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失贞(np): 217射精的规则

    巴托伊修德没听清温莱的言语。
    在颈骨吱吱咯咯的愈合声中,他本能地顶腰,然后被扇了重重一耳光。
    喀嚓,不知是哪块儿没长好的骨头又错位了。
    温莱俯身亲吻巴托伊修德紧皱的眉心,沁着汗水的鼻梁,纤长手指穿过湿淋淋的黑发抚摸他脑侧的犄角根部。
    “没关系,我再说一遍。”她语气温柔地重复了刚才的话,“记住了吗?”
    巴托伊修德呼吸粗重凌乱,瞳仁如尖针盯视着温莱。
    其实他现在也看不清她的脸。
    作为魔鬼,巴托伊修德没有羞耻的概念,也不觉得现在的状况有什么难堪。他只感到疼痛,疼痛并且快活,心口嚎叫着饥饿与孤独,身体渴望更多温柔的抚慰。
    想被亲吻,被抚摸,被品尝。
    想更深入,更亲密,更融合。
    蜿蜒的黑雾自发涌出巴托伊修德的身体,像千万根柔软的触角,爬上温莱的身体。它们缠住她白皙的乳房,搂抱颤抖的腰胯,覆盖住彼此交合的部位。
    温莱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在他拉拽着她往下坐的同时,再度掐住他的脖子。
    滑腻的花穴含住了更多的部位,便再也不肯行进。黑雾触角与金线互相纠缠着厮杀着,哪一方也不肯落了下风。温莱腰身来回摆动,浅浅吞吐着巴托伊修德的性器,一边使力压迫青年的呼吸。
    躺在地板上的魔鬼几乎要流出血泪。
    他瞳孔凝聚又涣散,下颌染满了亮津津的唾液。细软的舌尖无意识地抵着金线,凌乱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这幅模样,看起来就像淫荡的魅魔,而不是什么刻尔喀斯的领主。
    温莱动了一会儿就懒得再扭腰,干脆让黑雾触角缠着她动。巴托伊修德总算获得了起身的机会,激烈地抽送着,喘息着,呜呜咽咽地抚摸她摇晃的乳尖。
    温莱打他,用魔法将他的胸膛割得鲜血淋漓,直至露出白骨。但是又亲他,命令他,用言语为他套上新的枷锁。
    交谈时不准使用傲慢的词汇。
    烦躁时滚回魔域发泄情绪。
    做爱需要征得对方的同意。
    ……
    还有很多很多条例规范,比如不能擅自伤害人类,不能造成大范围恐慌,不能破坏温莱的交际圈。
    巴托伊修德听到最后脑子都要炸掉了。他勉强咬断嘴里的金线,不顾嘴唇流溢的血,断断续续地问道:“我……都记住的话……你能不能专心和我交尾?”
    他的语气有点儿说不出的委屈。
    温莱垂落眼帘,指尖触摸巴托伊修德裸露的肋骨,伸进去揉捏他深红色的心脏。
    魔鬼咬住破碎的呻吟,巨大的蝠翼围拢起来,将他与她包裹在狭窄的空间里。他好像爽得要意识模糊了,唾液止不住地往下流,非人的性器疯狂捣弄温莱的肉穴。盥洗室一时充斥着咕啾咕啾的水声,听起来格外淫靡。
    “唔……等一等……”
    巴托伊修德脸庞呈现出某种奇异的疯狂,“不要现在捏烂它。会很痛,特别的痛……等我射精好不好?射的时候再破坏它……”
    思维迥异的魔鬼,似乎在这种绝对残暴的性交行为中找到了自虐般的快乐。
    温莱抽出手指,将染血的右手递给巴托伊修德。他立即捧住它,仔仔细细地舔舐掌心和指缝,清除异味与血迹。
    地板上都是血。
    血混着水,漫过黄金和水晶灯的碎片。
    温莱屏住呼吸,肚腹抽搐几下,甬道绞紧进出的肉茎。温暖的淫水浇在敏感顶端,继而随着抽插的动作挤出穴口,被饥渴的触角吞食。
    “……不行。”
    她双腿收拢,夹紧即将失守的性器,蒙着水雾的眼眸显露出与兄长神似的冷漠薄情。
    “射精也要遵守规定。”
    “什么规定呢……嗯……”
    温莱舔了舔魔鬼汗湿的眼尾,随心所欲地制定了新的规矩。
    “得努力让我高潮四次,然后再来谈射精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