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34章

    “不对!”顾言卿低头掐指一算,脸色大惊,立即唤出祖师剑,一双眸子里全是戒备。
    “咔哒……”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婚礼。”
    一道甜美的嗓音从两人耳边炸响,一个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凭空出现在了空无一人的草地里,朝着顾言卿他们甜甜的笑着。
    而一抹诡异的血红色也正以女子为奇点,迅速朝周围扩散着,几息过后,原本湛蓝的天空和翠绿的草地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灰暗的天空和沉黑的地板。
    “你们还愣在哪里干什么!”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旁边响起,顾言卿和霍去病一同看向了声音源头。
    “来,来个人到这里,我们这里人手不足!”一个满脸麻子的大脸婆子冲着顾言卿他们嚷嚷,伸出如鸡爪般的枯瘦老手,朝着他们招了招手。
    “……”顾言卿和霍去病相互看了看,默契的点了点头,双双迈出一步,来到了老婆子面前。
    “知道过来了?”老婆子斜了他们一眼,哼哼道:“现在的小年轻真是的,怎么这么不会看势头……”
    她好像没有意识到站在她面前的霍去病是只千年老鬼。
    顾言卿幸灾乐祸的看向霍去病,我让你装嫩!
    霍去病:“……”
    “来,帮我这个老太婆把门上和窗户上的囍字贴上。”大脸婆子指使起人来毫不含糊,她柱着一根木拐,踩着“三寸金莲”,喜欢生气了就用木拐朝人指指点点。
    “奶奶……”顾言卿与霍去病眨了眨眼,默契的点了头。
    “奶奶,今天是谁出嫁啊,这么大的排场?”顾言卿一口一个奶奶叫的十分熟稔,他装作有些懵懂的样子,抬头环顾四周,见四周摆设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不由得好奇问道。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好在老婆子耳朵并不聋,她停下正在摆弄花草的手,转过身来,吃惊道,“你连谁结婚都不知道,你来干嘛?”
    老婆子怒气冲冲道,满脸的褶子狠狠地皱在一起,使她在阴沉的天空下显得犹为渗人。
    “我……我这不是瞅着他们家给的钱多吗,也没多想,只觉得干着一趟挣得活比我在城里干活挣的还要多,就来了”顾言卿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好意思道。
    “哼,你们这些年轻人,要钱不要命啊!”
    老婆子勃然大怒,一个劲的叨叨这俩人要钱不要命,拐杖胡乱的在地上点来点去,显得她很是紧张。
    顾言卿和霍去病皱起眉头,果然,这老太太是知道点什么。
    “哎呀,奶奶,你就跟我们说吧,我们是真的没看仔细……”顾言卿眼珠骨碌碌转了几下,笑嘻嘻的挽起老婆子的手臂,有些腼腆的笑道。
    “唉,我告诉你们……你们可千万不要忘了……”老婆子发了一会神经后,突然凑近两人,悄声道:“今天是陈家小姐大婚的日子,她是从大城市里找来的新郎……”
    这些顾言卿都知道,他现在只想了解自己不知道的一切。
    只听他故意道:“我知道了,奶奶,你不用说了,是小姐的喜事吧?这有什么不能忘得……”
    顾言卿大大咧咧道,有些不以为然。
    “嘘,那这你就可错了”老婆子摇了摇头,示意两人再把耳朵凑进来些,“是城里来的新郎没错,可偏偏就出了意外……”
    老婆子眯着她那双倒三角眼,慢慢道:“可那新郎却最后在他们订婚的那天晚上,却跳楼自杀了……”
    什么!
    顾言卿大吃一惊。
    霍去病也不例外,他立马紧紧的看着老太婆,企图从她脸上找出来说谎的神色。
    可老太婆却也沉默的吸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旱烟,面无表情的看向远方。
    第23章 神婆
    “婆婆,来啊,这里应该怎么摆啊?”远处有人唤着大脸婆子,招呼婆子过去看看他摆的红灯笼齐不齐。
    “臭小子,这也要我帮你看”老太婆朝着鞋底磕了磕烟灰,叼着旱烟,佝偻着腰慢慢走过去。
    天空慢慢黑了下来,相比较于顾言卿他们进入此地时,还要暗了不少。
    “哎呀,要黑天了呢,大家伙们加油啊,夜晚就要新娘子就要走了!”旁边一个男人看了看天,顿时有些焦虑,冲着远方大喊。
    “知道了刘叔!”有几个人朝着那位被称作刘叔的男人挥舞手臂,也大声嚷嚷道。
    顾言卿见状,向霍去病打了个手势。
    霍去病于是心领神会,整了整衣冠,朝着老湳諷刘走去。
    “叔,干活呢?”霍去病熟练打招呼,暗中用法力幻化出一盒烟,抽出一根来递给正在帮忙搬东西的老刘。
    “啊,对啊,这不给新娘子搬着嫁妆着嘛。”老刘看起来也是个老烟鬼,见到烟的一瞬间眼都亮起来了。
    他接过霍去病递过来的烟,随手从兜中掏出打火机点烟。
    霍去病眼尖,瞧见老刘拿打火机的手,立即笑着说:“叔还是左撇子呢”
    “是啊,叔这左撇子打小就有了,村里老人都说是上辈子带来的。”老刘叔深吸一口烟,吐出一口烟雾,看表情就知道十分享受。
    霍去病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
    “叔,刚才你说的,是怎么回事?我和我同伴都不太明白。”霍去病转而换了话题,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看向老烟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