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双帝倾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双帝倾城: 第4章

    一旁的乐栉看得直想闭眼扶额。
    凭着他家陛下的七窍玲珑之心,不可能听不明白青黛话中的意思,只不过是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但装就装了,就不能装得认真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在装。
    但这青黛却也是聪明得很,点到即止,转而介绍起游廊来了。
    他们正在赏景,却不知远处湖心亭上,正也有一行人“赏”着景王。
    第五章 吴帝夜幸青竹厅
    “我看他容貌不如莫公子,身段不如颜公子,才情想必也不如在下,也不知陛下看中了他什么了,竟然把这园子给他住。”这个自诩才情颇高的李离正站在石桌前,一边瞥着远处景王的身影,一边不服气地咒骂着,一边行云流水地在宣纸上将景王的身影画了下来。
    只不过那画中的景王肥头大耳,除了衣衫是一个颜色之外,毫无相像之处。
    那被称为身段绝佳的颜公子颜如卿比着画中人和景中人,不甚在意地笑道:“虽然如此,你也不必把人家画得如此难看,倒砸了你的才情招牌。”
    那被叫做莫公子的莫忝这才从景王的身上移开,无奈道:“小离,你道他才情不如你,但你听说过他生三年,能阅诗书立诵。生五年,能指物作诗立就。生八年,状元及第。生十年,立为太子,入文华苑理政......”
    莫忝一番话,惊得李颜两人定了身:“当真?”
    莫忝并未作答,只接着道:“你道他容貌不如我和如卿,却不知早有评家在《容止》里专列了一章,赞他丰神之飘洒世间独有。”
    莫忝一边说着,眼神一边跟着景王的步伐,道:“我从前只当是世人夸张,如今一见,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离其实心中早有赞许,只是嫉妒不服,便道:“隔着这么远,哪里看得见什么丰神容貌的?”
    颜如卿道:“非也,所谓丰神,是远远一瞥就能辨认的。”
    莫忝站起身来,走到亭边看着景王的身影隐进竹林,道:“如卿说得是,陛下把这园子赏给他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的仪态气度配得上这儿。”
    “要说仪态气度,难道莫公子你就配不上么?”李离越发不服气起来,“陛下不过是看在梁国的面子上罢了。”
    颜如卿看了莫忝一眼,道:“你说得倒也十分有道理。莫公子也是自小在宫中长大,要说仪态气度、才情容貌,自是一点也不差的。加之又与陛下是患难之交,若真是想要这园子,陛下必是先赏了莫公子。”
    患难之交?
    莫忝苦笑了一声,未知可否:“你们俩个明日带他来见我吧。”
    ——
    景王和乐栉被一堆宫人围着侍奉,临到了沐浴,才借着由头把人都打发了出去。
    乐栉闲闲得坐在浴桶旁,从袖子里掏出两片似是枯叶的东西丢了进去:
    “可算是消停了,白日里借着游赏,我把这园子瞧了个遍,虽然盯着咱们的眼睛多,但好在这园子大而且不封闭,有好几处地方可以溜出去。”
    那枯叶似的东西一碰热水便泡散了开去,只剩一股浓重的药腥味,景王难得不太高兴地皱了皱眉,半晌等味道散了些,才道:“你今晚去探探吴太后和誉王被软禁在哪里,小心些。”
    “嗯......”乐栉看着景王愈发清瘦的模样不由有些担忧,“陛......王爷,转眼又是十五了,身上的蛊毒解不了,又要好一番折腾。”
    “无妨。”景王还是那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仿佛刚才的那一皱眉都只是乐栉的幻觉,却又难得不放心地叮嘱道,“你稳着些,切不可操之过急。吴太后和誉王也中了摄魂蛊这事说到底也不过只是我们的推测。”
    “是。”乐栉认认真真应了一声,“养血汤该好了,我去取过来。”
    话音刚落,门外响了两声敲门声,青梧在外面禀道:“王爷,陛下进园子来了。”
    第六章 景王骄让先手棋
    这个时辰?
    戚渊渟过来做什么?
    乐栉浑身一僵,脑子里不知闪过些什么,也不顾浴桶里的药膳还没开始发挥药效,就忙不迭地拿了衣服过去:“陛下,快把衣服穿好。”
    景王仍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看着毛躁的乐栉,不由莞尔一笑:“你慌什么,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乐栉:“......也,也是......”
    乐栉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多虑了,凭他家陛下这幅不要脸的样子,指不定是谁占谁的便宜呢。
    “更衣吧。”景王一边让乐栉更衣,一边侧过脸去悄声用梁语道,“戚渊渟一来,势必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园子里,是你的好机会。”
    “嗯,我露个脸便去。”
    景王更了衣出门,但见青梧仍站在门口,禀道:“陛下去了青竹厅,让王爷沐浴完直接去那儿见他。”
    “......”乐栉不由惊了,“已经进了青竹厅?所以你刚才禀报的时候......”
    青梧双颊一红,道:“婢子通报不及,王爷恕罪。”
    乐栉:“......”
    不知听了他和景王对话的吴帝心中作何感想。
    青竹厅是吴王宫最特别的建筑,因它用了罗汉竹、刚竹、方竹、琴丝竹等百余种不同的竹子定制而成,其做工之精巧、造型之别致都是世间少有。
    更罕见的是,它竹香持久,冬暖夏凉,跟民间的普通竹屋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