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野心 NP: 团长

    “…不好意思,周总,我要下楼做核酸了…”
    “那个…周总,我刚才也收到通知了…”
    “对不起,周总我这边是半小时后…”
    唇抿成一条线,周元盯着屏幕上接连退出会议的头像方框愣神片刻,面色阴沉地叹了口气,不得不将早会转至午后。
    进入四月,随着最后一层遮羞布撕去,全市全域进入封控管理。
    叁不五时突击检查般的核酸检测彻底打乱居家办公节奏,许多快则半小时、至多一小时能敲定的工作,眼下动辄花上一日,仍不见进展。即便公司统计各部门员工所需物资上报这等小事,亦是一连搁置了两日,至今未处理完成。
    烦躁地灌了口咖啡,书房门即被敲响,宋延探进半个身位,小声道,“要下去做核酸了。”
    掷开鼠标,周元起身入衣帽间换衣,尔后于门口站定,任宋延替她逐一戴上口罩与手套,才拖沓着步子与其一道进入电梯。
    “还得封多久?”
    “不知道,目前没有确切消息。”
    点点头,周元想起这事问宋延不及问沉思仁,遂从另一兜里掏出白色手机。
    不动声色地瞄了眼那台专线联络的机子,宋延面色一僵,可嘴皮磨了磨,终究未说什么。
    步出电梯,出门转了两道弯,来到排核酸的长队后,周元调出沉思仁名片,拨了过去。
    出乎意料,等待音未响几声即被接起。
    “喂?”
    低磁的声线自听筒漫溢,隐隐浸染了丝笑意,听起来似是心情不错。
    “有空吗?”
    “当然有。”
    “我想问问…”
    “封控什么时候结束?”
    未料到以他的性子竟会抢白,周元不禁莞尔,“对呀。”
    沉思仁挥挥手,示意小敏将沉逸云带出房间,随即缓声道,“短期之内不可能了,至少到五月中旬。你在市里?”
    “对,我在市里。”
    “那我叫小郑明天给你送一张通行证让你自由出入?”
    “恐怕一张不够,员工现在买不到菜,每天五六点起来抢菜,工作效率很低,公司得尽快安排配送物资。”
    握着尖削下巴摩了摩,沉思仁沉吟,“那…明天我让小郑联系你,看确切要几张,然后让他去办。”
    “好…你在市里吗?”
    “我昨天来的杭州。”
    “哦。”
    “你来吗?”
    “我再…等等吧。”
    “行,你要出市的话随时跟我说,我安排人去办。”凝神倾听几秒,入耳是嘈杂人声,其中偶尔混进“核酸”二字,沉思仁不由问,“在排队核酸?”
    周元霎时有气无力,“嗯,一大早又下来排队了。”
    “要不给你安排单采,免得到时候交叉感染。”
    “不用了吧,太矫情了没必要。”
    “行。”锋利眉目间不自觉涣出几分欣赏弧度,沉思仁默了会儿,转而想起张思佳为了在小区拓展人脉而未与他一同前往杭州的行径,遂提点道,“你可以趁此机会在小区里拓展一下人脉,据我所知,你这小区的业主层次不低。”
    怔忪一瞬,周元很快明了其点拨,忙不迭应声道,“明白。”
    昔日无疫情阴影笼罩时,各圈各层的防御壁垒坚固,顾小圈子尚难分身,何来心思分予不相干的人。
    然封控之际却是全然不同,现如今缺粮少物地被关在家中,任何面对面的交际都被迫无限中断,那么新关系的出现即变得轻易与自然。
    挂断电话后,摸出兜里的黑色手机,滑入微信界面,首次浏览起自加入后便从未说过话的业主群,一条条地翻阅近来的对话,望着不断交替刷过的求物换物消息,心下当即有了成算。
    对物业经理稍加打点后,不消一日,小区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即浮出水面。
    物业经理提供的信息详尽如自档案袋取出,细致程度令周元咂舌,户主小孩年纪都一一备注,且后缀上清晰标明目前所缺各类物资。
    将资料过目后,周元很快锁定能对乐读有所帮助的人选,然当视线定格上其所需物资时,先前瞄准目标所带来的亢奋,倏忽偃息。
    ——海胆、龙虾、松叶蟹、松露芝士、无菌蛋、酸面包、火腿、咖啡酒、锡纸、马斯卡彭芝士、沙拉蔬菜、牛油果、草莓、厨房纸、西瓜、文昌鸡、沙姜、青柠、椰子、牛尾…
    需求零散,品类涉猎甚广,绝非一家供应商能解决。
    伤神地挠了挠头,周元颇感为难,此番筹集所有物资的难度堪比乐读开展新项目。然错过这个绝佳雪中送炭的机会,往后一旦解封,再想与人锦上添花只怕不易。
    正潜心思索,宋延推门,送进来一杯鲜榨橙汁。
    周元接过,浅啜一口,问,“这哪来的?”
    “前天团的。”
    “小区团购?”
    “嗯,这几天突然开始有这种水果蔬菜和肉的团购。”
    巴眨了下眼,周元心生一计,“参与团购的人多吗?”
    宋延靠着桌边坐下,“挺多的,需求很大。”
    咬着杯壁,若有所思地磨了磨唇,周元问,“你说如果…我能弄到很多资源,然后开团,是不是能促进跟其他业主的关系?”
    宋延错愕,“你要做团长?”
    调出物业经理发来的消息,周元将手机推过去,“你看看,是不是很有必要。”
    草草浏览完,宋延静心分析半晌,颔首道,“促进关系是肯定的,现在大家都物资短缺,你手上有物资,他们自然会来巴结你。”
    “很好。”搁下杯子,周元起身,靠至其脸侧狠狠亲了口,道,“帮大忙了!”
    *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