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鸿蒙道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鸿蒙道尊: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摇曳生姿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摇曳生姿
    那白衣女子是谁?
    三十六纪元!
    神之领域!
    楚歌眼神恍惚,女子的意思显而易见,是要楚歌与鸿均道祖一般,成为这个天地的主宰,待到三十六纪元之后,再去神之领域,抬眸而视,云雾化龙,虹光遮天,气海翻腾似汪洋,波澜壮阔,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恢弘神殿,逐渐地被云雾遮拢,通往神之领域的缝隙,也渐渐地合拢。
    “轰隆隆——”
    诸天世界的大道轰鸣!
    这一切的源头,是鸿均道祖。
    剑经第九式众生,凝结楚歌一身道尊之修为,以众生之相、人间之力,使得这一剑,横亘于诸天世界古往今来的星空之上。
    这一剑,足足震慑了鸿均道祖三十七纪元!
    看似,是楚歌在三十七纪元,挥出众生之剑,实则,众生之剑自第一纪元之前,就藏在了鸿均道祖的心魔之中,楚歌默然地、静静地看着遭受剑气折磨的鸿均道祖,他想,鸿均道祖作为天道主宰,却走到今日的地步,楚歌在这其中,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究竟,鸿均道祖的欲望是因,还是楚歌,才是那个因呢?
    因果循环,谁又能道清其中缘由?
    亿万道光束于鸿均道祖体中绽放,每一道,都似乎能够划破宇宙,他的身体犹如雕塑一般开始龟裂,道血洒落,震动八荒,那是道尊的血液,滴落在一株小草之上,只见得,那一株小草竟迅速地生长,冲天而去。
    “再见了.....”
    楚歌轻声说着。
    鸿均道祖盯着楚歌,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嘴唇颤抖,却终究是连半个字都未来得及说出口,身躯瞬时千疮百孔,射出密密麻麻的光芒,恐怖的能量令楚歌都感到窒息。
    一念间,楚歌退至封神界上方,挥了挥袖,布下滔天大阵。
    下一瞬间,远方传来震耳欲聋的轰响。
    “轰!”
    整个世界都在颤栗!
    除却封神界之外的其他三十二个世界,在瞬息之间毁灭!
    化为灰飞!
    鸿均道祖陨落了。
    一个时代结束了。
    真正属于楚歌的时代,降临了。
    他转身,走入封神界。
    唰唰唰!
    芸芸众生的眼眸,全都落在楚歌身上。
    当他们看到楚歌完好无损归来时,不约而同地欢呼了,他们痛哭流涕,互相拥抱着,仿佛黎明破晓,迎接光明,他们虔诚地跪拜着,齐诵楚歌之名。
    “拜见道尊——”
    余音不绝,久久传荡。
    剑宗、青莲圣地、封神殿的朋友们笑着,这一战,是悲怆的,但结果,终归是能够接受的,只可惜的是,诸天仙帝只剩顾子衿一人,他们最熟悉的东凰、秦煌与青莲仙帝,也都陨落了。
    “诸天世界疮痍,不妨,便将我创造的世界,替代这方世界。”
    新的世界、新的鸿蒙树、新的天道主宰,在楚歌的率领之下,芸芸众生迁入楚歌所创造的世界,并且重新地划分区域,继续沿用了三十三诸天世界的设置。
    封神界仍旧是诸天核心。
    世人皆知,那里居住着世间最强大的存在。
    沧海桑田,一千年过去了。
    诸天世界走上了正轨,并且因为楚歌拥有两道鸿蒙本源的关系,新的世界灵气充沛,等级更高,更适合修炼,再次掀起辉煌的盛世,欣欣向荣。
    封神界,东域,剑宗。
    “何时动身?”
    顾子衿握着楚歌的手,略微抓紧,似是不想放开。
    “五十年后。”
    楚歌温柔地望着顾子衿的脸庞,微笑道,“地球的鸿蒙本源在我体中,它的寿命,不足一万年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地球上的那些生命死去,但是,两道鸿蒙本源已经合为一体,不可分开,唯一的办法,是前往神之领域,找到解决的办法。”
    地球的鸿蒙本源随着楚歌穿越,也离开了地球,粗略地算一算,地球还有几千年的寿命,虽然地球之上已经没有楚歌挂念的人了,但毕竟是他的家乡,那些生灵,亦是无辜的,楚歌是无法无视的。
    故而,他要拯救地球。
    说起来容易,实则很难。
    楚歌毫无办法。
    “可不是说,要在三十六纪元之后才能去吗?”
    “这是神之领域的那些人制定的规则,不一定非要如此,我要去见那个白衣女子,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神之领域,不仅仅是为了地球,也是为了......”
    “父亲,母亲,莲儿找到你们啦,哼,你们俩躲在这里说悄悄话,雪姨,姜姨,萱姨,东姨,溪姨为了父亲大人的寿宴可是忙得不焦头烂额!”
    一个穿着长裙的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朝着两人跑过来,抱着楚歌的大腿,像是挂件一样吊着,抬起头,那宛如瓷娃娃般精致的脸蛋儿上,写满了不悦,皱着眉头,嘴角咬着,似乎很生气,“莲儿也想一起说悄悄话!哥哥姐姐们嫌弃莲儿太小了呢,不带我一起玩儿。”
    “莲儿乖,我们没有说悄悄话哦!”
    楚歌摸着女儿的额头。
    “父亲答应莲儿一件事,莲儿就不生气了!”
    “一定答应,莲儿想要什么啊?”
    小不点咧嘴嘻嘻一笑:“莲儿想要个弟弟!”
    顾子衿脸色微红,抱走小不点,嗔怒道:“小孩子不知从哪学来的,有那么多哥哥姐姐,要什么弟弟!”
    “弟弟好欺负......”
    楚歌望着远去的母女二人,这,就是幸福吧。
    他一个人走着。
    寂静无人处。
    看到了一片莲池。
    楚歌侧身坐在莲池岸,望着池中唯一的那一株莲花,渐渐地出神,眼前似乎浮现往日的种种,仿佛入定,坐了一天一夜,他微笑着,轻声,仿佛自语:“等我回来。”
    清风拂来。
    池水荡漾。
    一株青莲。
    摇曳生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