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肉文女配不容易[快穿H]: 男二的备胎女配7

    徐源廷通过萨沙知道顾璃身上的伤稍稍有点严重,也不想一下子把这么个肖想了好久的珍贵玩具给玩坏,因此后面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再碰她,也没有去她房间。
    但没想到这天刚从公司回别墅,就听送饭的佣人汇报:“顾小姐说想见您。”
    他愣了下,快步上了叁楼。
    门刚一打开,斜倚在床头的女人就看了过来,见他进来,也掀了被子下床,光着脚走到他面前。
    “徐源廷,我们谈谈吧。”
    她穿了件合身的长款睡裙,长发披肩,用一如既往的平静眼神看着他。
    男人点了支烟,靠着床尾栏杆坐到了床沿上。
    “想谈什么?”
    顾璃伸出白皙纤长的两根手指,夹住男人嘴边的那支烟抽了出来,放到一旁的桌台上按灭。
    “吸烟有害健康。”她也跟着坐到了床上。“哦不,这是题外话。”
    她只是不想再一边说话一边被迫闻二手烟了。
    见男人的表情有几分讶然,顾璃露出标准微笑:“相信我,将来如果有一天,徐先生有机会躺在我的手术台上,我一定帮你把熏黑了的坏肺叶切得干干净净。”
    徐源廷被逗乐了。
    他确定自己所有曾经拥有过的玩具中,这只小猫咪是胆子最大的一个。
    感觉……倒是挺新鲜。不过……
    “都敢在我家里玩瞒天过海、偷梁换柱了,”男人带着几分兴味看着她,“你不觉得自己应该乖乖留下来接受惩罚吗?”还想着给别人动手术?
    “可是那天晚上我已经被你惩罚过了不是吗。”女人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
    也对,那次从傍晚到第二日凌晨,他的确在一直翻来覆去地折腾她,也用了挺多道具,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但男人依旧不为所动:“那一点小惩小诫哪里够,更何况,你弄丢了我的小玩具,总要还给我一个。”
    “所以……你想让我做你的新玩具?”顾璃靠近了他一点,声音低柔,“是这个意思吗?”
    男人盯着她精致的五官,一时没有说话。
    这张脸,真是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被惊艳到。再配上她周身的清冷气质,总是引诱人产生想要蹂躏的暴虐感。
    见他不答,顾璃就当他默认了,一本正经地点头:“行,没问题。”
    什么?
    徐源廷一愣。
    之前明明执拗反抗的小猫咪,竟然主动说愿意做他的新玩具?
    “以后你想玩任何play,我都可以配合,听你的指令,到你玩舒服了为止。不过……”她随意地撩了下刘海,“我也有个小小的要求。”
    男人细微地调整了坐姿,身体转向了她一点:“说说看。”
    “我不想一天24小时都待在这个房间里。”顾璃立刻表达了自己对自由的需要。“其实你也并不是每天24小时都有空闲的对吧?你有自己的公司,也要去上班,偶尔忙的时候也有可能不回别墅休息,一般可以放松玩play的时间,也就是平时晚上和周末。”
    看男人没有露出什么反对的表情,顾璃试探着继续说。
    “我可不可以平时住在自己家里,周末再来别墅这边?当然,平时的晚上你想玩的话,也可以让司机接我过来。总之,我尽量随时随地奉陪。”
    听起来……好像也不是不行。
    徐源廷捏住她睡裙上的绸带,在手里摩挲了一下,“你怎么保证自己会乖乖地随叫随到,而不是回家之后趁机逃跑?”
    顾璃叹气:“我家、我工作的医院都在这座城市里,试问我又能跑到哪去?就算跑了,以徐家的实力,抓我回来还不是轻而易举。到时候又要接受加倍惩罚,还失去了自由,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她坦然地望着男人:“实在不放心的话,你也可以派人每天盯着我。”
    其实从徐源廷的角度来看,答不答应她,区别没有很大,甚至不答应的话,节省了从她家到别墅之间奔波的时间,他玩起来也更方便。
    但谁让她是第一个胆敢向他提要求的小玩具呢?
    那她就注定也是最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哪怕她是想耍什么小花招,他应该也应付得来。
    “行,我同意。”
    男人一锤定音,就见面前的女人眼神明显地一亮。
    她果然很开心。
    徐源廷被她的笑容感染,忍不住也勾了勾唇角。
    不过顾璃很快又平静了下来,神情十分认真地说:“还有个问题我想确认一下。”
    男人示意她直说。
    “SMplay和做爱,哪个能让你更爽?”
    徐源廷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然而顾璃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从生理上来说,看着别人的疼痛反应能让你感到性兴奋,所以你是S;但我的痛觉并不能给我带来兴奋感,所以我想我应该不是M。因此我有点好奇,对你来说,是纯施虐更有快感,还是性?”
    她往他的方向挪了两下,然后俯下身子用手肘撑在床单上,抬起小脸仰视着他的眼睛,那漆黑的瞳仁里仿佛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身影。
    “也就是说,相比较而言,你更喜欢虐我……”她的杏眼秋波流转,带着几丝浅浅的风情,“还是更喜欢肏我?”
    徐源廷僵住了。
    用这样一张冷艳禁欲的脸,说出这样色情露骨的话,强烈的视觉听觉反差几乎是立刻让他兴奋了起来。
    从他的视线看下去,女人睡裙的衣领里隐约露出了那两团丰满的乳肉,半挤压在床上,中间是一道深深的沟壑。
    “这个我暂时还不知道……”男人黯哑着声音,翻了个身压下来,“我只知道,我现在就想肏你。”
    他随手掀开她的睡裙,飞快扒掉了她的内裤,解开自己的皮带放出巨龙,然后一鼓作气地顶了进去……
    跟徐源廷谈完并被吃干抹净的第二天,顾璃终于解除了禁闭。
    也终于回到了自己家中。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躺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傍晚醒来后先洗了个澡,然后把关机了好几天的手机充上电打开。
    徐源廷好像没有找她,于是顾璃默认这一晚她可以在自己家里睡。
    看着未接来电里一连串的号码和一大堆消息,她赶紧挑重要的回了过去,又跟医院那边补请了这几天的假,然后看到了程默的消息。
    “小璃,你那边一切顺利吗?有没有离开别墅?”
    “有空的话回个电,暖暖很担心你。”
    顾璃想了想,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小璃吗?”
    “是我。”
    那头程默的声音松了口气:“怎么这么久没有联系?你还好吗?”
    “没事,我挺好的,前两天手机丢了找不到,今天才找着。你们那边情况如何?现在到哪里了?”
    “璃姐姐!”
    电话那头突然换上了一个兴奋的女声。是秦暖。
    “我们现在在边境的一座小城里,离得可远了呢。你怎么样?那天晚上顺利吗?现在在哪里?徐源廷有没有为难你啊?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全都是关机,差点担心死我了!”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关切和着急,显然是一直把这件事挂在心上,现在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然而顾璃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你们居然还没有离境?”只要还留在国内,被徐源廷追回来是分分钟的事情,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吩咐人去查而已。几天时间了,还没搭上去国外的航班?
    程默的办事效率可真够低的。
    电话那头,秦暖支支吾吾起来:“呃,快……快了,护照也办好了,过两天马上就走。”她怎么能说是因为担心璃姐姐才耽误行程的呢。
    其实,逃出来的当天傍晚,车子停在高速服务区加油的时候,秦暖就捧着程默的手机,一边不安地等着顾璃的电话,一边祈祷她如计划那样平安地离开徐家别墅。
    一直等到入夜都没有接到联系,她有点慌,打了过去,几次都没人接,过了几个小时再打,就已经关机了。
    她担心顾璃,想让程默开车回去接应,确认她的安全,但程默说他们现在逃的距离还不够远,随时都有可能被徐源廷抓回去,那么顾璃的这一番计划和心血就白费了。
    又安慰说电话打不通,很可能只是单纯的手机没电了而已。
    她虽然放心不下,但想到顾璃为了救她确实付出了很多,她也不想让她的努力泡汤,自己也确实向往着难得的自由,因此最终还是听从了程默的劝告,逃向了更远的边境。
    程默给她买了新的手机,办好了离境手续,说要把她送到国外,这样可以彻底逃离徐源廷的掌控,但是她迟迟不肯动身,就是想等联系上顾璃,确认她一切平安之后再走。
    随着时间越拖越长,她心里的害怕担忧也越来越重。
    今天,她终于接到了顾璃的电话,也总算能够放心了。
    “好,那就好。”电话那头顾璃的声音依然清冷沉静,令她心安,“出国了之后就隐姓埋名,虽然一开始适应生活会比较困难,但我相信你可以的。”
    “嗯。”秦暖握着电话点了点头,“璃姐姐,你现在还在Z城吗?”
    “对,我在自己家里。放心,徐源廷没有报复我。”
    “那就好。”秦暖松了口气,沉默了几秒,又有点怅然,“是不是出国以后,我就很难再见到你了?”
    “我们可以打视频电话,”顾璃安慰她,“有机会我也会去看你的。”
    “真的?”秦暖的声音开心起来,“那太好了。我有新手机了,一会儿给你发消息~”
    “好。你们凡事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