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双帝倾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双帝倾城: 第56章

    吴帝有些惊讶:“倒不知他是这样的身份。”
    他一直也以为乐栉不过是和若风一样的角色,还觉得乐栉太过跳脱。
    如今知道乐栉的身份,吴帝忽然关注起他,想起他也是剑眉星目、风姿飒爽之人,又想起他与晋苏平日里的没上没下,不免有些醋意。
    “他倾心于你?”怀疑的话脱口而出。
    “什么?”晋苏正要离开,听见吴帝这样问,不免奇怪:“为何有此一问?”
    “不然此次和亲为何是他陪同你?”
    和亲随性不但要保护晋苏安全,还要贴身侍奉、随从,这样的角色一般都是贴身侍卫来担任,绝不会让堂堂卫将军来做。
    因此吴帝怀疑是乐栉倾心于晋苏,才会不惜放下身份、不顾个人前程,随晋苏一同前来。
    吴帝这样的问话带着明显的探究意味,就像是相好之间带着醋意的质问。
    晋苏虽然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情感,但七窍玲珑如他,自然也是敏锐地感知到了,好笑道:“我们自小便是好友,他不放心我,也算是情理之中吧?”
    晋苏挑眉一问,倒坐实了吴帝的猜测。
    什么自小便是好友、情理之中,分明是有私心在的。
    吴帝脸色铁青,一副恨不得拆散鸳鸯的模样,看得晋苏好笑地解释道:“他倾心的人是别人不是我。”
    “你怎知道?你知道什么是倾心吗?”吴帝忽然问道。
    他的语气里分明透着些许怨气,他借乐栉问晋苏,实则有些抱怨晋苏不懂自己心意的意味。
    晋苏自然听懂了他的话外音,他当然能明白别人是否倾心自己,至少戚渊渟亲吻他的时候他的感受深刻得不能再深刻,可是他并不明白自己的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倾心戚渊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以同样的感情回馈戚渊渟。
    晋苏不回答,营帐内便又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营帐内响起了晋苏的往外走的脚步声。
    吴帝看着晋苏往外走的背影,心道自己还是惹恼了他,却见晋苏在帐前忽然回过了头,看着他的目光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郑重:“让我想想。”
    第七十章 达共识因默契宁神
    “阿克勒这次是有备而来,且不说他们对仙乡地形了解之深,单单是他本身的军力装备都不容小觑。”
    李无言一一述说着几日来吃的亏。
    吴帝听着神色越来越凝重,对晋苏道:“看来真如你所言,蛊毒之事,是阿克勒想先在各国制造动乱,然后趁机攻袭各国,端的是狼子野心。”
    ban 晋苏:“可惜察觉到得太晚了。”
    “报!”营长外,一队人马快马加鞭而来,“陛下,有新的战报!”
    “战报?”晋苏有些奇怪。
    “报!”卫兵手呈卷轴,“二十日,赵帝被赵太子莫奕逼迫退位!我吴国派去增援赵帝的援军遇伏,伤亡过半!赵太子莫奕已携军攻打阳城边境!”
    卫兵报完,李无言几乎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陛下脸色,已是凝重之极,不免如那卫兵一般大气都不敢喘了。
    然而他看那晋苏,仍然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见陛下不动,竟然胆大妄为到顾自取了卫兵手中的卷轴,道:“现下局势可谓是腹背受敌,想我梁国的情形一定也相差无几。”
    听他如是说,李无言这才确知了晋苏的身份。
    仙乡不仅与阿克勒接壤,也与梁国相接,他在此地驻守多年,自然也听说过梁国太子的传奇事迹,以及后来的和亲事件。
    原来李无言只把晋苏当作是吴帝贤人,多少觉得他有些恃宠而骄,没什么真本事。
    现下看晋苏却莫名多了些帝王之气,言行举止看起来也愈发令人信服。
    “现下情形,赵楚等国不是内乱就是被蛊毒所控,梁吴两军唯有联合才有一线生机。”吴帝说道。
    “是,”晋苏道,“几日前我也已修书给梁王陛下。”
    “好!”两人想法如此默契,没了国与国之间的猜疑算计,直接就此事达成了共识。
    “不过,”吴帝思忖道,“我们不能为此绊住。”
    众人还不知吴帝所说是什么意思,晋苏就已点了点头,道:“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蛊毒解药。否则,一旦楚燕等国被阿克勒蛊毒控制,我二国军力再强,也无力回天了。”
    两人之间的默契,几乎已到了不必说话就知道对方心思的地步。
    “嗯,”吴帝拍了拍手,召来了精兵统帅孙林峰,“限你一日内将郑玟带来。”
    孙林峰领旨:“是!陛下!”
    “你把他抓了带来了?”晋苏惊讶之中透着欣喜。
    他写信给戚渊渟的时候还不确定蛊毒与阿克勒有关,不敢贸然提及抓捕郑玟之事。
    阿克勒一攻打仙乡,他便觉得放郑玟在外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也不存在打草惊蛇一说。
    他若在都城一定会将郑玟抓起来审问,没想到戚渊渟竟也与他想到一块去了。
    这几日,晋苏虽然面上虽然淡然自若,然而对局势的预判让他心思比其他人更加凝重。
    如今,晋苏终于有一种找到并肩作战的战友的踏实感。
    不过半日,孙林峰就带着郑玟回到了营中。
    被押下马的郑玟看上去仍与他在朝中一样,带着司天监特有的内敛与神秘,见到吴帝脸色却忽然一变,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随即转为了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