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丧气少女尹茉莉(大叔 高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丧气少女尹茉莉(大叔 高h): 二十八.风韵美人

    祁伟是祁域的本名,沉励勤不客气的这样喊,可见这小子确实惹恼了他。
    翟阅薇垂头目光闪烁,她从头到尾轻描淡写不置一词,这会儿才按着祁域给沉励勤道歉,见对方不理,只好先把惹事的刺头带走。
    祁域大受打。
    他从没见过沉励勤发火。他还算新人,进公司晚,那个威严不可冒犯的沉励勤,只存在于前辈们闲谈间的传说中。对祁域来说,他所认识沉总,温和可亲像个大哥哥,对他们这些年轻艺人也多有关怀,要不然他也不敢跟着前辈们喊他叫哥。
    少年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以为尹茉莉是公司新签的小艺人,沉励勤则是一时糊涂,才为了这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少女,说要冷藏他。
    他不服气,即便心里已经悔得要命,仍梗着脖子不道歉。
    沉励勤早就不去看他,他靠在桌边专注的看尹茉莉,少女更是冷心冷肺,她悠闲地打开电脑玩游戏,对这叁人的官司半点儿不关心。
    就在翟阅微即将拉着祁域走到门口时,久不开口的沉励勤就跟背后长眼似的,突然开口说:“翟总监,祁域是你手下人,他现在这个脾气,啧,我觉得,至少有一半,是你纵容的结果。还有,我让你给茉莉协调练功房,你就是怎么做的?什么时候起,我交代的任务也可以这么被你们糊弄了?”
    翟阅微没想到沉励勤会突然向她发难。
    女人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不卑不亢流利答道:“祁域的事,我是有错,这我承认,回去我好好教育他,你也消消气。至于尹助理要用的练功房,她不是公司艺人,没有专用房间,而小祁最近在外拍戏,不常回来,我才自作主张…”
    沉励勤锐利的看着她,勾唇淡笑,他略带嘲讽道:“是吗?只是这样?不是你故意针对谁?”
    翟阅微难以置信,她说:“当然不是,我跟尹助理无冤无仇,何必呢!”
    男人清淡的笑笑,点头说:“既然这样,差事也算办砸了。我先前对祁伟的决定不变,你的奖金再扣叁个月,我等下给财务和打电话,你们可以出去了!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随便进来!”
    翟阅微视线在沉励勤与尹茉莉之间回转一圈,她狠狠瞪了祁域一眼,两人沉默着退出沉励勤的的总裁办公室。
    沉励勤此番,不止叁言两语就冷藏一位当红炸子鸡,还得罪了跟他多年的金牌经纪人。
    男人见外人都走光了,这才献宝似的跟女孩邀功,说:“宝宝,怎么样,叔叔是不是帮你报仇了!”
    尹茉莉无奈从游戏里将注意力分些给他。
    她可不高兴,小嘴开合无力道:“你当自己是昏君吗?可我并不是妖女祸水呢!为了这点小事搞这么大阵仗,不值得!你听到了的,我又没吃亏!”
    沉励勤把她抱起来,让女孩坐在他大腿上,这才说:“也不只是为今天的事,这个祁域,本来呢,外形不错,演戏悟性尚可,若是踏实肯学一些,爆红是早晚的事。可你也看到了,就他现在这脾气,少不得要得罪人的,以后能走多远真说不上,不如我来当这个恶人,趁他年轻多敲打敲打,也好让他收收心!”
    原来如此。
    早说嘛!尹茉莉还以为向来英明决策的沉励勤,突然昏君附体,要为她冲冠一怒呢!不过也是,沉励勤要是这么没脑子,他这公司也走不到今天。
    尹茉莉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别人的事与她无关,就算与她有关的事,都不能让她心弦拨动,更别说这些她连名字都记不清的路人。
    可她对沉励勤还是上心的。
    “那,那位翟总监呢?你赏罚不明啊!人家都说了,无心之失,你还要扣奖金,太霸道了吧!”小姑娘似笑非笑的盯着男人看。
    尹茉莉表情冷淡,很少有多余动态,她这样冷冷盯着一个人长时间看,真容易让人生出一种心虚的错觉。
    沉励勤立刻在她的目光里读懂了内涵。
    他急急摆摆手,分辨道:“别这样看我,我跟她可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我发誓!”
    尹茉莉哼笑一声,道:“你们不是雇佣关系吗?沉总,不做亏心事,又何必心虚呢!”
    沉励勤真摸不准小公主的情绪了。
    她肯定是生气了,吃醋了!
    可,可他有口难辩,这个翟阅微根本不是他的款啊!他瞎了才会吃窝边草吧!啊也不是,那个朱桢桢他是真睡了…
    看着男人百口莫辩地狼狈模样,少女淡而又淡的挑眉笑笑,这一笑,直把沉励勤的魂儿勾没了,鸡巴立刻挺得梆硬。
    她说:“谁知道呢?反正你沉总睡过的女人,也不一定都记得住!酒后乱性断片也是有的,对不对?毕竟,这翟总监看我跟看情敌似的,不是无缘无故这样吧?你这样明察秋毫,不会看不出来吧?”
    沉励勤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当年为什么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喜欢她,就等她长大不可以吗?为什么要证明自己不喜欢小女孩,去没完没了睡那些成熟的所谓风韵美人?
    他一定是脑子有泡!
    男人抓乱一头帅气短发,苦笑着说顶顶胯,无奈道:“宝贝…我没有…你信我好不好,我想睡的…不…我爱的只有你,想要的…也只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