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哥哥,不要了(骨科 高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哥哥,不要了(骨科 高h): 妹妹是哥哥的小母狗(高h,纯肉)

    经过女佣们这么一下闹腾,齐樾和齐梓潼也不用担心还会有人赶过来了,两人都放松了很多。
    紧紧绷着的情绪放松后迎来的便是彻底的狂欢,齐樾单手抱着人,身下往前一送,将人直接抵在了大厅柱子上,狠狠的捅了进去。
    齐梓潼趴在齐樾的肩膀上,高昂清脆的声音在空阔的大厅里回荡,久久不散,淫荡极了。
    两人动作愈发激烈,齐樾抵着人一下又一下结结实实的操着,又狠又准,没有一下放过齐梓潼。齐梓潼的眼泪唰唰的往下掉着,怎么也止不住,齐樾的肩膀上是女人大片大片的眼泪,身下是女人的浪潮,不断拍打着,流淌在裤间。
    裤子湿哒哒的随着两人的动作粘在身上,伴随着大幅度的动作不断的摩擦着肉棒和小穴的交界处,黏着两人不肯放开。
    西装裤的材质虽然是极好的,但对于过于娇嫩的小穴却还是有些太过于粗糙了。剧烈的冲击致使小穴不断的被蹂躏着,很快穴口就开始微微红肿了起来,齐樾却仿佛得了乐趣,肉棒进出的动作越来越大,甚至有时候专门挑着裤子去蹭弄,肉棒擦过布料时的悸动和小穴一跳一跳的收缩,刺激又上瘾。
    齐梓潼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四下慌乱的挥着手,想去扒拉开折磨着她的裤子,下一秒动作却被齐樾制约住,他的一只手牢牢的握紧了齐梓潼的手腕,使她半点没有办法动弹。
    齐梓潼红着眼睛气的不行,张嘴便用力的咬在齐樾的脖颈,齐樾却仿佛被咬的恶狗一般,不仅动作没有停下,反而更加凶横。齐梓潼被操的眼泪汪汪,小穴抵着布料,仔仔细细的感受着上面的痕迹,她只能被迫承受着,半点不敢动弹,生怕再惹着这只疯狗。
    齐樾老老实实的操着妹妹,半点没有放水,一下一下结结实实的往上顶着,小穴火辣辣的痛,阴蒂如同要丰收一般肿的硕大。但紧随着痛意而来的是不断向齐梓潼传递而来的快感,痛极了中间夹杂着一丝爽意,原本有些干涩的小穴,开始慢慢渗透出了丝丝水意。令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齐梓潼在这种疼痛中快速的适应了下来。紧绷着的小穴再次饥渴的缠上了肉棒,有时候齐樾动作不到位,齐梓潼还会忍不住偷偷蹭蹭小布料,裤子湿的透透的。
    齐樾感受着身下女人再次湿润起来的小穴,和身上的变化,眼神更深了,妹妹真是个骚货啊。
    这次不同于刚才凶猛的顶弄,齐樾好像挑逗一般,就仅仅是浅浅的抽插着,这对于早已已经习惯了齐樾凶猛粗暴的动作的齐梓潼很不友好,这些抽插仅仅是饮鸠止渴,毫无意义和作用。尽管齐梓潼强忍着克制着欲望,但是小穴深处的搔痒还是不断的传来,浑身酥麻,热腾腾的肉棒就在咫尺之间,近在眼前。齐梓潼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再强忍着克制住,一切都被她抛掷脑后,齐樾往后退,她便往前蹭去跟着,小穴缩紧,死死的缠住在前面浅浅抽插的大肉棒,上下挑弄吸吮着。不再摩擦裤子布料的小穴口和阴蒂,已经红肿起来,有些麻木,齐梓潼却还仍控制不住的在回味起刚刚的感觉,伴随着痛之间的巨爽。
    齐梓潼热情似火,主动的将齐樾扑倒,自己缠绕着肉棒上下动作起来。如果不是感觉到了,小穴里越来越硬的肉棒,看着齐樾面色不改的脸,她甚至要以为齐樾真的不为所动了。齐梓潼回想着av上看过的教学,使出全身解数讨好着大肉棒,小穴里如同有千万张小嘴同时咬着他的柱身。齐樾爽的头皮发麻,看着妖娆缠绕着他的妹妹,毫不客气的抓起人猛操起来,这次毫不在意齐梓潼的感受,宛如对待一只充气娃娃,破布娃娃一般,毫不留情的顶弄着,舒缓着自己的欲望。大肉棒顶着娇蕊,没有给她半点反应的时间和机会。
    齐梓潼却觉得格外的畅快淋漓,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快感缠绕着她,她不顾一切的大声的尖叫喘息,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两人在空旷的大厅里抵死缠绵,缠绕不清,宛如他们的关系一般。她知道自己出了问题,但是却不想再去想,或者说不敢再想……
    没一会儿,齐梓潼便颤抖的射出大量阴精,宛如失禁了一般,热潮顺着两人相连处直直的淌在地上。像极了小狗对着柱子撒尿一样,宣誓主权,色情极了。
    齐樾失笑挑眉,作弄着齐梓潼非得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同时一边靠在她的耳边对着齐梓潼轻轻笑着说道,“潼潼还真是一只可爱的小母狗。”
    齐梓潼脸颊红了个彻底,恼羞的瞪着齐樾,张嘴吐出的字句,却没有半点力度,“你,你别说了……”
    齐樾脸色一拉,大力的往花蕊一操,语气阴森森的说道,“你觉得呢,潼潼?”
    齐梓潼被这狠狠的一记顶弄,失了辩驳反抗的力道,看着哥哥凌厉的五官,如同小兽一样的直觉一样,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她咬着唇臣服的心甘情愿,小声的哼唧着说道,“嗯……哼,潼潼是哥哥的小母狗……”
    齐樾心中被填的满满的,他拉开一点距离,死死的盯着面前这张被情欲浸染的美丽精致的脸庞,视线临摹着她的五官,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爱意早就已经深深的刻在了骨髓里。
    欲望疯狂的向他们扑来,铺天盖地的想要淹没他们。齐樾对着欲望俯首称臣,握紧齐梓潼的腰狠狠的操弄着。齐梓潼的话到了嘴边,全被撞成了细碎的呻吟,环绕着他们,齐樾喜欢听着她娇哼,听得欢喜,肉棒也愈发凶猛来劲。
    伴随着齐樾凶狠的操弄,齐梓潼目光再次变得溃散,双眼迷离,齐樾在齐梓潼的身上尽情的驰骋着,伴随着齐梓潼高潮的颤抖更是爽极了,直直的肉柱,每一下都死死的盯在最深处的软肉上。
    随着阴精汹涌的喷射而出,齐樾打开精关,白灼炙热的液体狠狠的打在嫩肉上,齐梓潼被打的烫的直翻白眼,全然没有了意识,一丝诞液顺着嘴角滴落。
    高潮来临,齐梓潼嘴中无意识的呢喃道,“哥哥,我爱你……”
    她永远忠于哥哥,一切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