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强势嫁娶:老公,听话!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强势嫁娶:老公,听话!: 第193章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苏凌风接到邵莲的电话,整个人都愣住了。
    “妈,你别担心,我马上回来。”
    结束通话后,苏凌风立刻叫了齐艳,“这边还有一点事交给你收尾,我有事先回去了。”
    “好的。”
    苏凌风立刻回到车上,马上打电话,“马上给我查一下……”
    此时,徐小滢醒来的时候,手脚都被人绑着。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背对着她的人。
    身影,竟然如此熟悉。
    “你是谁?”徐小滢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她只是去上了个厕所,就被人捂住了嘴,就晕了过去。
    那个背影,正在梳头发,听到问声,手停了一下。
    徐小滢见她不说话,又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认识?”
    越看,越觉得熟悉。
    女人终于缓缓回过头,冲她微微一笑。
    徐小滢看清那张脸,眼睛都瞪大了。
    “阿……阿雅姐!”
    为什么会是她?
    阿雅风情万种的走向她,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妆容很精致,很浓。烈焰红唇,熏烟妆。
    大波浪长发,深v,胸前的美好露出了一半,细腰翘臀,酒红的长裙让她衬托的如同妖精般,妖娆,妩媚。
    阿雅随手拿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支烟,熟练的点燃了,红唇咬上,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来。
    徐小滢就样盯着她,才多久不见,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用这样的方式把你请来,真是不好意思。”阿雅拿过一张椅子,翘着腿坐在她对面。
    徐小滢紧蹙着眉头,“阿雅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雅勾扬唇角,“没什么意思,就是想你了。”
    徐小滢在她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了往日里的友善,而是冷漠,还有一丝她看的不真切的情绪在里面。
    “阿雅姐……”
    “别紧张,我真的只是请你来聊聊。”阿雅吐了一口烟,目光在她脸上来回了一圈,“现在的气色比起以前,真是好太多了。苏先生对你,很好吧。”
    徐小滢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只能见机行事,“嗯,还行。”
    “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幸福,还是幸运。你说,那一次我要是不帮你解围,不让你去请苏先生来帮我,你跟他还能碰上吗?”
    徐小滢越听这话,越觉得不太对劲。
    脑子一道光闪过,她瞳孔微缩,“阿雅,你是因为凌风,所以才这么对我的对不对?”
    如果不是因为苏凌风,阿雅不会这么做的。
    她也终于想明白阿雅眼里那抹看不明白的情绪了,是恨。
    阿雅抽烟的动作停了下来,盯着她许久,这才扬唇一笑。
    她拿下烟,用力的摁熄在了烟灰缸里。
    红色的指甲看起来,格外的妖艳。
    “对。”阿雅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低眸看着她,“你知道的,我一直喜欢他。而且,在你没有出现之前,他对我很好。我相信,他对我是有感觉的。”
    徐小滢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阿雅姐,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觉得我现在怎么样?”阿雅让她看自己这身行头。
    她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一身下来,恐怕是最少都是六位数。
    “是不是觉得还不错?一身的名牌,都是钱。”阿雅唇角轻扬,“而且,我也没有在会所上班了。过着舒坦的日子,完全是阔太太的生活状态。”
    徐小滢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阿雅笑着走到她身后,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捏着她的肩膀,“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过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吗?嗯……就是那一晚。那一晚,我被别人带走,我说苏凌风是我的男朋友。”
    徐小滢的身体绷紧着。
    那一晚,她知道。
    那个时候,因为念念生病,所以才没有去。
    不过那天晚上,苏凌风让齐艳去了。
    只是后来堵车,好像才迟了些。
    “阿雅,那晚的事,凌风不是故意的。”徐小滢不希望她因为这个事情而生恨。
    阿雅的手在她的肩头微微用力,“如果不是你,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徐小滢吃痛的皱起了眉,“阿雅姐,这件事,我们谁都不想的。”
    “呵,如果不是那个晚上,就算我还在会所赔着笑脸,我也乐意。而现在,我成了一个只会在床上伺候人的玩物。”阿雅松开手,再一次走到她面前。
    目光幽深的盯着徐小滢,“如果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的路不会是这样的。徐小滢,我把你当朋友,而你呢?抢了我最心爱的男人,过着幸福的日子!而把我,推向了火坑,深渊。”
    徐小滢愣住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阿雅会把今天的遭遇全都推向她。
    “阿雅姐……”
    “别叫我!”阿雅怒吼一声,“徐小滢,我把你当成姐妹,我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你没有钱给念念医药费,是我,是我帮你们!徐小滢,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抢了我的男人,还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别的男人糟蹋,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徐小滢完全怔住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阿雅会失控到这么样的地步。
    “阿雅,我没有!凌风没来a国之前,我们就认识了。我那个时候就喜欢他了,我生了他的孩子!阿雅,或许我是有错,可这种事情,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徐小滢万万不曾想过,阿雅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就在短短的时间,变得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了。
    之前还好好的,现在……
    此时的阿雅,在她看来真的好可怕。
    可以说是很恐怖了。
    她能把她给绑到这里来,可见是早就查好她的行踪,是有计划的实施的。
    现在,完全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了。
    心里很不安,很不踏实。
    也不知道念念有不有哭,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着急。
    “认识?认识又怎么样?他不喜欢你不是吗?要不是你带着孩子找上门,他怎么可能会跟你再好?说直了,就是你死缠烂打,让他不得不跟你结婚。徐小滢,是你,是你让我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幸福,是你!”阿雅发疯似的指着徐小滢咆哮,完全失控。
    越是这么种时候,徐小滢越知道自己该冷静。
    可是,想法跟实际比起来,她真的是没办法做到心静如水。
    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阿雅是到底要做什么。
    “阿雅,你到底想做什么?”徐小滢做不到不问。
    她的心情,平静不了。
    越来越乱。
    “怕了吗?呵,这就怕了?”阿雅笑着走向她。
    那笑容在徐小滢看来,很狰狞。
    紧张的咽着喉咙,绷紧了一根弦。
    “阿雅,我们之间,真的没必要变成这个样子。”
    “呵,不要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只不过是想让你体验一下,当初我的无助而已。”阿雅转身,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徐小滢清楚的看到一个长相猥琐,身材短小的男人走进来,肥头大脑,双眼色眯眯的,“阿雅小姐。”
    “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阿雅对男人说后,回头冲徐小滢勾扬红唇,笑的很妖艳,“快乐哟。”
    徐小滢看到那扇门关上,整个人如同掉进了黑不见底的深渊。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内心狂躁不安,无处安放。
    无助,无尽的黑暗朝她袭来。
    那个男人已经在开始解衣服,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朝她走来,“乖乖,我会好好爱你的。”
    “不,不要……凌风,凌风……救我,救我……”闭上眼睛,一直叫着那个在她心上扎根的男人的名字。
    砰!
    门被踹飞了。
    肥胖男人惊的猛回头,刚解开皮带的裤子就掉下来,回头看到那几个比他高一个头的男人齐步走进来,他吓得直哆嗦。
    “你,你们是谁……”
    徐小滢睁开眼睛看清那个后面走进来的男人,绷紧的弦彻底断了。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凌风……”
    。
    一个小时后,苏凌风抱着徐小滢回了苏家。
    邵莲见状,急得冲过来,“怎么样?没事吧?”
    苏凌风的脸色阴沉,抱着徐小滢就上了楼。
    “这,凌风,小滢她……”
    “没事。”苏凌风丢下这两个字,就回了卧室。
    邵莲听到这两个字,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苏凌风说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事。
    谢天谢地。
    “凌风……”徐小滢靠在苏凌风的怀里,声音弱弱无力。
    “嗯?”苏凌风搂着她,情不自禁的用了力。
    当得知是阿雅把她带走的,心不知道有多沉,思绪有多乱。
    好在,他来的急时。
    否则,他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好怕……”
    “不怕。没事了。”苏凌风吻了吻她的额头,心跳在这个时候,还狂跳不止。
    徐小滢往她怀里钻,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眼睛里带着惊恐,“阿雅……阿雅变得好可怕。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变得这么快,这么狠……”
    听到阿雅这个名字,苏凌风的眸子猛然一沉。
    “都是我的错。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不会了。”
    “嗯。”
    哄着徐小滢睡了觉,苏凌风半夜才起床离开了卧室。
    。
    “苏先生。”守在门外的人恭敬的称呼着。
    苏凌风直接推开了门,阿雅站在那里,回过头看着他。
    许久,阿雅冲他微微一笑,“你,来了。”
    苏凌风微眯着眼睛,他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在脸上,走过去,平静的看着她,“那一次,念念生病发烧,我走不开。”
    阿雅勾唇,“假如那一天,我不是被人强了,而是被人杀了,你还会像现在心安理得吗?”那笑,有些苦涩。
    “你是个成年人,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该做的是报警,而不是给我打电话。”
    “呵……所以,错在我不该找你。”阿雅眼里,有些晶莹在闪烁。
    苏凌风淡漠的看着她,“是。”
    “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也不会有愧疚对不对?”眼泪,已经在眼眶了。
    “是。”
    有那么一瞬间,阿雅失神了。
    一滴泪划过脸庞,她才觉得心好痛。
    做这么多,其实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在他眼里她从来什么都不是。
    “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给我假像?”
    “我从来没有给你什么想象,只不过是你无限的放大了而已。”
    “是啊。是我自作多情而已。你对每一个女人,都很温柔,友好。她们都知道分寸,也知道你的底线。只有我,才不知天高地厚,做着美梦,不愿意醒来。”
    深呼吸一口气,笑着哭了,“是我错了。”阿雅抬眸看着他,“凌风,对不起。”
    苏凌风平静的看着她,“你对不起的不是我。”
    阿雅轻笑,“是,是我对不起徐小滢。你放心,我会跟她道歉的。你也放心,我不会再伤害她。”
    苏凌风盯着她许久,“希望你能做到。”
    “我会的。”
    苏凌风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
    “凌风。”
    苏凌风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
    空气寂静了许久,阿雅深吸一口气,“再见。”
    苏凌风头也没有没有回,直接就走了。
    。
    几天过后。
    徐小滢每天都在家里陪着念念,苏凌风也没有去公司,公司里的事也会拿回家里处理。
    “苏总。”齐艳对徐小滢微微点头,走向苏凌风。
    “什么事?”
    齐艳有些迟疑的看向了徐小滢,不太好说的样子。
    苏凌风看了她一眼,“有什么话直说。”
    “是。阿雅死了。”
    徐小滢猛然看向齐艳,不敢相信的看着齐艳。
    苏凌风也轻蹙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六点,王锋家的保姆去做早饭,就看到了阿雅被杀死在沙发里。警察调查,初步认定是谋杀。”
    “王锋做的?”徐小滢急忙问。
    齐艳点头,“八点,在王锋海边别墅找到了他。对此,他供认不讳。他说,他是自当防卫。说阿雅想杀他,他反抗失手错杀了她。”
    苏凌风平静无奇,“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公司了。”
    “嗯。”
    齐艳走后,徐小滢紧张的抓住苏凌风的手,“阿雅……怎么就死了?”
    “这是她的命。”苏凌风拍了拍她的手,“别想多了。一会儿,设计师要来给你量尺寸了。”
    徐小滢知道他不想提,便点头,“嗯。”
    阿雅死了。
    没想到,人命真的这么脆弱。
    前几天还那么凶神恶煞的人,这么快就香消玉殒了。
    那个曾经帮过她的善良女人,就这样离开了。
    人啊,真的变得很快。
    谁也不知道,现在对你好的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门。
    徐小滢抱着念念,心里有些空空的。
    。
    半年后。
    徐小滢穿着洁白的婚纱,手捧着花,一步步走向了苏凌风。
    那个男人,身材颀长,一身白色的西装,站在风中,目光温柔的望着她。
    “苏凌风先生,你愿意娶徐小滢小姐为妻吗?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温暖好听的声音如同一缕清泉流进了徐小滢的心里。
    “徐小滢小姐,你愿意与苏凌风先生结为夫妻吗?无论是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无论是年轻漂亮还是容颜老去,你都始终愿意与他,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徐小滢目光泛着晶莹的泪花,“我愿意。”
    交换了对戒之后,苏凌风吻了吻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
    那一瞬间,她才真的觉得这辈子有了依靠。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苏凌风看着徐小滢眼里的泪花,心疼不已。
    “老婆,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慢慢的靠近她,吻上了那张唇……
    漫天的花瓣,将他们包围。
    他们拥有爱情的婚姻,也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