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恶龙的新娘(西幻 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恶龙的新娘(西幻 H): 他的妻子,他唯独的软肋。

    她回过神,娇软的身板已然被涅斐尔拦腰抱住。
    如此坚硬的胸膛,使伽芙红着脸,顺势搂紧他引人浮想联翩的后背,脚尖刚离开地面,那条法式长裙宛如一枝低垂的花骨朵,荡漾起阵阵涟漪。
    随后,涅斐尔锋利的龙翼迎着光倒映水中,修长的黑影迅速跃过湖面,他轻微一个偏头,皮靴蹬向岩壁,发尾似有两秒滞空,下垂时,几颗崩裂的碎石簌簌滚落湖底。
    他漂亮的身手迅猛凌厉,连道残影都没能留下,不到片刻,就踏上了火山口。
    荒漠里尘封了数亿年的火山,像一座巨型天坑,万千山林连同温泉都蕴藏其中。
    四周汽水氤氲,云雾缭绕,候鸟浩浩荡荡穿过边境线,无拘无束地停留林间。
    伽芙多想变成一只生长着羽翼的鸟,每当涅斐尔大人出一次远门,她便迁徙,飞往有他的乐土。
    然而等她离开涅斐尔的怀抱,双脚落向地面时,又情不自禁的想,如果她是一只没有脚的候鸟,可不可以永远依偎在他怀里?
    是的,她又在意淫不切实际的梦。
    “别跟丢。”涅斐尔蓦然开口。
    令伽芙心跳漏掉一拍:“是!”
    她的目光跟随过去,脚下有片柔韧的青草地,往前是条鹅卵石砌成的路,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一直通往火山中央。
    叮嘱过后,涅斐尔沉默不言地进入这片树林,他信步而至,目空一切的姿态下多了丝谨慎。
    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察觉,身边有位需要被细心照顾,并脆弱不堪的人类。
    这个不起眼的人类,是他的妻子,他唯独的软肋。
    “吾不再坚不可摧,因为你,伽芙。”他笃定道。
    那般严肃的神情,就好像……
    就好像表白一样。
    可她不愿成为他的弱点,他是凌驾与世间万物之上的龙,如此傲慢的一条龙。
    伽芙跟在他高大挺拔的身后,仿佛怀揣一腔孤勇,眼眶不知不觉中有些红了:“书上说,心底要留有一块柔软的地方,用来接纳温暖,我想,您接纳就好,不用敞开它。”
    “吾不理解。”涅斐尔被人类独有的,突如其来的情绪所困惑。
    就像他不能理解,内心已经承认了这个女人无法更替的位置,却不明白份量之重,重在何处……
    真悲哀。
    他点燃难以言说的痛愤。
    即便这座黑如油墨的古堡悄然出现眼前,也无法得到释怀。
    伽芙赤诚的目光,停驻在涅斐尔轮廓分明的脸庞上,他眉峰紧蹙,眼底有片挥散不去的阴郁。
    “伽芙和您还有长久的时间相处,如果可以,我慢慢教会您,不用着急。”她小心翼翼安抚。
    涅斐尔却不言不语,他冷厉的余光从她眼中掠过,投往那座爬满藤蔓的古堡。
    似乎在审视她。
    她令他变得无所适从。
    “我想住进这座城堡,您能同意吗?”伽芙企图转移焦点。
    闻言,涅斐尔侧目而视,依旧沉着脸:“你在征询吾的意见?”
    “是礼节,涅斐尔大人……”她并非木头,心里正琢磨着,对方一定是误解了什么。
    涅斐尔回道:“别忘了你的身份,伽芙。”