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小狐狸今天以身相許了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小狐狸今天以身相許了嗎?: 捌拾玖、變數

    《小狐狸今天以身相许了吗?》捌拾玖、
    灵蛇真君浑身是血,即使他们幼年曾遇修仙界围剿时茜,也不曾见到如此阵仗。
    又来一隻箭深深刺入灵蛇真君的背瘠,白蛇真君一边阻挡飞箭,一边焦急地问道,你的石化能力到那里去了?
    灵蛇真君来不及擦嘴角的血痕,险险逃过一隻往他脑门而来的箭矢。
    又一隻飞箭落下,直朝着小殿下而去,桑榆身手俐落地砍落箭矢,她着急地问道,无事吧?
    小殿下依偎在灵蛇真君怀里,别过脸,冷然回道,少到我眼前卖好,我不吃你这一套。
    桑榆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专心对付箭雨,右手麻了换左手,左手麻了又换右手,不知换过几个回合,她连站着的力气也没了。
    白蛇真君的状况好不到那里去,他那凌厉的鞭子一再耗损,越来越短,他知道鞭子撑不到箭雨完全落尽。
    灵蛇真君的背已经扎了十几隻箭,仍旧牢牢护着袖月。
    他们终于撑完这轮箭雨,除了毫发无伤的小殿下之外,另叁人皆是伤痕累累。还没让他们歇上一口气,又来了一轮火箭。
    桑榆儘管脚软,看着大腹便便的女儿,强逼自己站起来应战。
    白蛇真君见桑榆殿下脸色惨白,说道,不要勉强。
    转眼间白蛇真君的鞭子只剩把柄,鞭身断个精光,此时又让他见到五隻凌厉的火箭朝着小殿下苍白的小脸而来,白蛇真君扑到小殿下面前,以手挡箭,有四隻火箭扎入他的手肘,唯一漏掉的那隻箭却射入他的眉心。
    此时生了变异,一阵强烈的白光照来,在场倖存的人没有一人能睁开眼,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奇异之处。
    那个地方让灵蛇真君熟悉又陌生,对小殿下而言却是全然陌生,那便是蛇神殿。
    小殿下与灵蛇真君携手同行,来到蛇神殿的前厅,灵蛇真君对着坐于主座的老蛇神与老蛇君一脸怀念,他主动向前抱拳说道,请老蛇神,老蛇君安。
    然而老蛇神与老蛇君却视他如无物一般,彼此交谈,既不叫起,也不叫他退下,彷彿也不曾听闻他的请安。
    小殿下拉着他立于一旁,看着梨花木打磨得光亮的椅子,忽然觉得肚子沉,居然没握到椅子把手就贸然坐下,幸而灵蛇真君眼明手快接住小殿下,才不至于让小殿下直接摔地上了。
    灵蛇真君俊逸的面容浮现一抹微笑,直到将小殿下扶好,他才说道,别坐,这里是某个人的回忆,并非真实。想了想又补道,若是累了我抱着你无妨。
    小殿下双颊赧红,悻悻然回道,我就是坐坐看而已,又不是非坐不可。
    她这句话没换来灵蛇真君认可,他直接将小殿下打横抱起,都抱妥当了才说道,乖一些,你怀孕辛苦,累了跟我说。
    小殿下笑靨如花,问道,我这么说哥哥会抱我吗?她开心地将双手环抱灵蛇真君的颈子,一边斜着脸庞,美目瞅着灵蛇真君,又问,哥哥累不累?
    不累。
    灵蛇真君亲暱地对小殿下笑着,接着目光凝视远处向这里走来的蛇神殿侍女,她的手里抱着身穿樱草色纱裙的小娃娃,仔细一看居然是小时候的桑榆殿下。
    灵蛇真君此时才随着桑榆殿下的目光看到了让下人牵进殿,年幼时期的白蛇真君。
    眼前景象流动如行云流水细腻非常,尤其是老蛇神老蛇君,还有方才被侍女放下来的桑榆殿下,他们的一言一笑,穿着打扮,甚至于老蛇君递茶给老蛇神的画面都栩栩如生。
    反之,刚入殿的白蛇真君,一身已经看不清楚材质的灰袍,长相认得出是幼年白蛇真君,可惜表情没什么起伏,带他进来的下人更是面目空白一片。
    灵蛇真君以此推测这里是白蛇真君的回忆,所以他眼前所见之物异常清晰,甚至于刚才小殿下差点误坐的梨花木椅子亦散发着木头独特的光彩。只有他自己本人模模糊糊,与带着他来的下人面目也几乎忘记。
    老蛇神亲暱地将桑榆抱到膝上坐着,告诉她,这是你白蛇哥哥,从今天开始跟我们一起住在蛇神殿。
    桑榆笑得天真无邪,跳下老蛇君的腿,向白蛇真君走去,直到樱草色的袖子露出一截白白嫩嫩的小手,攫住了白蛇真君那双与年纪不符的瘦弱小手。
    桑榆此时的声音带着软糯,还有几分甜美,与成年后的清冷不同,她说道,白蛇哥哥,你要长住这里,会不会想你的爹娘啊?
    老蛇神要阻止小桑榆殿下,反而被老蛇君拉住,老蛇君笑着摇头,轻声说道,无妨,榆儿迟早会知道。
    白蛇真君此时开口说道,请桑榆殿下安,我的父母平乱时已逝,仅馀我一人。承蒙老蛇神老蛇君不嫌弃,将我带回来抚养。
    桑榆殿下不若同年纪的女娃娃,动不动便满脸涕泪,她示意白蛇真君低下头来。白蛇真君此时根本摸不着桑榆殿下的意思,只好在她面前跪了下来,为了表示臣服双膝着地,等待桑榆殿下下一句指示。
    那软软的小手拨了拨他的发丝,落在他的头上细细地抚摸,软糯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白蛇哥哥不要怕,我不是要你臣服于我,对我下跪,我想告诉你,我当你的妹妹好不好?从此我们便是亲人。
    桑榆的小手拉起了白蛇真君,白蛇真君的声音略为哽咽,他回道,谢殿下。
    ***
    他们眼前的场景逐渐淡去,下一个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场景是桑榆殿下拉着白蛇真君进了侧殿游玩。
    桑榆殿下像个小大人一样指使下人上糕点、冰镇后的薄荷水煮绿豆汤,一面交待要放蜜枣与芸豆。
    又见她亲自为白蛇真君摆了调羹,说道,白蛇哥哥快喝,冰凉凉最好喝了!
    白蛇真君受宠若惊地拿起调羹,然后埋首喝起绿豆汤来,他喝不到叁匙,馀光瞥见桑榆殿下转头对身后侍女说道,撤下吧。
    白蛇真君俊俏的小脸驀地涨红,他以为自己犯了错,正要站起来下跪,桑榆赶紧拉住他的手,说道,白蛇哥哥勿惶恐,我母神曾对我说过你的肠胃疲弱,所以我才让侍女撤下。
    白蛇真君不知如何表示,只好连连点头,说道,多谢桑榆殿下。
    他看见紧紧抓住自己的小手,心中浮现一股久违的温暖,他在心里暗暗立誓,他要好好保护桑榆殿下。
    这段白蛇真君的回忆,旁观者的灵蛇真君与小殿下彷彿还能感受到年幼白蛇真君内心乍现的那股暖流。
    小殿下呿。了一声,说道,那个无情的女人有什么好爱的?
    灵蛇真君还算懂得这位年幼便相识的友人,他细心地告诉小殿下,他就是感激而已,说不上爱不爱。
    小殿下美目瞪着灵蛇真君,她觉得哥哥每次都站在他们那边,到底她是哥哥的妻子,还是那对可恶的男女是哥哥的妻子?
    灵蛇真君知道小殿下闹彆扭,只好为桑榆殿下与白蛇真君缓颊,他们往后自是相爱,否则又怎会生下你呢?
    这些日子小殿下与灵蛇真君的感情越发融洽,随口刺他几句不在话下,她讥讽道,生下我丢给时茜,他们可真够相爱。
    灵蛇真君訕訕地不再回话,他有预感无论他如何回小殿下,最终只会换得嘲讽之言,索性闭嘴。
    此时有位红色纱裙的少女踩着轻快的步伐进了侧殿,少女的胸前抱着一隻雪白可爱的兔子。
    小殿下看清了那少女的长相,拉了拉灵蛇真君的袖子,哥哥,你瞧,是时茜。
    这个时候的时茜不过是少女的年纪,高高束起头发,身着红色衣裙,她那条几乎是标志的赤色鞭子系在她纤细的腰侧,她的浓眉大眼不再凝着忧愁,反而精神奕奕,她那张鹅蛋脸焕发着年轻的光彩。
    就是抱着兔子请安的模样有点滑稽,可是想想她的年纪,不过十来岁而已,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谁不爱软绵绵又可爱的小动物呢?怕是少女心都要被可爱的兔子融化了吧?
    时茜单膝下跪,说道,请桑榆殿下安,您的兔大爷在这。
    少女模样的时婧赶紧接过兔大爷,抱到一个丝绸扎的小窝里。
    桑榆殿下让人盛了一碗冰凉的绿豆汤放在时茜眼前,摆手说道,茜姐,坐下来喝汤吧,不够了我让人盛。
    请完安后,时茜的态度随意起来,她落座喝汤,那双大眼睛却死死黏在兔子身上,喝完汤说道,桑榆殿下,快中秋了,要不要顺便烤兔子,兔大爷够肥了,养到那时候刚好。
    时茜的浓眉大眼笑成了一条缝,那笑容仿佛想像着中秋那天香喷喷的烤兔子。
    桑榆殿下瞪了时茜一眼,她自兔窝里抱起洁白柔软的兔子,一面给兔子顺毛,一面揶揄时茜,你要是馋了,我赏你一头鹿吃,别馋我的兔子。
    时婧掩嘴笑着,我看兔大爷能寿终正寝,可喜可贺!她见时茜吃瘪,开心地鼓起掌来。
    时茜嘖了一声,兔子养肥了不吃能干嘛,你说呢,白蛇大人?
    白蛇真君没想到她们嬉闹也能点名自己,顿时不知道怎么回话,只好挠挠头靦腆的开口,殿下的兔子怎么能吃呢?她就是养来赏玩,
    时茜瞄了白蛇真君一眼,回道,大人真有狗腿的天份。
    白蛇真君苦笑着,也不多说。
    白蛇真君从前当奴隶时,主子家的孩子养了一对兔子,大兔子生了一窝小兔子,有两个跟他一样的奴隶孩子偷了其中一隻,杀了烤来吃,结果因为少沾荤腥,一吃就拉肚子,因此被抓到。
    一个倾盆大雨的下午,白蛇真君正挖着矿,跟工头说他去解手,他找了一处荒凉地,却看着雨水泡着一隻新冒出来的小手。
    明明他早上才听放饭的大娘说,那两个孩子被换到更多脏活的地方干活了。
    从此他看到兔子,便会想到那隻泡烂的小手,内心不知不觉作噁,所以白蛇真君不懂时茜如何馋兔子,他也不想吃兔子。
    他当初的主人一家子慈眉善目,可为了一隻兔子下手杀了两个孩子。
    桑榆殿下待他再好,可遇上与她利益衝突之事,不晓得会不会轻易杀了他?
    不要说与桑榆殿下想法相悖,连她的爱宠兔大爷,白蛇真君都不敢多说一句。
    至于时茜笑他狗腿,他的份量说不定连兔大爷都不如,何况是与桑榆殿下一起长大的时茜二姝。
    ***
    眼前的场景再度黯去,灵蛇真君与小殿下面面相覷,灵蛇真君笑着开口,小时候我们常常做陷阱抓兔子吃。
    小殿下也笑,那双瀲灩的美目流溢着光彩,她说道,原来是时茜爱吃兔子,老是带着我们烤兔肉。
    紧接着下个场景在蛇神殿后花园里,所有下人皆一脸铁青地被撤去走,白蛇真君反其道而行,走向池塘旁边的桑榆殿下。
    桑榆殿下暴怒,我让你向前来了吗?下去。
    白蛇真君在她旁边蹲了下来,叹息道,桑榆殿下不是总叫着我白蛇哥哥吗?怎么连我蹲在你身旁都不允许。
    照理说遇上这种事,他闪还来不及了,怎么还敢向前闯?大概是桑榆殿下待他太好,让他明知道也无法明哲保身。
    桑榆殿下转头看他,精緻的小脸满是泪痕,她颤抖着说话,就是当你哥哥才不让你向前来。
    她的手抓住那隻兔子,本来的青葱十指扎入兔子的颈子,扎出几个冒着鲜血的血洞来,如此恐怖的情景,竟像桑榆殿下虐杀了她的爱宠兔大爷。
    兔大爷雪白的毛早已让鲜血染遍,又滚了地上的灰,早就看不出来本来像雪团子般可爱的模样。
    白蛇真君伸出双手想接过兔大爷好好安葬它,谁料桑榆殿下却越过他的手扣住他的颈子,直到他的颈骨喀喀作响,他听见桑榆下尖叫着说道,住手,我让你住手,否则我跟你没完。
    此时掐住他颈子的力道松了些,白蛇真君才看到掐着他的那隻手被匕首刺伤。
    谁料桑榆殿下忽然发出第二种声音,略尖锐些,说道,你如何不放过我,我拭目以待。
    那隻插着匕首的手加大了掐住他的力道,一面又将他压入池塘中,那略尖锐的声音说道,如何,难受不难受?你要是死了就怪你的烂好心吧,谁叫你要接近我妹妹。
    桑榆殿下焦急地求饶,姐姐,你快放手,有事好商量。
    那略为尖锐的声音半晌才慢悠悠地回话,你现在才来找我商量,慢了,你等着来年跟你的白蛇哥哥拈香吧。
    桑榆殿下气得双目泛红,左手紧紧扣住自己的颈子,说道,若是白蛇哥哥死了,我绝不独活,姐姐,你不给我活路走,那我们叁人一起死吧,这样谁还管来年扫墓不扫墓。
    僵持了好一阵子,桑榆殿下将自己的颈子抓得乌青了,她才终于将白蛇真君救了上来。
    灵蛇真君与小殿下看见白蛇真君糢糊视线里,小脸尽是泪痕的桑榆殿下,那是白蛇真君第一次听见桑榆殿下放声大哭,她哭着说道,白蛇哥哥,对不起,我已经想尽办法救你。
    白蛇真君看着桑榆殿下的惨状,忍不住哭出声来,他觉得他再也遇不上比桑榆殿下对他更好的人了。
    她的右手几乎让匕首插穿,无力地垂着,流血不止,白蛇真君赶紧抱着桑榆殿下回到寝殿,让下人招了巫医前来。
    ***
    眼前的场景再度淡去,小殿下却紧紧攥着灵蛇真君的袖子,一双瀲灩的美目泛着泪光。
    灵蛇真君主动开解她,桑榆殿下自小一体两魂,她多半能够压制姐姐,可也有让姐姐趁隙而出的时候。
    小殿下问道,我前世临死前被母神掐住一事,掐我的人究竟是谁?
    灵蛇真君叹道,多半是凌菲吧。
    小殿下忽然问道,我母神前世为何会死?是斗输凌菲被杀,还是因为我被凌菲逼死?
    灵蛇真君拍拍她的背,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
    恭喜兔大爷领便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