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你比我更重要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你比我更重要: 58

    观看完VR电影,网红项目时空隧道排起长龙队,宋亦尘听小朋友们提过这个,拖着又累又渴的周亦舟就排队去了。
    大概是今晚所到之处皆有秦桡,所以只要他不见了,周亦舟立即就能发现。她回头望着那个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怀疑他在自己心内装了窃听器。过来时,手上恰好拿了两杯热饮。
    “带你弟弟去那边休息一下,我来排。”秦桡把喝的递给她。
    周亦舟可不会客气,接过喝的,就牵着宋亦尘去长椅上休息,一边咻咻热饮,一边打量他。
    “阿姐,哥哥人好好呀。”宋亦尘现在完全不觉得那哥哥坏,给他又买吃的,又带着玩,好得跟姐姐一样。
    带着目的性的好,周亦舟才不领情,更不会忘记他之前那副恶劣。
    她低头玩了会手机,宋亦尘又在拉她:“阿姐...”
    “怎么啦?”她边玩边回。
    “哥哥旁边围了好几个姐姐。”
    她立马抬头朝那望去,果然如宋亦尘所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去要微信的。
    她像盯自家梢似的,所以当人指过来时,也丝毫不躲,就直勾勾地与他们对视。也不知他说了什么,反正那几个女孩表情挺惊讶的,随后就走了。
    眼见要进去,周亦舟也牵起宋亦尘回到队伍,还不忘八卦一下:“找你要微信的?”
    他嗯的倒快,显得很有魅力似的,让周亦舟心里略微不爽,讽刺:“魅力四射啊,那你怎么不给人家?”
    “给了,不过她们又不要了。”
    不要?周亦舟奇怪:“为什么?”
    他弯腰摸摸宋亦尘小脑袋,说得自然:“我跟她们说,今天是一家叁口出来的。”
    说完,他目光就递过来,带着温柔的眼神,险些将周亦舟卷进那阵漩涡中,也发现他根本就是在套路她。
    周亦舟立马把宋亦尘拉过来,嫌弃:“谁跟你一家叁口。”
    谁不觉得他们是一家叁口?
    进隧道时,连工作人员都在喊:“那一家叁口赶紧跟上。”
    坐时空飞船时,他们正好卡在最后一排。由于宋亦尘个子小,只能坐在他们中间,更像一家叁口。
    工作人员拉下安全设施,提醒秦桡:“注意点你家宝宝。”
    周亦舟还没开口,他就已经抢了去:“好。”
    “好什么好?你怎么这么会占便宜?”周亦舟忍无可忍,必须得说他了。
    他愣了会,想起什么一般,缓缓笑了:“忘了,你也是宝宝。”
    她立即想起些滚烫的记忆,脸忽地热起来,赶紧故作镇定地移走目光。
    时空隧道很长,时而缓,时而急,幻象如同身临其境,所以宋亦尘又害怕又刺激,一直紧贴周亦舟的怀抱。
    “宝贝,你抱得姐姐透不过气了。”
    漆黑的,又吵,但秦桡还是听到看见了,立马将宋亦尘提溜进自己怀里:“抱哥哥,姐姐是女孩。”
    女孩怎么了?他从小到大都爱抱着她,不过也好,她是真的透不过气。
    到了极速路段,广播里响起提醒,下一秒,飞船就窜了出去,
    周亦舟下意识抱紧宋亦尘,却不料早有只胳膊揽过,将他们都紧紧搂进怀里。
    周亦舟此刻哪还有心思看什么时空变换,窝他温暖的胸膛里听着那阵心跳,自己的心也不争气地跟着跳动起来。
    烟花秀过后,身体也疲乏到极点,宋亦尘更是累狠了,趴在秦桡肩头呼呼大睡。
    周亦舟这下才觉得出门在外有个男人的好处,不然驮着小肉球,她明早肯定腰酸背疼。
    她慢吞吞跟在后头被甩开一截,正腹诽他也不等等时,人忽然停下来,站在原地朝她递手。
    “拉你一把?”
    周亦舟心里翻白眼,隧道里迫不得已让他占得便宜,现在还敢伸来手,简直就是欠打。
    她走过去,一把打开他的手,问:“你晚上回去吧?”
    “回去干嘛?”他奇怪。
    “那你睡哪?”
    他更奇怪:“酒店啊。”
    周亦舟想他可真“周到”,连酒店都订了,不信邪:“哪个酒店。”
    “梦幻王国主题酒店。”
    周亦舟就差把“你真行”写在脸上,狠狠瞪他一眼,脚下顿时生风,遥遥领先了。
    周亦舟问他要人时,没想到他却霸上瘾,自告奋勇:“我带他睡。”
    “不行,把孩子还我。”
    他俩争抢时,宋亦尘睁着迷糊的双眼醒了,趴在秦桡肩头乖巧:“阿姐,你们在干嘛?”
    “下来,带你回去睡觉。”她又去抱人。
    秦桡直接闪走,脸撇向小瞌睡包:“宋亦尘,男子汉能和女孩一起睡吗?”
    幼儿园就开始知道男女有别,他立即摇头:“不能。”
    套路她就够了,居然连她弟也不放过?
    秦桡当然不能让宋亦尘跟她睡一块,再窝在她怀里拱到天亮,那是他的人。所以背着周亦舟跟宋亦尘讲了句悄悄话,人立马点头答应了。
    “阿姐,我晚上要和哥哥睡觉,拜拜。”
    都迫不及待赶她走了。周亦舟心想,好啊,在我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
    “你跟他说什么了?”
    秦桡淡定:“没什么,把他的包给我。”
    她翻了一眼,又警告宋亦尘:“你真不跟我走?小心被卖了?”
    宋亦尘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一点都不怕:“哥哥对我很好,我今晚就不跟你走了,再见。”
    干脆永别好了。
    周亦舟没好气地把包砸给秦桡,剜他一眼:“爱带孩子就让你带个够。”
    事实上,宋亦尘是个极为自理的小朋友,澡自己洗,牙自己刷,睡衣也能自己穿,然后倒腾好一切,赶紧窝到秦桡怀里玩赛车小游戏。
    第二天,周亦舟在楼下看到他们,一大一小眼圈都黑黑的,一看就知道干了坏事。
    周亦舟走近就骂他:“他才4岁,你就带着他熬夜?”
    事实上,是宋亦尘不肯放下手机,他既然答应让人玩开心,肯定不能食言。于是,两人恭恭敬敬地挨骂。
    “你不学好,昨晚睡那么晚都干什么了?”
    宋亦尘不会撒谎,老实道:“姐夫带我玩游戏的,还说后面回家会带我去玩卡丁车。”
    周亦舟耳朵里已经听不到别的,就能听见那句姐夫,心里头气炸了,狠狠剜了眼厚脸皮的人,回来警告宋亦尘:“姐夫是什么意思,你懂吗?不许喊他姐夫。”
    “不行。”他也不知道,但必须言而有信才算个男子汉。
    宋亦尘第一次拒绝周亦舟,让她十分后悔将人交出去,简直是抱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后面直到回市里,她也没把人交过他手里。
    快到宋亦尘家时,周亦舟又接到周唯电话,提醒她月中一道去提车,反反复复打搅周亦舟的心情。
    她冷漠无情地挂断后,秦桡的声音又响起:“为什么不要?有辆车你生活会很方便。”
    “为什么要?有些人既然断联了,就不必再联系,搞这出有的没的。”周亦舟虽说周唯,也是在含沙射影他。
    “多一个人疼你不好吗?”秦桡此刻,以及以后,都想去疼她。
    “当然好了,但要看是谁。曾经不要我的人,能有多疼我?”周亦舟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他咬了咬牙齿松开,望着沉默的人,许诺道:“周亦舟,相信我,我会疼你。”
    周亦舟,相信我,我会变得更好。然后,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周亦舟沉默不语,但却不曾忘记他说过的每一个字,正如她深刻地记得那时被他珍惜的感觉,真的好遥远。
    到目的地,周亦舟把宋亦尘叫醒,临走时,他还不忘嘴甜道:“姐夫再见,记得要带我去玩卡丁车哦。”
    秦桡温柔地笑着,跟他挥手:“好,下次见。”
    周亦舟气得直接瞪他一眼,还不忘让人死了这条心:“你休想再见到我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