,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喝了似的。
    第19章
    “怨鬼?”顾言卿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兴趣盎然道。
    还没等有人回答,袋子里的黑影就发出了一声吼叫,仿佛是在回答道士的疑问。
    陈士德也明显的感受到了这次袋子里的东西的力量无比强大。
    他心情十分愉悦,一双眼睛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杀,都杀干净,都去给自己的女儿陪葬……
    他现在已经疯魔了。
    麻袋周围现在已经聚集了一团缥缈不清黑雾,雾中显现出一双邪恶的血色眸子。
    “这……这是……”霍去病皱眉看向那团黑雾,表情有那么一丝震惊。
    “怎么?你知道这个东西?”顾言卿斜着眼看向站在他身后的鬼王。
    随着越来越多的黑气诞生在袋子上,原先的黑气越发壮大,慢慢凝聚成一个漆黑的人性雾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