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一夜春(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夜春(h): 檀郎轻许3

    四月间,钟灵秀陪皇后一同去乾云山感恩寺上香。
    这说来也是份荣耀。
    太后娘娘信佛,每年四月都要亲自去感恩寺上香礼佛,只近年来身体不好,终日在别宫里住着,这事儿便也落到了皇后头上。
    钟小娘子作为皇后宠爱的侄女,自是随侍左右。
    只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太子殿下也跟了过来,这让钟灵秀略微有些不自在。
    她自幼便常常入宫伴皇后左右,与太子也算得上两小无猜。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到底不复幼时的亲昵。
    她最是个守规矩的姑娘,除了江雪遥,和任何男子都是疏离礼遇的。殷雪霁却与她不同,幼时清清冷冷的高傲小太子长成男人后便成了一副轻佻风流的性子。
    同他的父皇年轻时一模一样。
    生就一副俊美无铸的神仙模样,天生的怜香惜玉,见不得姑娘家受苦,一双桃花眼多情得很,也不知勾了京都多少女儿的心。
    这本与钟灵秀也无甚关系,她虽不喜太子做派,但他是国之储君,叁宫六院少不了的,风流些也无伤大雅。
    只是,随着她逐渐长成豆蔻年华的少女,她总觉着,太子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太对了。
    平时的亲昵中似乎多了几分奇怪的滋味,就连唤她阿秀表妹的声音,都像是被人含在嘴里细细琢磨后才吐出。
    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又是快及笄的年纪,便有意识的远离了这位与她亲热过头的太子表哥。也幸而她已到了及笄之年,皇后唤她入宫的次数变少,这才没叫人察觉。
    钟灵秀坐在后山的小亭子里轻叹了口气。
    她着实有些想江雪遥了。
    他近日都待在军营里,两人见面的时候极少,上一次相见都是大半月前的事了。
    她倚着亭栏打了个哈欠,有些懒倦的看着灿烂盛开的桃花,心想若是江雪遥在,定会摘下盛开的最耀眼的那支桃花赠予她。
    殷雪霁站在不远处,看着小娘子懒散的模样,心间莫名柔软。
    没有理会脑海里系统的警报声。
    他几步踏在空中,翠色的衣角划出一个秀丽的弧度,修长的手一只握住桃树的枝丫,一手握住白玉扇柄,轻敲了下最顶端,也是最动人那支桃花。
    娇妍的桃花绽放着,被春风扶着,摇摇晃晃的落在钟灵秀倚着的亭栏上。
    殷雪霁回首,蹁跹落地,他手执着白玉扇,墨发上系着一顶小冠,眉眼间尽是风流多情。
    “鲜花配美人,”他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娘子,轻笑道,“此花赠予阿秀表妹,愿表妹岁岁年年娇丽如桃。”
    “啊…”
    钟灵秀眨了眨眼,有些茫然的点点头,很快又蹙眉。
    这话未免太轻薄了些。
    她不着痕迹的收回手,没有取走眼前的桃花,起身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
    “给太子殿下请安,”她低头,看着十分娴雅恭顺。
    恭顺的叫殷雪霁有些不满,他脸上的笑意敛了些,漫不经心道,“阿秀怎唤的这般生疏,可是忘了从前跟在孤身后唤阿雪表哥的日子?”
    “太子殿下哪里的话,”钟灵秀想了想,改口道,“阿秀一向是最敬慕表哥的。”
    她只觉着自己是快要嫁人的姑娘家,该与外男保持距离罢了。儿时的情谊是仍在心尖的,虽有些怀疑太子对自己有情愫,却也只是怀疑,到底无甚证据。
    因此,对这位太子表哥,她是憧憬更多。
    “是吗?”殷雪霁若有所思,“你没有躲着孤?”
    他的语气淡淡的,有些质问的意思。
    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于自己的问话,明明被躲着的不是他,可那股子郁气却仿佛是相通的,好像真的是他爱慕的姑娘躲着他,不见他,叫他难过生怒。
    “自然如此,”钟灵秀回道,“只是如今已是婚嫁之年,男女有别,我也不好同表哥过于亲近。”
    她俏立在亭子里,语气十分真挚,粉色的花瓣落在她的衣裙上,美极了。
    殷雪霁抿嘴看她,想说那江雪遥呢?还未成婚的男女便可如此亲近吗?
    可他到底还有些理智,记得自己不过是完成任务的过客,强行按捺住了心底汹涌的情绪,只点头不语。
    钟灵秀见殷雪霁不再开口,周围也无甚他人,心中觉得不妥,只想快快离开,便试探性的开口问道,“表哥,我出来许久,有些累着了,可要…一同回去?”
    殷雪霁刚要点头应允,便被一阵激烈的电流穿过身体。
    “警告!”从他踏入后山时便一阵警报的机械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江雪遥已至乾云山,请宿主立刻与钟灵秀保持50米以上距离!”
    啧,都快忘记这事了。
    殷雪霁想,怎地一同这钟小娘子讲话便忘了正事呢。
    电流的穿透让他的脸色有点儿苍白,他强忍着痛感,状似风流的斜倚桃树。
    “不必了,”他多情的桃花眼弯弯,“这山间景致不错,孤想多看看。”
    钟灵秀点点头,想转身离开,但见殷雪霁脸色发白的模样,迟疑了下还是关心道,“表哥可是哪里不适?”
    “啊?没有的事,阿秀还是快快回去吧。”殷雪霁微笑。
    他身体里的电流还在不停流窜,疼的厉害,脑子里也全是机械的警告声音。
    “警告!警告!江雪遥距离感恩寺还有500米!”
    钟灵秀犹豫了下还是转身离开,殷雪霁看着小娘子远去的身影,电流已经停止,身体的疼痛得到缓解。
    他瞧着亭栏里那支被遗忘的桃花,喃喃道,“她怎地不要呢?明明这般好看。”
    俊美风流的太子轻叹了口气,看着有些遗憾的样子。
    见他这样,脑海里的系统不由得提醒道,“宿主,请专心完成任务。”
    “知道了,”他随意道,并不担心任务的事。
    他本是不必来感恩寺上香的,只是系统告诉他,江雪遥会在这天遭到追杀,一路逃遁至乾云山,被钟灵秀碰巧救下。
    虽说是获救,但他中毒颇深,伤势也重,就此失去了生育能力。系统判定江雪遥生育能力的丧失会对钟灵秀的人生造成不好的影响,要求他必须来乾云山解围。
    他便想着直接杀掉对江雪遥不利的人,也算是一劳永逸,谁知系统却告诉他,是他的父皇安平帝派的人。
    这下殷雪霁可来了兴致,江雪遥的父亲武安侯他是见过的,掌管天下兵马,是个刚正不阿的忠臣。一直以来,安平帝都表现的对其信任有加,却原来早生了嫌隙。
    也不知暗中忌惮江家多久,竟连这唯一的儿子也要下手。
    殷雪霁摇着白玉扇,脸上沁着笑。
    他已经遣人埋伏在附近解决掉安平帝的人,也通过系统暗中替换了江雪遥所中的毒药。
    接下来,江雪遥大抵会生上一场病,但于身体确是无损的。不过,他确是要想想回去怎么同安平帝解释了。
    江雪遥与钟灵秀应该已经碰上了吧?
    殷雪霁这般想着,心里有点不舒服。
    上次询问系统虽没有得到回答,他也对自己的来历有了些猜测。他不认为自己是一见钟情的类型,可无法否认,他从见到钟灵秀第一眼起就忍不住想要关注她。
    甚至于她的一些小习惯和爱好他也熟悉得很。他想,自己是太子殷雪霁这是可以断定的了,只有一事让他觉得奇怪。
    钟灵秀虽避着他,却明显不讨厌他,兄妹情谊是有的,前世两人又怎会闹到玉石俱焚的地步?
    他想不通。
    殷雪霁将扇子收起,轻轻敲打自己的手掌。
    罢了,前世的事何必多加追究。
    他只要知晓自己的任务,或许也是自己的愿望,是守护钟灵秀的幸福便够了。
    至于这些奇怪的情绪……以后远着她些便是。
    他这么想着,打开了系统给予的千里眼功能。
    “江雪遥的情况怎样了?”
    巨大的水幕缓慢展开,两个白花花的肉体交缠在一起。
    明亮耀眼的少年郎君把心爱的小娘子压在身下,粗大的肉棒在她紧致的后穴里抽插。
    钟灵秀细白的腿儿被他分开,粉红的花穴不停吐着骚水,后穴被粉红色的肉棒大力的操弄,前后两个洞都是黏腻的水液。
    少年郎的脸色潮红的不正常,眼神涣散里还带着点儿疯狂。他埋在小娘子嫩白的奶子上,吸嘬奶头的动作用力的很,直舔的钟灵秀呻吟不断。
    “阿秀,你的奶头好嫩,穴儿也好骚,我好喜欢!”他的动作十分急切,汗液湿了鬓发,黏在如玉的脸庞,少了几分锐气张扬,多了几分淫靡。
    “阿雪,嗯啊~别舔了唔!肉棒…好大啊…”
    钟灵秀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看着十分羞耻的模样,可那迷离的眼神,分明被身上的少年郎君给操的爽了。
    “骚穴把小爷的肉棒夹得好紧,”江雪遥的眼赤红一片,已经彻底失去理智,只是胡乱的说着淫话,在肥腻多汁的骚穴里驰骋。
    钟灵秀无暇的肌肤被江雪遥的掌印布满,如墨的乌发散开,秀丽的眉眼似远山芙蓉,沾染上最浓烈的爱欲,娇艳动人。
    殷雪霁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系统,”他说话很慢,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像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
    “江雪遥不是受伤了吗。”
    机械的声音很快回道,“因为宿主的插手,江雪遥只受了轻伤,但宿主换下的毒药和他佩戴的香囊中的药物药性结合,形成了强烈的春药。”
    殷雪霁用力的闭了眼。
    脑海里突然有凌乱的画面闪过,他亲吻她的,拥抱她的,以及,她从楼上坠落的。
    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办法看她和别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