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画地为牢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画地为牢: 酣战 (ωoо1⒏υip)

    “够了……啊、真的够了……”
    跪趴在床上的张绮双手紧抓着床单,白嫩的身子随着身后男人的撞击而不住摇晃着。
    “呜……让我休息一下……”
    大概是素了大半个月的缘故,今晚几场性事里,陈柏升都比平时要生猛得多,每次都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
    爽是真的爽,但累也是真的累。
    这种高频率高强度的运动只有在刚相遇没多久那会儿发生过,这都大半年了,没想到就松了半个月,张绮便再度体会到了与那时相同的痛苦与快乐并存。
    “嗯、快好了……乖,再等一下……”
    男人敷衍地哄着,双手从背后探出,抓着摇晃的双乳不停揉捏,手指还不时搓弄着乳头。
    张绮简直欲哭无泪:“你半个小时前也是这么说的!”
    见她嗓子都快喊哑了,陈柏升叹了口气,加快速度的同时依然尝试着不同的角度。
    这时,伴随着他一个插入,张绮突然浑身一僵,叫出嘴的声音媚得仿佛绕了叁个弯。
    “嗯?”
    陈柏升挑眉:“看来我找对地方了。”
    “不、等等……”
    没等她抗议完,压在上方的男人便开始朝着那个位置疯狂加速,每一下都十分用力地撞在了穴内的敏感点上。
    “呃啊、啊……”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激烈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张绮整个人绷得死紧,抓着床单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而攥得发白,但她浑然不知,大张着嘴却只发出短促的呻吟。
    陈柏升明显感觉到,夹着自己的通道又变窄紧了许多,这让他多少有些进出艰难。
    原本充斥着勾人淫叫的房间里安静了许多,除了断断续续的低吟之外,只剩肉体拍打的“啪啪”声。
    花穴持续紧缩,不同于以往的刺激让陈柏升爽得头皮发麻,他咬紧牙关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太快缴械。
    然而当他再一次狠狠插入,撞上张绮的G点时,她猛地一震,肉穴的再度夹紧打了陈柏升一个措手不及,硕大的龟头又深入了几分,直接撞在了一个小口上。
    “嘶——”
    两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冷气,陈柏升下意识地照着相同的位置再度抽插了几下,最终将龟头撞进了那个小口里。
    “……!”
    张绮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竖,脑子里宛如炸开烟花般一片空白,她张着嘴发出无声的呐喊,整个人僵得好像石头一样。
    另一边,龟头被宫口吸住已经让陈柏升快到极限,这会儿张绮的紧绷更是让花穴再度紧缩,由上至下的全方位挤压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极致的销魂快感。
    努力了几秒后,陈柏升放弃挣扎,颤抖着射了出来。
    隔着薄薄的套子,前一波快感余韵还未消散的张绮被热精射得再度高潮。
    “啊啊……啊——”
    这回她终于叫出了声,伴随着她娇媚的呻吟,花穴还在不停地收缩挤压着正在射精的肉棒,仿佛一张贪婪的嘴在吮吸着,让陈柏升不由产生一种要被吸干的错觉。
    首-发:po18bb.com (ωoо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