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惊悚

鬼王离我远一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离我远一点: 第37章

    “婆婆!等等我们!”顾言卿嚎了一嗓子,吓得停落在他们周围的鸟纷纷啼鸣飞走。
    走!
    顾言卿冲霍去病使了个眼神,暗中催动各自体内的法力,跟上了老太姿。
    “婆婆,去厉鬼的新房干什么?不是很危险吗?”道士在赶上老婆子后,看着老婆子脑后被风吹得乱动的白发,忍不住发牢骚。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王老婆子哼哼道。
    “……好吧”
    道士有些无语,这年头怎么还有人信这个?
    可眼眼前的老婆子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他们必须跟着她。
    无论做什么事情。
    第26章
    当顾言卿几人到达鬼新娘的新房后,天早已大黑了下来,月亮被白云挡住,冷彻骨髓的寒风从平地刮起,枯枝败叶在院中那棵老槐树下越积越多,像一个小坟堆。
    眼前本应灯火大亮的房间此时却黑不隆咚,从外面的纸窗向里窥去,仿佛见一个窈窕身影在黑暗中曼行。
    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你们跟在我后边”
    老太婆一脸凝重的从兜里的抽出一张符,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其实刚到这里时,老太太便神经兮兮的,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引得她回头张望半天。
    顾言卿和霍去病乘乖的走到了老太婆身后。
    “吱哑~”
    崭新的木门被老太婆轻轻一推,便顺从的向一边滑去,发出刺耳的声音。
    “嘎!”屋外的乌鸦仿佛被这个声音惊吓到,只听一阵凄厉难听的鸟鸣声,“扑喇喇”的从屋外四面八方冲向天空。
    王婆子与一行人轻手轻脚的走进屋内,可令人没想到的是,屋内的气温竟比屋外还要冷。
    “妈的”老婆子年老不抗冻,低低骂了一句。
    她捏着符纸的手轻轻一挥,一道火焰就顺着符纸烧了起来。
    一股温和的力量瞬间包裹往了三人。
    “这.....这是?”顾言卿看着老婆子手中燃烧的符纸,微微瞪了眼睛。
    “灵宝护身符”老婆子一边悄悄往前走去,一边低声道。
    灵宝护身?!
    顾言卿咂舌,难怪他看上面的符纹如此眼熟,原来是传说中早已失传的灵宝护身符!
    他在欣喜之余,又有些郁闷,本以为凌烟阁是华国中保存道法唯一完整的,没想到在这厉鬼怨力形成的幻境中,又能见到一次凌烟绝学。
    灵宝护身符的力量来自于灵宝护身咒,是直接从灵宝护身咒中提炼出的符纸。
    而独创这门功法的,正是当时凌烟的阁主一一袁天罡。
    当袁天罡将这门功法琢磨出来后,便将它贡献给了天下修道之人,而天下道士普修此法,世间妖魔竟无一所敌。
    可在后面的历史演变之下,末法时代来临,能懂得这门道法的人越来越少,甚至由于战乱问题,连记载此类道术如何施展的古籍也越丢越多,乃至最后成为一门绝学,还是只有凌烟弟子会的绝学。
    顾言卿看着老太婆手里的符纸,心里直泛嘀咕:难不成这厉鬼也遇到过凌烟弟子?要不然怎么知道这符?
    但不应该啊,听清虚那老头吹牛时,曾记得他说过凌烟自古以来便是单传,难不成她还碰到过清虚?可这小丫头片子,怎么会碰到早已登天的清虚老头呢……
    顾言卿越想越不明白,连走起路来都磕磕绊绊,好在旁边的霍去病一直扶着他。
    “不应该啊……”老婆子停下脚步,紧皱眉头“不过一间小小的屋子,怎么会长得跟条隧道似的?”
    “呼~”
    老婆子刚说完话,就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邪风,将符纸火焰瞬间吹灭!
    !!!
    三人立即陷入了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任凭寒风袭来。
    【作者有话说】:半夜发有助于大家更好的阅读,嘿嘿嘿,所以建议在半夜读哦。
    第27章
    “卧槽!”
    顾言卿和王老婆与都被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王老婆子,她走在前面,当邪风把符火吹灭时,不仅感到寒冷难当,还在风中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奉太上敕令!”老太婆颤颤巍巍地从兜里又掏出来一张黄符,低声念了一遍灵咒,再一次挥手扬起灵符,却不见任何火花。
    “去它娘的”老太婆又试了几次,但每一次都不见丁点火星,她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这个房间被下了禁制!”
    “那怎么办?”顾言卿紧锁着眉头,点火用凡火照明肯定不行,只能用符纸燃起的灵火,可怎么连这个都不行?”
    老婆子也一瞪眼:“我上哪知道去?”
    于是两人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只有霍去病用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这一老一小,凉凉的开口提醒道:“既然地上的火不行,那为什么不用天上的?”
    天上的?!
    顾言卿和王婆子抬头看向窗外,见外面的月亮不知何时拨开了迷雾,朝院子里投下自己惨白的月光,照在那如同坟堆般的枯枝落叶上,显的凄惨惨的。
    月光同样通过纸窗,照亮了房间里一个极小的区域。
    “对了,咱们可以借月光来照明!”道士眼睛一亮,“厉鬼禁制可大不过天上的星宿!”
    老婆子闻言,叭嗒叭嗒嘴,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借星宿之力可是个大活,非得年轻力壮,灵气旺盛的小伙子来借才行,我这么一把老骨头了,是不可能得到星宿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