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春潮(高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春潮(高H): 第八十五章姐弟敦伦(摸湿姐姐骚逼,被弟弟

    临近月考,阮星尤给任课班级都随机进行了几次随堂小测,不仅是学生们叫苦不迭,她的工作量也随之剧增。
    饭后遛弯的闲暇时光没有多久,买完奥特曼气球之后四人就回了家,阮星尤一直批改卷子到凌晨,第二天起床时已经是日头高升。
    阮明华在厨房里忙活午饭,李丽蓉和阮飞云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阮星尤刚坐下就被少年抱了个满怀,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阿云是不是特别想姐姐呀?”
    阮飞云也乐呵呵地笑,“想!想姐姐!”
    “你俩就腻歪吧,一晚上不见可把你们姐弟俩给苦的。”李丽蓉揶揄了一句。
    这回连厨房里的阮明华都笑了起来,一家人欢笑的动静混杂在电视和油烟机的嘈杂声中,分外其乐融融。
    午饭是几道快手菜,四菜一汤上桌,色香味俱全,阮星尤破天荒多吃了半碗饭。
    李丽蓉跟楼下赵阿姨夫妻俩约了打小牌,吃完饭就拽着阮明华出去了。
    爸妈难得有点自己的消遣,阮星尤巴不得他们在外面多玩一会儿。
    她洗了点草莓放在茶几上,让阮飞云边看电视边吃,自己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洗。
    楼下估计已经开了牌桌,热闹的说话声顺着窗户飘进来,赵阿姨尖细的嗓音尤其突出,间或能听到李丽蓉和阮明华报牌的声音。
    阮星尤麻利地收拾完残局,出来时就看见阮飞云歪靠在沙发上打盹,脑袋一点一点的,她急忙上前一步,赶在少年栽倒前扶住了。
    “唔......姐姐......”阮飞云睡眼惺忪地倚在她身上,这个姿势脸颊正埋在高耸的胸乳间,温暖的馨香窜入鼻尖,他情不自禁地蹭了蹭。
    “嗯......”阮星尤敏感地轻哼了一声,而后立即反应过来,羞赧得厉害。
    都说饱暖思淫欲,这一个星期她忙得晕头转向,完全没有别的心思,这会儿放松下来了,一点点刺激就轻松激起了熟悉的反应。
    她把胸前的脑袋推开了些,阮飞云却不乐意了,哼哼着又埋了回去。
    姐姐好香,好软,好想用嘴咬一口。
    像咬草莓一样,会流出甜水的。
    阮飞云顿了顿,动作更急了。
    少年的手臂紧紧箍住怀里的娇躯,阵阵幽然的香气刺激着大脑皮层,让他本能地想获取更多。
    他吃过的!
    软软的,嫩嫩的,甜甜的。
    他还想再吃一遍!
    “阿云......嗯啊......阿云不要......快住手!”阮星尤惊慌失措地按住阮飞云在自己腿间胡乱摸索的手。
    着急的模样略显狼狈,美人儿上衣凌乱,针织衫领口被蹭开,雪白的锁骨肌肤外露,挣动间乳峰若隐若现。
    由于室内开着暖气,阮星尤穿的很轻便,下身是一条薄绒家居裤,被阮飞云没轻没重地拽了一阵,已经褪到了腿根,隐约可见双腿间微微润湿的内裤。
    “姐姐......难受......疼......呜呜......”
    阮飞云突然毫无征兆地哭喊起来,阮星尤一惊,下意识低头望去,只见弟弟下身肿起了一个鼓包,他叁下五除二地脱了裤子,挺着肿胀的下身,想碰又不敢碰,只能委屈地盯着姐姐。
    阮星尤脑子里蒙得厉害,根本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但潜意识里又有些理解。
    弟弟很快就要成年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难免会躁动,阮飞云已经算是有反应比较晚的。
    但有反应正常,怎么解决却成了难题,难道又要像上次一样,帮他撸出来吗?
    这可是她的亲弟弟......
    犹豫间,阮飞云哭得更厉害了。
    阮星尤犯了难,她被少年半抱着,一条腿曲跪在沙发上,另一条腿站在少年腿间,几乎能隔着裤子感受到那不同寻常的热度,这个姿势很被动,稍微动一下很可能就会碰到少年敏感的部位,从而更加刺激他。
    那根肉粉色的鸡巴好像比上次更大更硬挺了,青色的血管凸起,极具侵略性,丝丝前精从马眼处渗出来,热烫的一根巨物颤动着,画面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阮星尤下意识吞咽了一下,身体好像自动将感官调度到最大峰值,看着弟弟的鸡巴,她可耻地发现自己越来越湿了......
    阮飞云已经无师自通地探索起她的身体,追寻着香甜的气味将手伸进了她腿间,捻住了湿漉漉的布料。
    “啊......那里.....唔......”
    阮星尤咬住嘴唇,心理还在抗拒,但身体早就已经享受起了快感。
    阮飞云不懂技巧,只想多摸摸姐姐,好让姐姐的屁股里流出更多的甜水。
    被那越发浓烈的甜香环绕着,他甚至觉得肿起来的地方都不怎么疼了,只是越来越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一样。
    “咕啾咕啾”,细小的水声在客厅响起,很快就被电视节目的动静盖了过去。
    墙上的老式时钟走到整点,“叮”地响了一声,却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动画片进入中场广告,屏幕里年纪稍大的女孩子抱着弟弟,满脸笑意地说着公益广告词,而在画面之外,沙发前也依偎着一对姐弟,他们同样亲密,甚至亲密得过了头。
    只见身材高挑的美人儿光着长腿,裤子和湿透的内裤都堆在脚踝处,她双腿分开,半蹲着马步,正任由一只手在她大敞的腿心来回揉弄着。
    “啊......阿云......嗯啊......”
    亲弟弟在摸她的逼,这个念头一出现,便像有电流鞭过身体,激起酥麻销魂的背德快意。
    腿心已然湿透了,肉唇被揉得发烫,亟剧的空虚翻腾而起,渴望更深更重的占有。
    美眸中积聚起氤氲雾气,阮星尤自欺欺人地偏过头,终是握上了弟弟硕大肿胀的鸡巴。
    “啊......姐姐......”阮飞云浑身一颤,立刻挺着腰身往她手上冲,“舒服......嗯......舒服......”
    他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颤动,汗水顺着下颚往下滑,平添了一丝属于成年男性的性感。
    呼吸体温都纠缠在一起,阮星尤也不禁头晕目眩起来。
    她整个人倒向阮飞云,将奶子压在少年的脸上,“阿云......吃姐姐的奶子......嗯啊.......奶子好痒......”
    她难耐地在弟弟身上蹭动着,内衣很快挤压到了一边,两颗硕圆软嫩的乳球牢牢将阮飞云俊秀的面容夹在了中间。
    阮星尤媚叫起来,她感受到了弟弟湿热的舌头,在娇嫩的乳肉上舔吮,动作生涩但是别有意趣。
    “啊......舔到奶头了......呜啊......”女体猛地哆嗦了一下,肥嫩的屁股高高翘起,一道细小的水线从里飙了出来。
    竟是被亲弟弟吃了一下奶头就爽得喷水了。
    阮星尤舔了舔唇,手上的动作越渐加快,衣衫不整的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快速又情动地抚摸着彼此的性器,阮星尤不停地亲着阮飞云的脸颊鼻尖,小声喃喃他的名字。
    沉浸在欢愉中的两人都未曾注意到外面渐渐清晰的脚步声。
    “尿......姐姐......要尿尿......”阮飞云急促的呼吸里带着哭腔。
    阮星尤察觉到手心里的鸡巴股股脉动着,明显是要射了。
    她也快到临界点,越发用力地扭着屁股蹭他的手。
    淫水一汩汩往外流,仿若真的尿了一般,阮飞云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一大片。
    脚步声已经停在了门口,“咔嚓”,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姐姐也到了,阿云......嗯啊.......要到了啊啊啊啊——”
    门打开的一瞬间,阮星尤瞪大了眼睛——
    余光里是震惊地呆滞在门前的阮明华,而她绝望地仰起脖颈,长吟着在爸爸面前被弟弟玩泄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