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快穿)插足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插足者: 浮世挣扎3

    浮世挣扎3
    H市是政府开放后重点关注的城市,加上这里地理位置不错,政府近些年对这里不仅是有很多政策上的优惠,还有很大的资金投入。
    顾绍当过兵,家里有军政的背景,当然这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再加上因为家里的关系,多多少少听说过上面的消息,也更明白等这里再发展几年,H市将会迎来的是前人所意想不到的巨大的腾飞。
    因此,他作为一个商人,带着自己丰厚的资金,在几个朋友的引荐下,来到H市,想在这块蛋糕尚存的时候也能狠狠的分一杯羹!
    顾绍稍许放下了自己的矜持,放下自己对这种场合的厌恶,对极为殷勤看着他的老板们都笑了笑,长臂伸出,揽住了稍许有些错愕的莘露。
    莘露稍一诧异,马上对着被喊做“顾老板”的男人笑了笑,妩媚的眼线被她的眼睛都笑得弯了弯,红粉的唇瓣勾起来,水润润的,漂亮又勾人!
    上道的接过顾绍手里已经被喝干净的酒杯,纤细的玉臂探出,拿起桌上深红色的酒水又往顾绍的杯子里续了一杯。
    莘露早不是当初那个刚从小山村里逃出来时候什么都不懂的小村姑,看人眼色是她们这一行第一门要学的功夫。
    顾绍被随意揽过的笑容女人惊了一下,方才她过来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看她的容貌,此时被女人妩媚的笑容一晃眼,才发觉这里的老板们倒是真的很有“诚意”!
    可惜他并不会碰这种场所的女人。
    顾绍笑着接过女人殷勤送回来的酒,对看着他的一众老板隔空敬酒,一口全部喝干净。
    而且他之所以敢喝这女人递过来的酒,就是因为她的手上看上去比较干净,没有现在一贯“小姐”们爱留的长指甲,手指细细长长的,干净,看着还挺好看,甚至有种想让人一把握住的冲动。
    顾绍眼力不错,他看上去漫不经心的,实则注意力都在女人手上,现在做生意水很深,法律都不一定能顶什么用,被人算计了还有苦说不出。
    这种场合的女人多半都是想要攀个高枝,做男人二奶。他搂住的这个现在表面上看上去是不错,但是这种女人,有几个不会做戏的?就算是他,为了利益,不也得让自己对不想面对的人笑脸相迎?
    “顾老板豪爽!再来一杯!”大腹便便的几个老板笑。
    “好!”顾绍大声应好,坚硬的线条在他的动作下,都显得极为可靠与诚恳,不管在场的地头蛇们信不信,至少大家面上的姿态都放的很足。
    不等顾绍将杯子送过来,莘露便主动笑着拿起桌上的酒瓶,将男人杯中满上。
    “先干为敬!”顾绍又是一口将整杯酒都喝下。
    红姐一直小心注意着莘露这个“妹妹”,真的每一次见到她都让她这个见多了水灵灵美女的人都惊艳,不同的打扮有不同的美,她没什么文化,就算看了几本书,更好的词她也不会夸。
    当初刚来,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穿着一身乡下的花衣裳也遮挡不住的水灵灵的美丽,现如今她还不到20岁,相当年轻的年纪,没了当初拘谨的羞涩,游刃有余的陪在男人身边,那种被遮挡住了的美丽,似乎一下子更绽放出来,像是被刺破了神秘的面纱,终于见到了躲藏在面纱后的神女。
    几循酒过,一群男人终于准备开始谈正事了。
    “去去去,你们都出去!”最开始出来跟红姐打招呼的程老板开始出声赶人。
    “来来,姑娘们都先出去吧,等会老板们谈完了,咱们再进来!”红姐站起来,大声主动招呼,因为她长得好,身姿也窈窕,在这种稍暗的灯光下,显得更有女人韵味。
    “顾老板这次到H市来主要想要投资什么生意?”
    ……
    莘露跟在红姐身后,慢慢走出去,对这位顾老板,并没有什么留恋,后面男人们打着舌头吹牛谈话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妹子!你今天可真是帮了姐的大忙了!等结束了,姐一定给你包一个大红包,就当是给小丰的压岁钱,到时候你可不许不要啊,那是我给小丰的,可不是给你的!”红姐出来,就对莘露笑得非常灿烂。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她开始让那位顾老板打破了僵局。
    “既然我答应姐了,这就是我应该做的。”  莘露倒没什么居功的意思。
    当初她带着体弱的小丰,从二叔家里逃出来,身上什么钱也没有,两个人都饿了好几天,身上都又脏又破,加上小丰又生病了,那时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被关在杂物房里被二叔二婶他们逼着嫁人的时候,她也没有认命的意思。
    可是当她真的花掉从二叔二婶那里偷来的所有钱,来到一个陌生的,与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手里牵着病撅厥的小丰,看着面前与小山村一点儿也不一样的地方。
    一个人也不认识,她也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莘露真的感到了无力。
    最后要不是红姐帮了她一把,哪怕是做这样的,在村子里都为人不齿的事情,她也不后悔。
    至少她逃出来了,小丰也还好好的活着,只要她好好挣钱,以后也能让小丰跟城里孩子一样,念大学,而不是一辈子面朝黄土,在地里刨食。
    以前的时候她和小丰没有户口,在这个城市里根本待不安稳,她想要钱,可是她也没有非得要上位的心思。
    她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自己,明明是一个已经烂到泥坑里的女人,都出来卖了,还想要保留一点儿骄傲。
    有几个像她这样的女人还异想天开的要去上夜校?
    或许也正是这样,上一个包养她的男人的老婆,见多了想要上位的女人,偏偏对她印象很不错,她跟莘露以往想象过的男人的老婆不一样,她以为她会带着一帮人来打自己,骂她不要脸。
    就像红姐说的,难得有一个女人知道不该只怪女人,还应该怪自己丈夫管不住那二两肉的!
    莘露跟红姐几个人坐在另一处不远的包厢里,莘露迷茫的胡思乱想,有的没的,似乎一下子全都跑出来了。
    “姐,我去上个厕所!”
    PS:下一章,男主应该能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