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综武侠]移花宫主她超忙的: 第127章

    花满园和牛肉汤,两个人都不缺钱,也不愁名。稍微不一样的是,牛肉汤目前的名气等于零。
    这并不是牛肉汤不在乎名气,相反,她爱死了名气。只是迫于小老头的压力,必须保持籍籍无名,否则她早就杀出江湖,闯个名堂出来。
    牛肉汤身体上不敢反抗小老头,嘴里却很诚实的挑剔江湖上各种她认为名不副实的女人。被她点评过的女人,包括但不限于与她同一辈的峨嵋四秀,薛冰,林仙儿,张菁,慕容九秀,比她大一辈的石观音,邀月等等。
    以牛肉汤的武功智谋相貌,放眼整个江湖,的确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只可惜,牛肉汤有心无力。
    然后,宫九和牛肉汤相互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宫九:我让你当皇后。
    牛肉汤:我想当皇后。
    宫九看中了小老头的能力,牛肉汤看中了宫九的身份。加上师兄妹的关系,两个人近水楼台,一拍即合。
    现在听到宫九把对自己说的话,完完整整一个字都不改的对花满园说,若不是牛肉汤多年的杀手生涯早让她心理素质过硬,险些当场发作,要和宫九吵一顿。
    牛肉汤硬生生的忍住了怒气,让宫九把话说完。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外人看了她的笑话。
    前面说过,花满园不缺钱,不愁名。为了挖她这种软硬不吃的人的墙角,宫九有针对性的画了皇后这张大饼。
    宫九说,江山代有人才出,过个十年,可能都不用十年,叁五年就有新人出来了,到时候谁还记得你花满园。流芳百世做不到,遗臭万年你也别想了,不够格。
    当然,花满园本人也不想遗臭万年,她现在都在尽力维持自己良好的名气。
    宫九又说,妹妹,你这典型的路走窄了。江湖上混的,再好不还是泥腿子。当了皇后,就表示得到官方认可了,不,到那时你就是官方!
    现在机会就在你眼前,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
    花满园说,你说的好听,你算老几,你让我当皇后,你看皇帝理你么。
    宫九板起了脸,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别在他面前装不懂。
    那花满园可就摊牌了:“你有几成的成功率?”
    花满园嗤笑:“你这话说的,好像你明天就登基了一样。”
    “先不说你当了皇帝之后我能不能真的当上皇后,当上了是不是只有一天体验卡。何况跟着你混就一定能当上皇后么?你自己的皇帝位置都还没影儿了,哪来的脸给我开空头银票。再说了,你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成功么,做个有钱有名的泥腿子,总比被抄家杀头强。”
    面对花满园一系列的发问,宫九没跟她解释自己要怎么登上帝位,而是直接一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的态度。等他当了皇帝,谁还稀罕你花满园,再想当皇后,也得先打量打量到那时自己配不配。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反正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没胆子没能力你就别来。
    一说完,宫九就拂袖而去,让花满园自己思考该怎么做。
    宫九和牛肉汤一回去,牛肉汤就忍不住说:“既然她不答应,那就杀了她吧!”
    她没不提做皇后的事,免得好像她只是为了当皇后才和宫九在一起。
    宫九反问道:“你觉得她没答应?”
    “难道不是吗?”牛肉汤言之凿凿,“她那分明就是不肯答应,既然如此,还不如趁早把她杀了。”给她减少一个竞争对手。
    宫九摇头:“她要是一口答应才让人怀疑。质疑计划的成功率,表示她真的心动了,如果没有心动,她就不会想这么多,直接拒绝就是了。”
    牛肉汤问:“她答应了你就要让她做皇后?”
    “你觉得呢?”宫九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牛肉汤。
    “怎么?你想让她做皇后?”牛肉汤冷笑,“你忘了你已经答应过我了么?”
    随着怒火的上升,她的声音也不自觉拔高。
    宫九冷冷道:“我食言你难道就不会杀了我吗?就像你平时一样,蜜蜂!”
    听到“蜜蜂”二字,牛肉汤马上从怒不可遏变成做错事被抓包的心虚。
    “我……”牛肉汤急忙组织语言辩解,但是宫九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扭头就走。
    他一走,牛肉汤便开始反思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宫九消气了。
    她一直以为宫九不在意自己和别的男人的事,毕竟宫九是了解她的,以她的习惯,不会有人活着告状。
    没有证据就等于没犯罪。
    没想到宫九不是不在意,只是忍到关键时刻才说。
    虽然宫九没有说自己会食言,但牛肉汤还是担心。他今天不食言,明天呢?后天呢?
    眼前难关要紧,她也顾不得去针对花满园了,忙着跟在宫九身前身后,又是道歉又是卖乖了一阵,想要确定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等他们停船靠岸,都回到岛上了,也没见宫九给她一个准话。
    和抓心挠肝的牛肉汤相反,花满园过的倒是惬意的很。
    宫九虽然没再找过她,但一直没有忘记对她进行物质腐蚀,时不时派人送点花满园没见过,或者甚少见到的稀奇玩意过来。
    然后,送来的人就会刻意暗示她,都是从宫里带来的大路货,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花满园明知道这些东西珍贵,但还是故意冷笑一声,只瞥了一眼,便扭过头去:“一些破烂玩意儿,也好意思觍着脸拿出来送人。”
    连碰了几次灰,宫九便加大了腐蚀力度。他一面等着花满园投降,一面反思自己连碰几次灰,是不是因为投入太少?花满园好歹也是富贵之家出来的,见过的世面不少,自己拿出来的东西是否入不了她的眼?
    花满园说,入得了入得了。
    小鱼儿说她:“你真虚伪,你明明想要的很。你那样做,是在抬高身价吗?”
    花满园对他的话给予充分的肯定,并且表示:“我想知道宫九究竟能给我开多高的工资。”
    “你真的想跟他干?想……当皇后?”小鱼儿错愕。
    “那你给我一个拒绝他的理由?”花满园直接反问。
    小鱼儿急切的说:“理由太多了,比如他是骗你的,比如他不一定真能成功,比如……”
    “比如……你有点烦人。”花满园直接打断他的话。
    “你说我烦人!”小鱼儿怒气上涌,“我看你是虚荣上头,连脑子都没了。”
    花满园风轻云淡:“你第一天认识我?”
    小鱼儿一拳打在棉花上,自己的怒气也瘪了下来。他好声好气的再次问花满园:“你是真的想跟宫九合作吗?”
    花满园:“是啊!”
    小鱼儿苦口婆心给她分析利害关系。
    “难道你没看到刚才宫九说让你做皇后时,牛肉汤的脸色多难看吗?我看他这句话不止对你说过,对牛肉汤也说过。就算宫九成功了,你能确保宫九最后是让你当皇后,不是让牛肉汤当皇后?就算你能赢牛肉汤,你能赢别人?别说叁十年河东叁十年河西,你都没有个叁十年能混,叁到五年就冒出新一批春笋,你看宫九像个专情的人吗?”
    花满园说,弟弟,你这典型的路走窄了。咱搁这儿谈生意呢,你跟我分析感情。
    我问你,我在宫九这儿干的越好,什么得到的越多?
    小鱼儿说:“钱?”
    花满园点了点头,然后:“还有呢?”
    小鱼儿:“宫九的感情?”
    花满园说:“是对家的邀请函。”
    宫九事业干得越好,上面越忌惮他,给她开的工资就更高。
    反正总不会低于宫九开的工资,不然靠什么收买敌人。
    给宫九打工,只能赚宫九一个人的钱,给宫九打工的同时给他的敌人打工,能赚两份钱。可惜南王世子死的早,不然花满园可以出一份工领叁份工资。
    叁国鼎立可比楚汉争霸时间长多了,每个月拿叁份皇室工资,拿个十年八年,何止是赚,简直赚麻了!
    日后宫九赢了,花满园上车上的早,顺理成章成功臣。宫九输了,花满园作为卧底,没有汗马功劳,也有不小的贡献吧!
    小鱼儿问她,翻车了呢?
    被宫九发现你是二五仔呢?
    花满园:“我为什么不能先下手为强干掉他?”
    但是花满园并不希望宫九早死,宫九死得早,她的工资就拿得少。宫九要是活个二叁十年……那还是长了点,打个临时工没必要把自己的青春都赔进去。
    小鱼儿听得意犹未尽,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想让花满园再说点。
    于是花满园说:“我饿了,去给我炒几个菜来。”
    花满园拒绝吃宫九提供的任何食物,她本来只打算拒绝一两次,因为她觉得自己只能饿这么几顿。等肚子饿到受不了了,再去抓个宫九的手下来替自己试毒。
    结果她只拒绝了一次,小鱼儿就去厨房炒了几盘菜过来。
    花满园:“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小鱼儿自信:“多到你想都不敢想。”
    至此,花满园得到了有力的后勤保障。
    巧的是,花满园和小鱼儿刚吃完饭,小老头就过来告诉她,今天岛上有个宴会,请他们过去参加。
    花满园:“给我接风洗尘的?”
    小老头:“那倒不是。我们这里每个两叁天都有宴会,随便一件事都能作为开宴会的理由。”
    花满园:“那看来你的手下们,业务水平都不太高。我听说杀手最重要的就是耐心和低调,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的心一点都不静。”
    不等小老头说话,花满园扭过头对小鱼儿说:“我们走吧!去参加今晚的宴会。”
    花满园没问小老头宴会在哪里举办,这只是一个小岛,路上随便找个人问一下就行了。
    她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刚好这个叫沙曼的女人跟她们同路。
    沙曼说,自己很急,他们要是能跟上她的脚步,就跟着她一起去,跟不上就别来。
    花满园看她一边说一边拿扇子使劲儿扇风,觉得她应该是受不了这座岛炎热的气候,所以想赶紧到呈有冰块的宴会厅里凉快凉快。
    沙曼的轻功很不错,花满园认为她的轻功在牛肉汤和公孙大娘之间。
    “你也是小老头的徒弟?”花满园问道。
    沙曼摇头。
    “那你是被他们绑过来的?”花满园又问道。
    沙曼还是摇头。
    不是被绑过来的,那就是自愿的了,花满园没再问下去。一心一意的跟着沙曼前往宴客厅。
    宴客厅里只有十来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花满园浅扫了他们一眼便坐在了相对熟络的沙曼身边。
    众所周知,时尚的完成度靠脸。但这些人显然和时尚绝缘。
    花满园的凳子还没坐热,沙曼就已经挤到了旁边的赌桌。赌桌一开,那十来个身着奇装异服的人也都挤了过去,下注的下注,坐庄的坐庄。
    花满园和小鱼儿闲得无聊,便也站在一边看这些人玩骰子。
    她足足看了十几轮,面上一点波动都没有,仿佛看别人赌博和坐马车时无聊看窗外风景一样只是件单纯的打发时间的事。
    这些人赌的方式只有一种,骰子的大小,赌的却很大,小鱼儿在一旁看的都不免揪心,他每次在心里猜点数,在心中押哪边会赢。他在心里看好的人赢了他便喝彩,输了也跟着一起垂头丧气。
    到后面小鱼儿也想上去玩两把,但他口袋空空,庄家直接把他赶走:“没钱别来。”
    小鱼儿向花满园借钱:“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有钱的。”
    花满园点头承认了:“但是我身上也没有钱。”
    “你没有钱!”小鱼儿不敢置信。
    花满园说:“我是被绑来的,怎么可能带钱在身上。”
    小鱼儿反问:“可你被绑来之前,是在外面逛街。你逛街不带钱吗?”
    花满园:“我逛的是白云城,让店家去城主府要钱就行了,哪用自己带钱在身上。”
    花满园出门很少带钱,因为她很少一个人出门,身边的人会主动为她付钱。她小时候还有过因为出门没带钱,而被迫用首饰付债的情况。
    等她回家后,家里人笑话她幸好身上首饰多,不然她就成了家里唯一被钱赎回来的人了。
    百忙之中的庄家扭过头对他们说:“没有钱拿首饰抵押也行。”
    钱容易还,他要是把花满园的首饰输了,就麻烦了。小鱼儿想想还是不赌了,过个眼瘾。
    “那把你首饰借给我吧!”小鱼儿不借,沙曼倒是不见外,向才见一次面的花满园借首饰。
    “你不会找别人借吗?”小鱼儿不高兴道。他都不舍得拿去赌,沙曼跟他们很熟吗?跑来借什么借。
    沙曼道:“小老头还没来,其他人都不愿借钱给我。”
    小鱼儿冷笑道:“他们都知道你赢不回来,所以都不愿意借给你。你想骗刚来对这里不了解的人还是省省的吧!我们不会借给你的。”
    沙曼没理他,继续向花满园借首饰当赌资。花满园想也没想就把手上的两个玉镯拿了下来给她。
    一拿到赌资,沙曼便没有留恋的走了。小鱼儿扭过头狠狠瞪着花满园。
    花满园看他似有一肚子话要说,马上道:“你闭嘴。”
    本来满肚子抱怨的小鱼儿马上熄了火,独自坐在一边生闷气。
    没过多久,沙曼输光了,又来向花满园借首饰翻本了。
    第二次借钱花满园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这一把再输了你打算怎么还我?”
    沙曼:“拿我的首饰还。”
    花满园:“要是你还的是我不喜欢的呢?”
    沙曼:“你可以自己去挑。”
    花满园问道:“去你住的地方跳?”
    沙曼点头。
    于是花满园痛快的把自己的项链和耳环也给了她。
    这一次沙曼非但把花满园的首饰赢了回来,还把她原本输的钱都赢了回来。此时此刻,她面前的金银珠宝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
    小老头和牛肉汤、宫九也恰好在这个时候进来。
    到了自己的主场,牛肉汤和宫九的行头也连着升了好几级。
    见到宫九到来,原来和沙曼赌博的人都纷纷收了手,跑到了宫九身边,恨不得黏在他身上沾一点他的贵气。
    沙曼冷冷朝宫九的方向看了一眼,回过头来,就是嬉皮笑脸的小鱼儿问她:“你现在还赌不赌了?”
    沙曼把花满园的首饰给小鱼儿当赌资:“你不是想玩两把么?”
    小鱼儿坐在了沙曼对面,两个人占据了这张赌桌玩起了骰子。
    小老头走到花满园身边,问她:“你觉得这座岛怎么样?”
    花满园:“这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岛么,有什么怎么样的,这种岛南海一抓一大把。”
    本来等着花满园来一番恭维话的小老头只好强行转移话题:“今天是你们来的第一天,所以你们是客人,等过了今天,你们就要自食其力。这座岛的哪种享受都是第一流的,但收费也很高,没有能力赚大钱的人,在这里很难活下去。”
    花满园忍不住笑了,轻蔑的笑。
    当她花满园没见过世面么!
    哪怕她真的没见过世面也不能在小老头面前输了架势。
    小老头也不生气:“不过对于花姑娘来说,我这座岛的任何事物都不值一提。”
    花满园见小老头心态良好,也没有再乘胜追击,再贬低这里几句。
    小老头问:“刚才他们赌博,你没跟着去玩两把吗?”
    花满园说:“我对这个没有兴趣。”
    小老头又问道:“那你没些别的爱好吗?这座岛的享受即便在你心中达不到一流,但你想要什么,都能在这里找到。”
    花满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但是这些都要自食其力是吗?”
    小老头点头。
    花满园嗤笑:“我本来就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现在我要得到这些东西还要花比外面高许多的高价,我是傻子么?”
    说完她便转身离去,把沙曼的金银财宝都赢走了的小鱼儿把她的首饰重新还给她。
    两手空空的沙曼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挑首饰。”
    沙曼接着说:“那些东西是他给你的,我欠你的还没还。”
    花满园明白她的意思了,带着小鱼儿一起,随沙曼而走。
    到了沙曼的住所,花满园明知故问:“小老头看着我跟你出来,小老头不会生气吧?”
    沙曼知道她明知故问:“我又不是他的手下,他管不着我。”
    “那你是谁的手下?”花满园问道,“宫九的?他进宴会厅的时候,朝你看了一眼,你的脸刷一下就垮了。”
    听到宫九,沙曼的语气即刻变得不太友好:“你观察的倒挺仔细。”
    花满园笑笑:“人在屋檐下,不学会察言观色怎么保全自己。”
    沙曼道:“可我一点也没看出你像受制于人的样子。”
    “我的东西呢?你怎么还不打算赔给我?”花满园察觉到了窗外的动静,故意略过了这个话题,转入另一个话题。
    “我想跟你一起逃出去。”沙曼正对着花满园,背对着窗户说出了这句话,“我知道一些宫九的事,我可以把这些都告诉你。”
    窗户外,一只手握冰花的手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犹豫,他将冰花放进了窗户后,便飘然离去。
    花满园看着窗户上的那朵冰花:“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吧!即便知道,也都是些他无所谓的东西。”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沙曼身子僵了。
    花满园越过她,拿起窗前的冰花。
    这里是炎热的南海小岛,怎么会有冰,又有谁能神通广大到将极寒之地的冰运到这里?
    沙曼见到那朵冰花,便知道方才花满园是故意引诱她在宫九面前说出背叛他的话。
    花满园把冰花交给她,之后便带着小鱼儿离开了沙曼的住所。
    回去的路上,小鱼儿忍不住说:“我觉得她是个可怜的人。”
    她喜欢冰花吗?小鱼儿觉得她并不喜欢冰花。
    她怕热,却去不了凉爽的北方,被囚于南海的一座小岛。送她冰花又有什么意思,无异于让笼中的金丝雀见一见外边的野鸟能飞多高。
    她的身份不言而喻。
    小鱼儿问花满园:“你说她是真心想投靠你,还是和宫九合谋演的一出苦肉计?”
    花满园:“如果是真的,她已经当着宫九的面背叛他,没有别的选择了。”
    小鱼儿问她:“你觉得像真的还是假的?”
    花满园说:“真的固然好,但是假的,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们都被抓来了,还能怎么样呢?”
    小鱼儿又问:“那你为什么走这么快?”
    花满园:“因为我在抬高我的身价。”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