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丧气少女尹茉莉(大叔 高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丧气少女尹茉莉(大叔 高h): 四十一.往日时光

    道旁多是些年代久远的矮楼平房,墙面潮湿斑驳,青苔和爬山虎放肆的攀了半人高,透过婆娑树荫还能看到一些老住户的阳台上晾晒着被单衣物。
    尹茉莉刚下车就走进闷湿的空气,她以为自己会热得头晕,但街道两旁的古槐参天蔽日,足以将不够宽阔的路面完全纳入阴凉之下。
    她别扭的坐在光秃秃的金属横梁上,娇小的身子只得微微弯下去一些。沉励勤轻松的踩着脚踏,车子平稳向前滑行带动空气形成微风吹起她的发梢。
    男人身上浅淡的木质香水时隐时现,尹茉莉逐渐沉溺在他带来的这种穿越时空的片刻安宁里,她慢慢直起身子靠进男人怀里。
    她只有那么小一点儿,沉励勤爱怜地想,让他可以很轻松的将她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男人温热的唇擦过女孩侧脸。
    他想起很多年前,尹茉莉也这样乖巧的坐在自己身前,那时候她看起来娇娇软软,胆子却不小尽喜欢跟他们玩些刺激的。他骑车冲下高坡,下面是湍流河沟,她非但不紧张害怕还会给他叫好加油。
    老式自行车骤然撑起两人重量十分费力,生锈的铁链在行进中接连不断发出哐啷哐啷的异响,尹茉莉忍不住笑,侧过脸来调侃他:让你随便偷人家自行车,万一等会儿车散架了,摔了算谁的?
    少年时的沉励勤也不至于骑这么老式的车子,这车子完全是爷爷辈儿的产物,但此刻他却骑得十分卖力起劲。
    沉励勤闻言低头吻吻女孩娇颜,坏心道:只要你乖乖坐好,别勾着叔叔做坏事,这车保准散不了!
    衣摆随风飞扬,连带着两人心情也飘然起来,尹茉莉抬头看头顶繁茂的枝桠以及更远的碧空,好似真的穿越时空回到那些无忧时光。
    老城区并不完全是空城,自然有舍不得故土房屋的居民在此,也就还有分管老区的各种部门和单位仍坚守着,有些年轻人嫌两城之间来回奔波,索性工作日就住在这边,老城常住居民虽然不多,但并不乏在此开门做生意的商贩。
    这会儿正是午后暑气最旺的时候,大部分人都躲在屋子里午休,槐树上的蝉鸣甚至有些排山倒海的刺耳。
    沉励勤循着来时记忆,七拐八拐走到一条略微繁华的街道,他将车子骑进自行车道,抬头看看两侧半新不旧的招牌,最后找了地方将车子停下支好,伸手抱小孩似的把尹茉莉从横梁上抱下来。
    尹茉莉终于平稳落地,好奇的打量起四周,沉励勤拉起她的手往前走,边走边问:万导找的这个地方怎么样?像不像过去的阆城?
    阆城就是尹家仍生活的城市,他们在那里再次相逢,也充满了幼年茉莉与少年时沉励勤的全部记忆。只是漫长的岁月度过去,阆城早不复从前的风景。
    这也无可厚非,没有哪个地方,哪个人,会一成不变等在原地。
    尹茉莉比沉励勤小十一岁,少年人印象深刻的场景,于她却是模糊混乱的,除了还在眼前的这个人这张脸,其余的的一切早在成长中被冲淡成支离破碎的片段。
    女孩不想扫他的兴,便随意的点点头,嗯了一声。沉励勤见她懵里懵懂的迷糊样,没忍住抬手在她脸上捏了捏。
    这是他少年时对着小公主的习惯性动作,也是重遇以来他无数次想做却没敢做的动作。
    不怪他怂,实在是尹茉莉那面无表情的小脸太有威慑力,他敢捧着她的小脸亲吻,却不敢造次上手。小丫头跟他虽好说话,但脾气可不算好,他并不想惹她不快。
    好在尹茉莉没觉得他这动作有什么不对,反而很期待的问:那,我们现在现在去哪?
    沉励勤见状,神秘兮兮挑眉一笑,道是:打会儿游戏,你小时候不是喜欢捞鱼吗?记不记得有次被你姥爷发现我们带你去游戏厅,你小叔差点被打个半死!”
    尹茉莉似乎有点印象,并不十分清晰,她小时候乐趣之一就是看尹贤跟姥爷顶嘴,姥爷骂不过瘾就作势追着他要打。每当这种时候,她都捂嘴在一旁偷笑,觉得自己才是全家唯一宠爱的小宝贝。
    游戏厅木门敞开,穿着背心大裤衩的老大爷摇着蒲扇躺在门口的摇椅上纳凉,尹茉莉在沉励勤身后瞅了瞅黑洞洞的室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老大爷大约早习惯了这冷清的生意,有人上门也不着急睁眼。沉励勤中午路过看这里开着,这才临时起意带尹茉莉重温往日时光。
    “大叔,咱们这店开着吧?可以进去玩吗?”见老人家旁若无人懒洋洋养神,沉励勤只好清清嗓子问。
    守店的老爷子这才睁了眼,沉默着起身进屋开灯插电启动机器,不多时,原本昏暗颓败的大开间就热闹起来。
    要多少?老爷子走到一张破旧的老式课桌后,问他们。沉励勤二十多年没玩过这个,尹茉莉更是印象全无,老人看了,取出一袋游戏币放在桌上,说:你们玩着看,玩多少算多少罢!
    沉励勤跟道过谢,老人又慢悠悠晃到门口,拿起蒲扇往摇椅上一歪养神去了。
    宝宝,你想先玩哪个?沉励勤揽住她单薄的肩膀,宠溺的问道。
    尹茉莉看看这些笨重古早的机器,又看看兴致勃勃的沉励勤,仰脸问他:有那种对战的机子吗?就以前你卧室里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