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月色寂寥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月色寂寥: 第五十章:已经这么困难了吗?

    尽管陆川的动作十分小心,春禾的腰间还是露出了一小块细腻的肌肤,陆川的眼神暗了暗,偏过头,一把扯出绳子。
    春禾瞬时感到腰际一松,然后看到陆川腾的站起来,一声不吭的将墨镜男的双手反绑起来。等一切完毕后,春禾才收起匕首,在墨镜男身上踹了一脚,后者顺势倒下去。
    两个人迅速离开,等走到足够远的时候,也没见人追上来,春禾这才放下心。
    “我送你去医院。”春禾扫了一眼陆川身上的伤痕。
    “不用。”
    春禾拧着眉再次看向旁边的少年,他浑身脏扑扑的,黑色衣服上是清晰可见的脚印,原本帅气的脸上也挂了彩,嘴角有些红肿。她刚才瞧见了那场单方面的暴力,知道那些人下手有多重,像是对待一件没有生命的物品,肆意的破坏。
    怎么说也认识了这么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春禾很难袖手旁观。于是她说:“那我先送你回家。”
    陆川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因为疼痛,陆川走的很慢。春禾索性伸出臂膀,一路搀扶他。两个人的身高落差很大,春禾的搀扶其实对于陆川来说没多大作用,心理上的慰籍更多些,他的心尖涌入一股怪异的热浪,将他吞没。
    “为什么不还手?”
    “为什么你会在那里?”
    两个人同时问出口。
    烂尾楼附近有家饭馆,春禾曾和玉琇一伙人一起吃过,虽然曾发生过不好的事情,但是他家的味道属实一绝,于是,在难得的休息日,春禾踏上了美味之旅,打算打包一些回去也给景明尝尝。
    在等菜的时候,隔着一条马路她看见了陆川,然后她发现了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墨镜男那群人。一身匪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春禾有些担心,最后还是默默的跟了上去。她藏在楼里目睹了一切,包括陆川的不反抗。她想不通,陆川看上去也不是懦弱的人,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还手,任由拳脚落在他身上。
    陆川很难对她解释自己为何不还手,是该说自己自暴自弃?还是说自己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抑或是自己卑贱的生命。于是沉默是最适宜的回答。
    陆川家住四楼,老民楼没有电梯,一梯一梯都显得格外漫长,他收回身上的重量,尽量不压在春禾身上,楼道狭窄,他真怕春禾因为自己这个累赘而发生什么意外。春禾也因为陆川突然的收力而感到一身轻松,在心里感概他好重啊。
    陆川站在门口,悉悉索索的掏了半天钥匙,他以为春禾送到单元门口就会走了,然而并没有,接着他以为春禾会在家门口离去,也并没有。他不知道让春禾进去是否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那样破败凋零的家,不,都算不上家,勉强只是一个苟且的“窝”。
    即便已被她看见过如此狼狈的模样,依然想给她留一些美好的印象。他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明明她不会在乎,不过是会觉得他更为凄惨罢了。
    春禾见他半天没动作,以为是他伤势太重,手上不方便。她探过身子,手掌也滑进他的裤包,与他炽热的手相碰,春禾很顺利的便摸到钥匙,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
    已经这么困难了吗?看来陆川的伤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