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快穿)插足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插足者: 皇帝姑父38(h)

    皇帝姑父38(h)
    嫩白的手心被大手圈住,软软握在潮热发烫的性器上,男人性器上滚烫的触感,唇间吐出的粗重呼吸,以及从亓衡身上升起的浓浓的属于男人才有的浓烈的气息,让少女身子更酥更麻,整个人几乎要化成了一滩缠在男人身上的水蛇,伸展着柔软到极致的身子,手脚并用般灵活缠在男人长身上。
    亓衡五官俊秀,多年养成的气态更是让他自然而然的蕴养出一股温柔的气度,哪怕这样大开大合的随意坐在椅子上,哪怕他眉眼间是快要忍耐不住的情欲,男人身上那股子令少女着迷的气度与温柔,就好像融进了男人的骨子里,不在表象,不拘束于男人的皮囊,从他骨子里透出来的儒雅。
    乔阮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心想,若是男人换了一副皮囊,换了一个身份,就算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恐怕自己也会奋不顾身的爱上他,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哪怕最后没有结果  ,少女在来到京城之前,心里其实也做好了这场跨越千里的奔赴最后没有任何结果的爱情。
    少女软着身子坐在男人膝上,面颊被浓烈的男人气息熏的发红,明明男人的情欲才是更重的哪一个,却偏偏只有少女发髻散乱,衣襟大开,藕荷色的肚兜内还有一团东西在衣物内起伏揉捏,少女如水般滩在男人怀里,眼尾被涌动的情欲弄的发红,像染了玫红色的胭脂,在少女奶白的肌肤之上,不过分浓烈,也不显得暗淡,十分妩媚动人。
    男人喜欢他见过的少女所有样子,懒惰的,娇气的,耍赖的,还有现在勾了他魂儿的妩媚。
    每一点都让男人相当满意。
    自二人在太极殿内挑破了关系,男人在殿内要了少女一晚上后,少女在皇帝的殿内便愈发自在起来,有皇帝对她睁只眼闭只眼,还有奎忠贤等内侍更因为她如今是皇帝的心头肉而对她大开方便之门,屋内的一应用具早就全都换成了最好的,甚至比宫内娘娘们用的东西还好。
    少女也不必梳着宫女们的妆发,随意打理自己的妆容,就如今日,少女便在自己眉心贴了一朵梨花。
    胭脂的鲜艳,花钿的含苞欲滴,与少女脸上如桃花般娇艳的绯色相得益彰,相互点缀,将少女一张明艳美丽却又不失少女娇稚的脸体现的更绝色。
    男人哪怕心里爱极了怀中的这个美人,抚摸着少女柔软的胴体,也不得不再次在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小姑娘可真是得天独厚,许多美人虽有一张脸长得极好,却在体态上又有许多不足。她倒好,什么都是自己喜欢的,对自己耍起脾气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以往的时候又何时有人敢像她一样对自己耍脾气,哪怕是自己的儿女,他们对亓衡也是尊重有余,亲近不足。
    “喜欢在这里?”男人明明自己也已经忍得不行了,却还能绷住脸,纵然身体已经情动的不行,面上却还能一本正经,不似少女一般,将欲望的情动在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媚态随小女人水眸流转,眼波里蕴含薄薄水雾,姿态柔媚,腰肢柔软,玉手玉脚并用缠在男人身上。在威严的大殿内,深海宝珠镶嵌的龙眼的威威注视下,稳重端方的中年皇帝搂着一名年纪尚小的少女,男人气息粗重,眸中欲色深重,欲龙坚硬如铁,大手不慌不忙在少女衣衫内揉捏少女柔嫩的胸乳,而少女更是与大殿威严的气质截然相反,衣衫不整,发髻散乱,没有骨头般倚靠在男人怀里。
    此时此刻,似乎被美色迷昏了头的男人是横云难得一见的明君,而被他揽在怀中的绝美少女更像是被皇帝强抢入宫的已有婚约的良家少女,但是却被君王的权势所惑,强势所压,眸中含着一汪不堪忍受的清泪,又掩饰不住被君王挑逗起来的情欲。
    “唔……啊……圣人!”男人的大手一直在少女被扯的松垮的肚兜内揉捏少女饱满娇嫩的胸乳,少女也被男人的爱抚弄的十分情动,红唇轻启,小嘴微张,水眸被情欲充满,漂亮明艳的眼睛里盈满水光,像是享受又像是在忍受绵绵的疼痛。男人坏心眼儿的捏了一把少女被弄的发硬的奶头,乔阮只觉得有一股子电流突然从敏感的奶头传到头皮,酥的整个身子都发软,而不是她有意控制自己的肢体若有若无勾引他。
    殿内的威严,绝不紧紧只带给了男人一人刺激,曾经见过男人在这间殿内多么专注于国事,又有多么稳重的少女,在金龙的注视下,也感到了难言的刺激。
    这座金龙自横云建国起便存在,历经百年,横云历代的皇帝又有多少代君臣曾经在此地议过事,在这样一个商讨国家大事的庄严之地,她竟然与横云之君,二人身心纠缠,倒在皇帝批阅奏折的书案上,要行男女之事。
    而且更刺激的是,她是他妻子的侄女,还是他的御前女官,此刻的少女还不是男人的妃嫔。
    乔阮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之前二人亲吻时,她能看得出来男人没有要在这里要她的意思,后面怎么发展到这个程度,她的脑袋似乎已经混沌了,迷蒙的被情欲冲击的小脑袋完全想不出来二人怎么会真的要在这里交合。
    少女又想起来昨天傍晚,皇后姑姑的人来找她,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男人坚硬滚烫的欲龙已经在少女回忆有的没的的时候,分开了她的双腿,插进了少女小紧屄里,皇帝的欲根又大又热,里面充满了白色的浊精,紫黑色的狰狞就这么在少女迷蒙的瞬间,肉匕如利剑般强势破开少女泥泞的蚌穴,深深插进了少女体内。
    渴望许久的性器插入进来,少女下意识夹紧小腹,小屄紧紧裹住插进来的肉根,外部的蚌肉咬着收缩,穴壁的嫩肉自发的开始吸吮挤压这根让人满足又让人沉沦的性器,她的身体在自发的锁住男人的性器,她的身体也在自发回应男人的索取。
    那时候她是怎么回答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