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仲夏夜之梦(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仲夏夜之梦(1V1): 第五十八章-颁奖

    “这句话,还是说给你自己听吧”,她见人要走,抓紧补了一句
    纸张泛起了皱,蜷缩在娇嫩的肘窝里,她拍去落在上面的灰尘,整理好页数后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看着被自己用罩子笼起来的真皮沙发,心里却重复一句话
    他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顾宸最近确实很忙,今天还是在老袁的威逼利诱下提前下了班,专案组已和国外警事取得联系,相信不过多久,邢达的行踪定会浮出水面
    而此刻的宋琦打开邮件,果真收到了芙蓉杯的获奖通知,“芙蓉大赛携金海电视台期待您的莅临”,她喃喃自语,江哲琛的工作单位,“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
    “刘韶”,江哲琛手里拿着电话,“你那里进展怎么样”,他们两人达成一致后刘韶便把工作计划交给了他,在向领导审批的环节中,他不是没后悔过,毕竟这种事,实在上不来台面
    依靠别人的亲情矛盾来获取可观的数据,他突然想起之前宋琦说的一句话,忒不是人
    可是没想到,这个环节竟然能够被领导接受,“颁奖本身称不上噱头,而这个,才是观众爱看的家长里短”,领导颇为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这个季度我们可以反超了”
    “老大”,刘韶的声音把他的意识拉回,“这几天我们走东跑西的,终于锁定了一个小县城,听乡亲们说,徐志恭老婆前几年去世了,他现在和现任太太一起供儿子念书”
    “你们去过他家了?”
    “还没”,她那边声音嘈杂,“我们总得休息吧,这几天跋山涉水的,准备今晚睡个好觉,明天再去啃这块硬骨头”
    “好,明天谈话时注意措辞,二十多年,他既不愿意找,肯定对这个女儿不抱希望”
    “放心吧”,对面好像势在必得,“这个徐志恭贪财的命,他要是知道宋琦现在如此出息,肠子都该悔青了”
    “你的意思是——”
    “老大我先不和你说,饭来了,到时您就瞧好吧”,刘韶匆匆挂了电话,江哲琛握着手机盯着远处的高楼思索,她该不会想让徐志恭讹上宋琦吧......
    “小宋”,宋琦刚进场便看见前辈冲自己招呼,“快来”
    她一路小跑地来到前辈身边,“老师,您是今晚的颁奖嘉宾?”
    “对啊,我看今年这阵仗很是隆重嘛”,前辈环视道,“让我看看,打扮得不错”
    她穿的长裙,藕粉色,腰间轻轻收身,衬出修长比例,头发的一边被她别在耳后,呼之欲出的是那摇摇欲坠的耳环,像是微醺,摄像头给过去,好不赏心悦目
    是美貌诠释优雅,还是动人衬托妆容
    “宸哥,袁队找”
    他以为只是两人交谈,没想到推门进去,整个会议室肃穆沉重,“邢达有消息了?”
    “过来坐”,老袁给他拉开椅子,“没错,我们刚刚截获了重要情报”
    “邢达将在半个月后回国,前往他老家谟轲,据悉他会在那里取得新的身份,随后便远走天涯,不再复返”
    “没了?”,顾宸的指腹来回摩挲,“只是这样的话,大家何必如此严肃”
    “还有一件事”,老袁将手搭在桌子上,“之前你的猜测是对的,这次他回国,不仅是为了获取身份偷渡,还有一笔非法的枪支交易”
    “什么时候”
    “目前还没得到准确日期,不过谟轲那边有他的接头人”
    “你们怎么打算”
    “我们希望这次行动,你不要参与”
    “为什么”,他的眼神炙热而尖锐,“你怕我掺杂私人感情?”,虽然他曾经有过前科,只是邢达这个人,必须得他来抓住
    “阿宸,你知道的”,老袁百感交集,“邢达没有你,我们也会全力以赴”
    “我自是清楚”,他还没刚愎自用到这种程度,“不过你也应该明白,邢达这个人真同你们想象般好对付吗”
    “这...”,老袁明镜儿似的,顾宸能力在局里数一数二,这次任务主力本是非他莫属,只是他哥哥那里他着实没办法交代
    “我知道你的顾虑是什么,你尽管放心,按照当初的计划安排,剩下的我去和他说”,他不多做逗留,话已经撂在这,他相信老袁他们不会胡来
    “宸哥”,同事递过一杯水,坐他旁边聊道,“还没下班啊”
    “嗯”,他留意到一旁的手机屏幕,“这是在看什么”
    “嗨”,同事把手凑过去,“无聊了解解闷,是什么颁奖仪式,听说还是直播呢”
    “下面我来宣布获得最佳剧情奖的短篇小说,它是作者灰言笔下的《烛光》”,镜头转换之快,让屏幕前的人反应不过来,宋琦莞尔一笑,提着裙子徐徐上台
    “听说您这一年斩奖无数,今天站在这里想必也是感慨万分吧“,主持人将话筒递到宋琦的手里
    “您过誉了,不过这一年确实收获颇丰,各个方面”,她说完后把手轻搭在腹前,得体又大方
    “哦?那灰言老师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分享下您的故事呢”
    这个问题,她的流程上没有,显然此刻听到这句话她有些发懵,主持人又补充道,“或是最近的心情和期待”
    “最近遇到的一件很奇妙的事”,她应答如流,“有人偷走了我的秘密,虽然我并不准备原谅他,但不得不承认,那个小偷长得还蛮不错”
    台下哄堂大笑,宋琦也松了口气,不过主持人反倒并没有融入其中,应该是在捋下面的流程吧,她这样猜想
    “今天我们为灰老师准备的颁奖嘉宾身份有些特殊,您猜猜会是谁?”
    这句话也没有在她的安排中出现,难道大家都会临时兴起发挥吗,还是后台那里出了问题需要拖延时间,可是为什么没人来通知她呢
    “我想,无论是哪位前辈,一定都有非凡的造诣,他们是我文学道路的启明灯,也会是我始终前进的方向”
    “如果是您生命最初的启明灯呢”,主持人说完,心里暗自窃喜,这一衔接能让徐爸爸顺利登场了,“下面我们欢迎灰老师的父亲,千里迢迢赶来为女儿献上属于她的奖项!”
    “早期灰言便以平淡写实的笔墨描绘出孤苦伶仃的女孤顽强成长的故事,在她的笔下,无论悲酸或是逆境,缠满藤蔓的人生依旧没有阻挡她向阳而生的勇气,这笔下的主人公正是灰言的个人写实......”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得知灰言的出生地,儿时的不幸在那一刻得到了解救,今天我们找来灰言的亲生父亲,失散了二十多年的父女情,让在座的每位去见证!”
    主持人热泪盈眶,她在想,灰言老师的心情一定非常复杂
    那个人来了,他手里端着奖杯,头发稀松花白,步态蹒跚着,拥着台下雷鸣般的掌声排山倒海般向她冲击
    越走越近,她已经没法确认所谓亲生父亲的模样,但他好像更加坚定,眼里满是泪水,像是这些年喝醉酒后的忏悔,太迟了
    “我想...”,她颤抖着声音,“贵台恐怕没有对我的故事了解透彻”,深呼吸后,“之前曾有一段采访,我明确表示,不希望能见到无情将我抛弃的,亲生父亲和亲生母亲”
    顾宸眉头紧蹙,到底是谁安排了这一切,而她该怎么办,能应付如此场面吗
    “阿玉,你要原谅我”,那个人用力地攥住她的手,“当时你病重,家里实在无能为力才出此下策,在把你丢下的每一晚,爸爸的心都在滴血啊!”
    “是吗”,她冷笑,“难不成是我记忆错乱了,那敢问徐先生您,膝下儿女是否健全?”
    他嘴角一僵,这丫头嘴巴太毒,自己编的谎言不能被她带着走,“你母亲这些年为了找你,劳心累体,叁年前生病去世,把我和你弟弟留在这世间饱受疾苦,阿玉,你千万不能不认你爹啊”
    “实在抱歉,各位前辈、同僚”,事已至此,她无需遮掩,“有些事需要我在这里向金海电视台求证一下,在给我的安排中并没有这一环节,我也从来没设想过这种场面会在众人瞩目中进行,此番着实让我骑虎难下,我为此实感无奈,如果非要纠结于此,那这奖,不要也罢”
    “哎,宸哥,你去哪”
    听xuejing的,明天双更分上下,来吃肉吧,宋琦受的苦,顾宸来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