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神: 星星

    林锦觉得小桃变了许多,从前她虽话多活泼,但总归有个闺秀的文静模样。而现在,连日的奔波也消磨不了她旺盛的精力,她像只狡黠的小兔子,保持着高度好奇心,一个不查就从眼前不见了。
    为了躲避追查,他们一直从穷山恶水的小道赶路,这样乏味枯燥的路途也只有小桃能这么开心了,她好像可以从各种普普通通稀疏平常的东西里寻到乐趣。
    看见一朵随风摆动的无名野花,她会蹲在一旁叽里咕噜地与它讲些悄悄话,遇到一只从头顶路过的雀鸟,她也可以兴致勃勃打招呼。
    她还养成了一个小爱好――收集沿途的小石子。
    也不知道她捡小石头的标准是什么,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往行囊里揣。只是后来的一次赶路里,林锦嫌这些破烂占地方,丢在了借宿的农户家。
    小姑娘当然难过,又哭又闹,活脱脱一个乡下野孩子,惹得林锦心中厌烦。自那次土地庙之事后,他愈发控制不住这些想法了,便只随口哄了两句,不管用就开始冷着她。
    林锦已经好几日没主动跟小桃说话了,入夜他早早睡去,只林小桃一个人捧着干硬的面馍坐在山洞外。
    她懒懒散散地啃了一口手里的馍馍,兀自专注地抬头望着,她很喜欢外面的天空,不管下雨还是天晴都有一种鲜活的气息。连夜晚的星星都比以往见过的亮,一闪一闪的,仿佛有生命一般。
    小桃笑眯了眼睛,越看越欢喜,快活的不得了。自由的风灌进身体,心脏跟着星星一起轻盈跳动,短暂的一瞬,她终于觉得所有器官骨骸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了。
    “星星呀,我送你个礼物吧?”
    小姑娘鼓着腮帮子,从地上精挑细选,捡起一颗小石头,又在脏兮兮的衣袖上擦了擦,才举起手朝天上道:“什么都不是我的,都是他们的,我只有这个,送给你,谢谢你。”
    说完,她将小石子轻轻放在地上,像是抱有歉意,沮丧地道:“我不能替你保存啦,就放这里哦,你可以看见的。”
    将最后一点馍馍塞进嘴里,她起身,不再留恋。
    连续吃了好几顿冷馍馍,肚子遭不住了。小桃揉了揉腹部,在山泉旁洗净脸,走进山洞。
    山洞里连火都没生,在这种季节的野外歇息,没有内力护体会被冻出急症的。借着照进洞口的微弱月光,小桃停在那人的身旁,俯身轻轻抱住他。
    “兄长。”
    林锦没有睡着,他假寐着,听妹妹轻声软语地讨好他。
    “兄长别生我的气,别讨厌我。”软绵绵的身体贴在林锦的背上,十足的依恋语气,让他瞬间想起那个总在院门口等着她的小小身影。
    他的妹妹,听话乖巧,无比依赖他的姑娘。
    林锦心中一动,缓缓转过身。黑暗里,大概是凑得太近,不知是什么湿漉漉的东西蹭在他的脸上,带着丝丝温热的气,痒得林锦立刻打了个颤栗,他意识到了这是什么。
    “小桃。”他轻轻唤了声小姑娘的名字,捧着她的脸,在黯淡的月光里看不真切她的面容,却意外收获了别样的滋味。
    他低下头,还未亲下去,两道气劲突然无声无息地打在两人的穴道上,不知从何而来的青衣人缓缓走近,一脚将已经昏睡的林锦踢到一边。
    “水性杨花的贱人。”
    青衣少年的目光几乎烙在了同样昏睡的林小桃脸上,莹白的月光映着他毫无血色的脸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从脖颈延伸到衣襟里,这才发现他青衣上竟有数道渗血的鞭痕。
    “贱人!”
    他又重重骂了一声,长臂一捞,钳住了小姑娘的脖子,手背的青筋鼓得几欲暴开。
    可到底没有用力,手指颤得甚至不敢继续挨着她的肌肤。
    “小桃……”
    好没出息,就见了一面,心中瘀结的气便消散了似的。
    这小白眼狼落魄的丑模样就那么让人移不开眼,让他把来时说要杀了她的信誓旦旦都抛却脑后。
    让他违背师令带着满身刑罚而来,却只心甘情愿为她挡住深秋的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