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花荵: Chapter36

    春节返工后的第二日,苑姈就接到了前往连云港出差的任务,要去参加一批海水淡化设备项目的招标投标。
    谭子铭杵在一边,默默无声地看着她把24寸的黑色行李箱横放在地板上,将几天前才收进衣柜的厚衣服一件件卷好,再有序地放进去。
    “我这一回肯定需要带一件羽绒服了吧?”她立在衣橱前踟蹰不已,扭过头不确定地询问。
    “以防万一,还是带上吧!别忘了围巾帽子手套,还有暖宝宝。”他挪步上前,伸手从里面的衣架上取下最厚实的两件衣物。
    “这次我们会分开多久?”
    “明晚的飞机,来回四天。元宵节前两天我就回来啦!”苑姈抢过衣服随便一扔,双手圈住谭子铭紧实的腰身,仰着脑袋冲他挤眉弄眼。
    “谭医生要认真工作,不要太想我了哦!”
    “恐怕有点难。”他苦笑着低头,用嘴唇点了点她的鼻尖,随后又小鸡啄食般地亲吻她的额头、眉眼、脸颊和薄唇。
    “明天再收拾!今晚好好陪陪我,嗯?”谭子铭说着,两手一捞,苑姈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亲密无间的男女一边热吻,一边移动。
    ……
    翌日下午四点,苑姈推着笨重的箱子出了门。
    一出小区,就见公司名下的七座银色商务车停在路边。司机阿明见状,即刻下了车帮她把拉杆箱扔进车尾箱里。
    “唔该嗮!”苑姈道了谢,拉开后排车门,原本靠着座椅闭目养神的李默撑开慵懒的眼皮瞥她一眼,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又合上双目。
    他是本次同行的设计部总工程师,他俩之前不曾有过直接的合作。
    抬起的右脚进退两难地悬空着。
    下一秒,苑姈就把车门轻轻带上,转而果断地上了副驾驶座。
    心照不宣的笑容爬上阿明胖乎乎的脸庞,前座的两位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步扣好了安全带,车子随之启动。
    李默,设计一部负责人、CCHI设计部部长,这是其一。他还有另一个有心隐匿却人尽皆知的身份——公司副总兼老板之一的李冰的亲侄子。假如要问该如何评价这位皇亲国戚?坦白讲,其在个人能力上的确是无可挑剔的。七年光阴里,他从初出茅庐的楞头小伙蜕变成了独当一面的设计工程师。这段旅途,他凭着埋头苦干的孺子牛精神一步一个脚印走来,从底层攀到高峰,他的上位之路令人心服口服。
    有八卦传闻称,李冰没有儿子,女儿年纪尚小不说,一个女孩子,当妈的多半是不愿意让她下半辈子和嘈杂脏乱的车间以及大型重工设备打交道的。再者,出身优渥的千金小姐不管是在事业或者感情的领域,可选择的机会都太多了。出于此原因,李默其实是她有心培养的接班人。
    这些个谣言,或多或少也都传入过当事人的耳朵里。可员工们吃瓜归吃瓜,谁也不会不识好歹地去向主人翁当面证实,哪怕是以半开玩笑的形式。因为在CCHI上下,李默长着一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实。尽管他有着棱角分明又立体的五官,凑在同一张脸上时是恰到好处的帅气。只可惜,他周身都写着“生人勿进”这四个字。当然,也有不少年轻女同事认为,他的冷酷更好地彰显了他的俊俏。
    汽车停在机场T2航站楼前,苑姈急速下了车绕到车后。李默想帮她搭把手时,矮胖敦厚的阿明比他快了一步。
    和苑姈对比起来,李默的行装可就简单多了——他只带了一个大号的登山包。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大厅,在指定的航空柜台办理值机手续并托运行李,又马不停蹄地排队安检,到达登机口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整整一个小时。
    既熟悉又陌生的俩人相对无言地呆坐着,中间隔着那个鼓鼓囊囊的咖啡色背包。
    心不在焉的李默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机,心底反复地打着腹稿,紧抿的薄唇好不容易张开,不合时宜的铃声却突然叫嚷起来。
    苑姈感到山东天后的歌声从未像此刻这般嘹亮又迷人。真是谢天谢地!它及时地把她从水深火热的尴尬氛围中解救了出来。
    她特意走远了才滑下接听键。
    “这个点,你应该已经到机场了吧?”她还没张口,谭子铭就先声夺人。
    “刚刚安检完,预计还要15分钟才会登机。你呢?下班啦?”苑姈的脸上挂着一弯明朗的微笑。
    “嗯。”升降杆抬起,黑色翼虎驶离医院。
    “我头先查了一下连云港的天气预报,夜晚低温接近零下呢!你有没有把厚实的装备取出来先啊?”
    “放心吧!谭医生。我的随身包里装着两片暖宝宝,围巾戴着呢!羽绒服也提前拿出来了。”顿了顿,她又问:“你的晚餐准备怎么解决啊?”
    “老谭打电话催了几天了,埋怨我过年都不见人,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
    腻歪的情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直到提醒旅客登机的广播响起才收了线。
    公司所有出差人士的吃住和机票都由李冰的秘书丛玉珠统一安排,座位号选在了经济舱中间的区域。
    苑姈坐在靠窗的位子,瞧着李默拉开座椅对上去的封闭式行李架,把他的书包塞进去时就感到阵阵头皮发麻。
    接近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这旅程还没开始呢,她就如坐针毡了!苦恼着该怎样和身边的面瘫脸开启话题。
    “靓女,”有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儿挤了进来温柔地喊了声,“请问你是否介意和我调换一下位置?我不放心妈妈一个人,临时买的票,选座晚了,没法和她坐在一块。”
    说着,她还抬手示意前两排。
    苑姈看着眼前这张如沐春风的笑脸,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走了两步才又回望,挠了挠腮,有些不自然地说:“那……我先过去了。”
    “嗯。”李默的反应仍旧淡淡的。但就是这个判不出情绪的语气词如同特赦令般解放了苑姈的双脚。
    这是在今日,自打他和她见面以来,第一次开口问答。
    他盯着她的背影,不禁扯了扯嘴角。
    “啊呃,真是抱歉!”旁边的女士略微斟酌,试探着问:“女朋友吗?”
    李默垂眸,双唇紧闭,随即摇了摇头。
    “哦。”女生了然地应了声,想说句“加油”的话又觉得似乎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